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散文随笔 > 写人散文 > 回忆我的老师-郝祥旺先生

回忆我的老师-郝祥旺先生

时间:2019-10-24 23:51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宛枫点击:
        


       2014年夏天,记得好像是一个下午,天气非常的闷热,我坐在电脑前上网,忽然QQ上弹出一条信息,我打开一看,是高中同学张全海发来的。他告诉我说,我们的高中老师郝祥旺先生就在几天前不幸离世了。乍一看这个噩耗,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呆在那里半天没反应过来,既而,一种强烈的疼痛感涌上心头。我们的老师——郝祥旺先生,他才刚刚五十岁,正值盛年,怎么突然就走了?这真让人难以接受!后来的几天,我一直处在悲痛中,通过从张全海以及其他同学处陆续了解到更多的信息,先生是得了一种绝症,在病床上躺了几个月后,受尽病痛的折磨,终无力回天,溘然长逝。 

      从2014年到现在,时光荏苒,匆匆又过去了五年。五年来,我时常想起先生,想起我的高中时代。我于1988年考入怀宁中学,读高一,第二年即1989年9月,我升入高二,当时文理分班,由于我一直喜欢文科,于是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当时惟一的文科班高二(6)班。教我们班语文的,正是郝祥旺老师。其时他还很年轻,也就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比我们大不了几岁。身材也不高,大约只有一米六几吧,脸型圆圆的,戴着一幅深度近视的眼镜,留着比较长的头发,说起话来,双目炯炯有神,充满激情,声音响亮、高亢。我那时正喜欢文艺,算是个文艺小青年吧,最喜欢上语文课了,尤其是作文课。记得那时每隔一周都有一次作文课,郝老师提前会把作文题告诉我们,我们写好后,交上去,然后到作文课上,他就会逐一加以点评。对作文写得好的同学,他还会在全班同学面前加以朗读,以示表扬和鼓励。也许是我的作文写得还算好吧,这样在全班同学面前,我的文章被朗读的机会,几乎每次都能得到,现在想来,我还有一点小小的自豪呢。 记得有一次,要写一篇关于论勤奋的议论文,我洋洋洒洒写了几千言,引证古今,表达了我对勤奋问题的看法。到了那次的作文课上,我满心期待着老师的大加赞赏。郝老师照例把那些写得好的同学的文章一一朗诵了,已经读了好几个同学的文章了,快要结束了,可是,我却没有听到我的文章。我倍感沮丧,正郁郁不欢的时候,忽然听到郝老师抬高声音说:“下面,请大家保持安静,我将给大家读本次写得最好的作文,作者就是汪——家——华同学……”他一字一顿的、声音高亢地念着我的名字。听到这里,我的内心激动不已。下课后,那天傍晚时分,我吃过晚饭,正准备到教室上晚自习,忽然听到学校广播里正在播送一篇我非常熟悉的文章。我停下脚步,仔细一听,正是我写的那篇作文。原来,郝老师下课后,就把这篇文章送到了校广播室,叫播音员在全校播诵。这本该是一件多么大的荣誉啊,可是那个时候的我,性格却很古怪,乍听到广播里在播诵我的文章,心里涌起的并不是高兴和自豪,而是莫名其妙地忽然觉得好像受了伤一样——我觉得郝老师事前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而是径自把文章送到了校广播台,这是侵害了我的权利!这种奇怪的想法一直在我的脑中盘旋不去,我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刻不能平静,以致我做了一件后来让我悔恨不已的事——我迅速地来到教室里,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上我的不满,我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上面的内容是:“郝老师,你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把文章送去广播,我认为这是不对的。”我甚至直呼他“你”而不是“您”。写好后,我快步跑到郝老师的宿舍,把纸条交到他的手上,然后,一句话都不说,迅速返身就走。几十年来,每当我回想起这一幕的时候,我都羞愧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因为我的无知、古怪、愚蠢和类似神经质的想法,伤害了一直关心我的老师,我真为自己羞愧。其实,从交完纸条回到教室后,我的头脑忽然一下子好像清醒了,随即感到了懊悔和愧疚。第二天早读,我惴惴不安地坐在教室里,心想不知会发生什么。这时,郝老师走到我身旁,轻声对我说:“请你出来一下。”我跟着他走到教室外面,心里想,他一定会狠狠批评我吧,会不会从此不理我了?我正胡乱思想着,偶一抬头,看到了他的眼神里有一丝忧伤,这点忧伤,使我越发地觉得不安。但他并没有对我哪怕有丝毫的指责,他只是轻声地、甚至有点局促地向我解释着这样做的目的,说只是想表达对我篇文章的欣赏,因此,没有多想就送到了广播室,他同时还向我表示歉意,说事先确实应该告诉我一声。我听到这里,心里泛起了一种酸痛酸痛的感觉,我在心里说,“老师,您没有错,我知道您是好心,是我脾气古怪,是我不懂事,是我有点神经质……”可当时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只是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就是我们的老师,真诚、善良,襟怀坦荡,可是,老师,作为学生,我做的事特不善良,我将为此愧疚不已。 

      这件事过去不久,郝老师还一如既往地教他的课程。他对教学是那么认真,每次上课前,总是一丝不苟地备好课,上课时,总是充满着无限的热情,仿佛要把平生所学,悉数教给学生;对学生的提问,总是很有耐心,态度也很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