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优美散文 > 友情散文 > 发小庆连

发小庆连

时间:2018-09-19 13:24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北风点击:
        


  古人将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称做“总角之交”。我们现在叫做“穿开裆裤的朋友”,再通俗一点就是“尿尿和烂泥长大的”。还是北京人的称呼有意思,叫做“发小”。发小,既文雅,又近古义。


640.webp.jpg


  庆连,就是我的一个发小。我们是一同搬进父母单位宿舍大院的邻居,那时我五岁,庆连六岁。尿尿和烂泥的事,我们自然没少做过。一九七六年夏天,唐山地震,全国防震。我们两家的防震棚就隔一道芦席墙,墙这边是我的床,墙那边是他的床。躺在各自的床上,再小声说话,都能听见,可我们还是觉得不够亲近,硬是用剪刀将芦席墙戳了一个窟窿。

  最初,我们的关系也不是那么铁,时常会为一些小事闹别扭,甚至干架。闹别扭时,我们都不称呼彼此的名字,只称呼绰号。庆连在家排行老四,我就叫他“四巴泥”(“巴泥”类似“烂泥”,排行老四的孩子,好像都有这个绰号)。开始,庆连很不高兴,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绰号不好听,而是因为他不知道应该用什么绰号称呼我。有一天,他突然跑到我面前,兴奋地指着我说:“你是林秃子。”我们这代人都知道,“林秃子”指的是坐飞机出逃摔死在外蒙古温都尔汗的林彪。庆连之所以叫我“林秃子”,是因为我的名字中有个“林”字。这个绰号,让我很恼火,却又很无奈。除称呼彼此的绰号外,我们还会在两家相邻的地面上划出一道线,不准对方跨越。庆连常常会站在线边,做出将要跨越的挑衅姿势。我自然严防死守,绝不允许他入侵一步。你来我往,推推搡搡,没半天的功夫,我们都已筋疲力尽。最后,我们只得重归于好。

  那时,我们最喜欢玩“中国和美国”游戏,就是扮演解放军打美国鬼子或八路军打日本鬼子。每天一放学,宿舍大院里的孩子们便聚在一起,挥舞着木枪木刀,打打杀杀。结果也搞不清是美国鬼子打败了解放军,还是八路军打败了日本鬼子。大人们整天忙工作,只要不惹祸,没人找上门来告状,他们也懒得理我们。我们这一代人的童年,基本算得上是在快乐中度过的。

  到小学高年级的时候,我和庆连的关系已经相当铁,很少再闹别扭,更没干过架。有年暑假的一个午后,庆连神神秘秘地来找我。知道我父母都不在家后,将房门关好,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支香烟,兴奋地在我眼前摇晃着。原来,他爸上班时忘了带烟,他从中拿了一支。于是,我们就躲在门后,你一口我一口地吸完了这支烟。这是我第一次抽烟,呛得我眼泪直流,也很奇怪大人们为什么都喜欢抽这玩意儿。参加工作后,我曾吸过几年烟,最终还是戒了。庆连工作后,也吸烟,而且烟瘾很大。



  庆连大哥,是最后一批下乡的知识青年。庆连大哥下放的地方,既不是北大荒,也不是西南边陲,而是离家不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