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经典散文 > 散文鉴赏 > 春光无限

春光无限

时间:2012-06-01 08:57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春光无限点击:
        

一 震动的村庄

  一
  
  那天是四月八,那天红瓦房人记得牢靠。四月间麦苗要出穗,望去,绿油油一片,风来,一浪又一浪。玉米刚出土,不足五寸长,正该松土间苗。相对来说,这是红瓦房人的农闲时节。大男小女,都出门打工去了。男人们大都奔了河南山西,女人们则去了上海或三亚。只要把玉米种上,剩下的农活,都是轻松些的,间个苗,上个肥,锄个草啊啥的,老人孩子就能对付过去。赶六月六割麦之前,两个多月百八十天,运气好点,还能足足挣一把回来。
  
  没想到,那天留守在家的红瓦房人,就迷迷瞪瞪地就经历了一场大地震。当时一声轰响,大地摇摆晃荡,山上飞石乱滚,尘土飞扬。村子里,屋顶瓦片叮当掉落,到处喊声四起,鸡飞狗叫。过后,人们在心惊肉跳中,看着满地的碎片,看着通天的屋顶,看着裂缝的墙体,看着倾斜的圈舍,全都慌了手脚。接下来,村民们彼此间开始了叙说,无休无止的叙说。三个一堆,五个一伙,描述着其实是共同的经历。这种重复,一直持续着。有人也想到,得赶紧给儿子儿媳打电话,让他们回来。但是,停电了。接着,红瓦房的一切暂停了下来,人们就那么束手无策地等待着,等待着。
  
  红瓦房人喜欢谝闲传,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论农闲农忙,早早晚晚都会集中在村头,一座古旧的红瓦房场院边,没完没了地拉拉家常,有滋有味地说些闲话。这是红瓦房人的传统,也不知流传多少辈了。红瓦房的种种信息传播,种种是非制造,种种话题加减,都来自这儿。经历了地震,逃脱了灾难,不幸之中有万幸的红瓦房人,一点好心情都没有,可每天到这里说闲话的劲头却有增无减。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三天过去,红瓦房没有一点动静。只是偶尔有从外面回来的人,带来一些信息。说地震中心在四川,中央领导都飞去了,部队也开进去了,特别是送去了无数救灾物资。红瓦房人听着听着,开始埋怨起来。咋就没人管我们哪,我们咋就没人管呀。人们这才想到,好长时间没有听到村干部的声音了,好长时间了也没有听见吼着开个会啥的了。
  
  说到开会,鬼娃的爹先开了腔,开个屁呢,人家村支书早就喊着不干了。哟,怪不得村里啥动静没有,就是村干部没管事啊。年岁不大,还在上初中的六指也附和着。不成,得找他去。就是,出这么大的事,就没见着他出来,这咋行。人家不当干部了。谁说不当了,那叫占着茅坑不拉屎。接着,那天一起闲聊的左贵、胖子的娘,五全的女人,都愤愤不平,连小学生李小梅也说了句粗话。
  
  这样的话一般都长着腿,会很快跑到村支书李二丑的耳朵里去的。不过李二丑也不吱声,照样忙里忙外做他的生意。村里人就那样,也就说几句野话,放几声闲屁,不中听,也不顶用。这两天,他正忙着进货,进一批方便面,还有彩条布之类的抗震物品。赚钱,李二丑已经很在行。村里人过年,人家靠年货赚,村里人生病,人家靠医药赚。就算谁家死了人,人家卖鞭炮,卖烧纸也能及时赚一笔。这回遇着大灾情,肯定更加有利可图。
  
  李二丑是红瓦房的权贵,有钱有势。背地里人人憎恨,当面可没有人说过半个不字。首先,李二丑上过几天卫校,会瞧个病啥的。居家过日子,有老有小地,谁还没有个头痛脑热啊,迟早也有求得着人家的时候。这种人,就算不当支书,也得罪不得呀。再说,李二丑那支书好歹还在职呢,啥时候想当,不就又当开了。看着吧,红瓦房的事,还得人家说了算。村里人各人打着各人的算盘,那些上了年纪的人,考虑事情毕竟周全。大家就商量,不要说那些风凉话了,还是找几个跟他合得来的人,去求求人家,赶紧先把灾情报上去是正事。
  
  李二丑念完初中就自费上了卫校,毕业在村里办起门诊,同时还办个日用百杂门市部。当初全靠贷款,可几年经营下来,就有了赢余。此后,李二丑说话办事的姿态和口气就变了。说起来,他还是靠着村里人起的家,发的财。可这人一旦有了钱,就忘了本,哪里还拿村里人当回事。有钱能使鬼推磨呀,往后,李二丑腰杆就硬朗起来,手眼也通天了。
  
  七八年前,乡里提倡干部年轻化,红瓦房也跟着换届改选。也不知人家背地里都搞的啥名堂,平时人们恨之入骨的李二丑,画票那天,却是众口一词,众望所归。可顺利当选村支书的李二丑,却一点也不着调,干脆不干工作,还是一心一意做他的生意。这做惯了生意的人,一切都唯利是图,李二丑就是那种典型的有利就靠前,有事就躲远的干部。村民们也后悔选错了人,但有话都在背地里呱唧呱唧,当面屁都不敢放一个。这年月谁愿得罪人,谁也不会出头露面当炮手。红瓦房人只好将错就错,将就凑合。
  
  算起来,红瓦房可不是个落后村,前些年一直是乡里的先进呢。那时候村支书是李贵喜,那时村上的工作繁杂,无论是退耕还林,还是计划生育,无论是综合治理,还是税费收缴,年年都得奖。换届往后,乡上干部到红瓦房来都不来。干啥来,人家翻山越岭,流一身臭汗来了,连个肚子都混不饱,谁犯那个傻呀。为此,红瓦房人要想通路,通电,通水,想都不敢想。村里人人知道,这事都是小气鬼李二丑李支书害的。是他,一毛不拔,惜钱如命,连饭都舍不得叫人多吃一碗,得罪了乡上的同志,耽误了红瓦房的基础建设。为此,人们从心底里看不起他。也怪,人穷了还大方些,穷大方嘛。有钱就变质了,越有钱越小气。富人都是说大话使小钱的主,最后就走向为富无德,甚至变得为富不仁起来。
  
  前些年,红瓦房周边的一些村社,全都优先修了路,通了电,架了水,只有红瓦房还在凉拌着。比起来,红瓦房的条件还要领先一些。一来红瓦房上山不高,坡度不大,修路架电投入不多。引水还有丰富的水源,省工也省料。二来红瓦房人要钱有钱,要粮有粮,办事底气足,群众基础牢。可这种好事,红瓦房人就是沾不上边。有人跑乡上咨询,说,红瓦房提前没报来,没有列上项。当时,全村人对李二丑恨得咬牙切齿。
  
  后来,全县普及平茬,太阳才照耀红瓦房。可施工时,李二丑不但不领头挂帅,积极配合,还在村里说些不着调的话。说是自己算定迟早要通,老早就没想着去跑,给大家省下一笔不小的集资费,大家伙还该感谢他李某人。这话出口时,几个年轻人就悄悄捏紧着拳头。还听说,施工人员在他家吃了几顿便饭,他都折成价,叫村民分摊了。
  
  至于李二丑为啥不想当村支书,村民们说法不同。一说李二丑去年私吞五保户李社社供养费的事,叫人家亲戚查出了猫腻,他掩饰不过,给人家作了退赔。还有,他占用村里粮食直补增加额的事,有人上访反映,新来的乡党委王书记当着全乡干部的面,狠狠刮了他一顿,弄得他很没面子,好长时间没出门。这村支书,他不好意思再当下去。还有人说,李二丑那是爱勾搭女人害的,他沾惹过的那几个女人的男人,都想生吞活剥了他,早就在给他寻事着哩。他要再当下去,除非别惹着那几家,一点不对劲,就会被打折了腿。这村官,他没办法往下当了,算是当到头了。
  
  二
  
  余震一直继续着,白天,夜里,没有任何规律。你精心提防着,却不震,你想着可能不会有了,却震了。四月八那天的情景,红瓦房人一辈子都忘不掉。至今,人们总是有种天摇地晃的感觉,总是心有余悸。震后,大家在自家屋子里不敢睡了,纷纷到李二丑的门市部里购置材料,开始扎建简易帐篷。村民们一家看一家的样子,别人做什么就紧紧跟着,学着,保证大众化,做到步调一致。
  
  可这事还不好弄,要扎一个能够遮风挡雨的帐篷,真不容易。要有支架,要有篷布,还要有遮挡,需要许多材料,还得选个好地界,要空旷,要平整,要安全。再说,村里大多是老人孩子,拾掇起来也不利索。有些人家,好长时间过去,才扎建起来,看着还很不像回事。红瓦房人向来爱攀比,弄个啥事,总要跟别人比长量短。就这避个难,扎个烂帐篷子,也要论论谁谁家的好,谁谁家的难看。那些天躲地震,大家还逍遥,就都改窜门子为窜帐蓬了。
  
  这回,算六指家,左贵家扎得好,到底人家祖辈会个木匠手艺,随便弄个啥,就是有鼻子有眼。可是比来比去,最后发现,仍然是李二丑家的帐篷最好,上档次,可那不是扎出来的。那是一顶现成的军用帐篷,崭新的,深绿色的,有门有窗,宽敞明亮。也不知人家从哪儿弄来的,问问,人家只是诡秘地笑一笑。李二丑家那顶帐篷,令红瓦房人羡慕了好长时间。其实人家压根就用不着帐篷,那刚刚修好的三层小洋楼,地震一点也没震着。
  
  大家这样评论着,对比着,也还在等待着。地震过去都十多天了,村上乡上还是不见一个人影。不久,村里好多在外面读书的学生回来了,一些在外务工的年轻人看了新闻,也都急急忙忙返了乡。红瓦房灾情这样大,乡村干部竟然无动于衷,横竖没人过问一下,他们很是惊奇。这回的大地震,举国震动,世界震憾,全国全世界人民都在奉献爱心,关怀灾区。可就在重灾区,就在红瓦房,却十分平静,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只是整个村庄一片狼藉,到处是断壁危垣,到处是瓦砾遍地。
  
  李朝阳也是及早返回红瓦房的年轻人,他前脚进门,后脚就要去找李二丑,质问他为啥不管红瓦房人的死活。他老子李贵喜,媳妇刘巧巧全吓坏了,好说歹说,他才暂时安静下来。奇怪的是,村里的年轻人都闻讯而来,说正在等李朝阳回来,这回要把李二丑的病治一治,要叫他下台,不吃凉粉腾板凳。李贵喜看着这帮吃了火药的年轻人,隐隐中觉得,闹不好,红瓦房要出事,出大事。
  
  更为奇怪的是,就在那天,李二丑开始在村里走动了,还带着文书四明。李二丑叫四明把各家各户的情况摸个底,登个记,要给乡里上报灾情。过后有人透露,李二丑在另一个镇上当副乡长的小舅子,那两天来过红瓦房,给李二丑出了啥主意,有可能说过,有灾有难时,当个村官还能沾点光得些好处的话吧。再说,好歹不能叫人赶下台,有人赶,更要当着。这样,李二丑才主动搞起工作来了。
  
  可李二丑这一路下来,却惹得好些人家不高兴。遇着灾,遭了难,大家都指盼着政府的救济,都爱听别人说自己灾情重,损失多。可李二丑每到一户人家,张嘴就是好的好的这个口头禅,人家就不爱听,不高兴,怕他这样说了,这样报上去,不就坏了事。有几个心里搁不住事的户主,当场就跟他争吵了起来,弄得他没法下台。多亏四明给他圆场,说摸底归摸底,上报归上报,到时给你们把数字报高点,不就得了?
  
  到了李朝阳家,三言两语,说吵就吵了起来。当时一帮年轻人都在场,周围的村民也围拢来,你一言我一语,质问李二丑为啥不给群众办事,为啥不报灾情,还有的趁机发泄,说些陈谷子烂米的事。那些年轻人,对他意见多了去了。眼看要把事情闹大,朝阳的爹,老支书李贵喜才及时出面,稳住了事态。老人狠狠地挖了朝阳一眼,说:滚!朝阳只好气冲冲的跑出了院子。
  
  看在老支书的面子上,几个年轻人也不再言语。老人深情地对大家说,地震是天灾,人所不愿,在劫难逃。大家都不要性急,灾情他二丑给你们上报,尽量争取上级政府的救助。目前我们可要团结起来,共同抗震救灾,不能窝里斗,你们说是不是,啊。回头他又看着李二丑,李支书,你说呢?李二丑赶紧点点头,嘴里还懦懦着,好的好的。
  
  李贵喜也想不通,心说,这个娃娃到底咋回事,在这样的关口,还敢跟群众搞摩擦,不是自找没趣嘛。要是不当了,也干脆利落些。要当,就把大家的事办好。回头,老人还劝说那些年轻人,该干啥干啥去,把房上掉落了的瓦片盖一盖,把该砌的墙砌一砌,夏天来了,害怕暴雨袭击,还有蛇蝎什么的。光等政府照顾,也不行,看来这回灾情面大,政府也可能一时顾不过来……
  
  早上在朝阳家这一闹过,李二丑又装模作样查看了10多户人家,他总结前面的教训,群众说啥,先应承着,这样就顺利些,工作进展也快。可下午到了五全家,本来厢房上下四间,李二丑硬要算两间,才争辩了几句,五全就给了李二丑两嘴巴。李二丑当时就懵了,等两道火星闪过,李二丑就像饿狗扑食一样,扑向五全,连撕带打起来。两个人立刻就扭在一起,四明和五全的女人,死掰硬扯也拉不开,只一会儿,两个人就弄得满头满脸血淋淋的。五全的女人看着势头不对,这才站在院墙口,大喊,快来人呀,要出人命了!
  
  人命倒没出,可这一架打得又惨忍又可笑,五全把李二丑的一只耳朵,活生生咬了下来。五全也受了伤,脸上手上到处是血。李二丑的女人进门就扯着嗓子乱骂,又骂李二丑,又骂五全,好像还在骂五全的女人。赶来的亲房邻居,一个个吓得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得亏朝阳赶来,才喊,快往乡医院送,迟了就不好弄了。早上还喊着要打李二丑的胖子,鬼娃,都有车,没人提说,就飞也似的跑去开了过来。
  
  还好,大家急匆匆把李二丑弄到乡卫生院,值班的正好是张院长,他看着李二丑还在呼呼冒血的耳根,问,耳朵呢?大家不知如何回答,这不,正因为耳朵没了,才找您治疗啊。快找去,回去找掉了的耳朵去,再迟点就接不上,快!朝阳好像明白了,拉着鬼娃就往回跑。一路上,朝阳不停地给家里打电话,叫在五全家的人,全部出动找二丑的耳朵,大家心要细,眼要亮,还要快。过一两分钟,他又打回去,找到了么?对方说,没有,找遍了,没有。
  
  李朝阳虽然着急,可几乎不报希望了。当时,那么多人踩了半天,能找着才怪事呢。一言不发专心开车的鬼娃突然说,叫在五全的身上找。朝阳就这样打了电话,一会儿,那边回过来,说找到了,在五全的衣领里面。朝阳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朝鬼娃伸了个大拇指。
  
  好在年轻人们忙得快,李二丑的耳朵最终还是接上了,手术很成功。等到二丑从手术台上安全下来,朝阳突然就哈哈大笑起来,而且一笑就没完没了,鬼娃还有几个村里人,想了想,也放声大笑起来,就连二丑的女人,张院长也跟着笑了。朝阳说,他早就想笑了,可那阵忙着,没有时间笑,这阵闲了,要好好笑笑。笑一阵,他们瞅瞅还在昏迷中的李二丑,看看李二丑刚刚包扎好的耳部,又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连续笑上一阵子。
  
  三
  
  红瓦房村支书叫人咬掉耳朵的事,很快就传开了。起初,人们是以笑谈为目的的,这事别说还没有听说过,还有那回头找耳朵的过程,也好笑。人们就想,如果当时掉落下来,正好有只鸡,有只猫或狗在那儿,叼走或吞掉咋办,那李二丑不就成为李一朵了。更进一步,有人就说,咬人家耳朵那五全还是五不全,心还是毒啊,活脱脱把人耳朵咬下一只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再往深里说,这两家或许有杀父夺妻之恨吧,咋就打架打得那样经典哪。最后,也有人说,也许李二丑平常为人处事太过头了,太张扬了,常常拿事不当事,拿人不当人,要不,谁咬掉他耳朵做啥,炒菜呀?
  
  故事也传到了乡政府,乡上干部对二丑本来就没有好感,乍一听到这事,还很痛快地笑话了两天。这样的事,还真少见,比较搞笑。后来王书记还是觉着不对,毕竟李二丑那是在开展工作,在抗震救灾,作为一方党委政府还是应当给予支持。于是,王书记就在百忙之中带着尹乡长,安排张秘书买些补品水果,到医院去把李二丑看望了一下,也详细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李二丑绝不是省油的灯,他暗想,这回逮着机会,要好好治治五全的病,也给李朝阳一伙一点颜色看看,好好出口恶气,压压他们的嚣张气焰。当着书记乡长的面,李二丑就添油加醋,把五全描述成钉子户,难缠户,举报他平时在村里胡作非为,这回要是不拷上一铐子,将来这个村就没治了,他这支书也当不下去。说着说着,竟然带着病痛,双膝跪在了病床上。王书记尹乡长看到他这样,从心底里反感恶心,一甩袖子走人了。过去好一阵,人家都走远了,李二丑还那么傻傻的跪着。
  
  红瓦房人平时嘴硬,一旦真的出了事,都还是很有同情心,大家都觉着那五全下嘴也太狠了些。此刻,人们的心理天平,却鬼使神差的倒向了李二丑这边,当然,也没人指责五全的不是。好像那咬是应该的,可得轻一些。全村人都知道,李二丑跟李五全是一个太爷的重孙,两家关系一直不错,一家当一家是指甲底下的肉。可这好来好去,结果五全就弄了顶绿帽子戴上了,两家才生分起来。像李二丑这种见谁爱谁的色狼,教训教训也好,可也不能往人要紧处下口呀,最少也不能把人家耳朵咬下来啊。
  
  把李二丑弄到医院去那天,按照大家的意思,五全也喊着头痛肚子痛,就请了大夫在家里打吊针,没有别人的时候,老婆说,就算装也要装几天,以备将来二丑扯皮找事。可这样打了几天,五全死活不干了。说,以后随他怎么整去,反正我没事,再不打那狗屎吊针了。
  
  不久,乡上给了红瓦房一车救灾物资,有面粉,大米,清油,方便面,还有些彩条布。乡上的意思是优先分配重灾户,特困户,解决群众急需解决的生活困难。还有就是缓解一下干群关系,正当抗震救灾的关键时刻,千万不要节外生枝,乱上添乱。可是,红瓦房人的生活,也就有一两户困难些,多数人是要钱有钱,要粮有粮。要说灾情,全村上下,一摸一样。要说有轻有重的话,就是房子越多,灾情越大。可是房子越多,那家庭经济不就越好嘛。这不,救灾物资有了,却无法分配。四明是老虎吃天爷没法下爪的,村长还在外面打工,只有等李二丑回来再定。
  
  听说有这样的好事,红瓦房自然就又一次热闹起来。人们都在翘首以待,眼巴巴等待着党和政府的关怀,好像政府给的米面吃起来会香甜一些。其实大家都是一种心理平衡,别人都能享有,都能得到救助,难道我们是后娘养的。要不然,红瓦房人是不差这点物资的。还有的人等着不耐烦,就把电话打给李二丑,打给乡政府,打给县政府询问。可李二丑以养病为名,就是不放话。四明知道群众的情绪很大,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害怕又闹出什么事来,就几次去了乡卫生院。可是,李二丑高低不提这茬,四明提起来,他就假装睡着了。
  
  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还在责怪五全,要不是他那么不稳当,惹事生非,红瓦房有多少救灾物资都分配到群众手里了。冒冒失失的李朝阳,又要出头露面,去找李二丑说事。还是他爹劝阻了他,对他说,朝阳啊,最近可要老实点,别乱来,往后你看着,红瓦房还有事,千万别赶那个热闹。事实确实如此,李二丑迟迟不分配那批物资,明显就是给乡党委政府叫将。李二丑心说,我抗震救灾搞工作,被人打成这样,你们眼睁睁看着不管,那就再把事情给闹大些,看你们管不管?
  
  果然,不出三天,红瓦房又出事了。
  
  而且,这回的事出大了。红瓦房群众哄抢救灾物资,县公安局数十个警察连夜出动,把十七八个哄抢者抓走了。按说,这事的确不小,这罪名抓多少都应当。抓进去的人里头,就有五全、左贵、胖子、李社社这些,大多是平时爱跟李二丑为难叫劲的人,还好没有李朝阳。一时间,全县轰动。很快,县上主要领导有了批示,县乡联合调查组进驻红瓦房。于是包括五全咬掉村支书耳朵的事,也一并进入调查范围。
  
  一夜之间,红瓦房出了名了,也成为众矢之的。可红瓦房人觉得这事蹊跷,到底抢没抢救灾物资,他们自己十分清楚。
  
  那天,好像是有人传话,叫村里人都来领物资。大家有前有后,都去了村委办公室,可那里没有一个村干部,不像要分配什么的样子。一些有事的人,就离开了。个别闲着没事的,一直在那儿等侯。可是等到中午,还是没有消息,好多人才散。下午又有人吵着去领,人们又去等候。等了半天,四明才磨磨蹭蹭地来了,给群众解释说,乡上分给我们的救灾物资,还没有全部运回来。村委会决定把运回来的一小部分,先分给困难户。而后四明就在那里念了一串名字,人们这一听才明白,哪里是什么困难户呀,都是李二丑的亲戚,和一些跟他相好的人家。
  
  群众当时就有议论了,怎么会这样,也太过分了。还是没有给揍好,这不是明显腐败吗。简直是欺负人。就是任人唯亲嘛。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发着牢骚。李二丑的弟弟李三丑,因为排行老三,平常大家都叫他老三。老三听着这些议论,自然很不服气。都别他娘的放狗臭屁了,有本事你把这米面抢了去。他抬高嗓门,吼了这么一句,像是在故意刺激大家。
  
  左贵性急,听着这话,腾地站了起来,说,老三,狗仗人势啊,你妈才拉狗屎放狗屁呢,你们这跟抢有啥两样?左贵,你才吃了几天饱饭啊,敢骂人?有本事你抢啊,抢啊。老三明明在挑衅,可那左贵是硬气人,就是不会转弯,反而亮开嗓门喊起来,抢就抢,你吃得这米面,老子也吃得。
  
  这边骂着,旁边乱纷纷的群众也不清楚情况,本来就愤愤不平,一听说抢,就都动了手了,一小卡车米面,立刻被在场的一些人一抢而空。其实念到名单等着领的,还有抱打不平骂仗的,都两手空空。不过,抢了米面在手的人,谁也没有离去,都在看风向,等事态的发展。
  
  老三就像是早就准备好了,正在等待这个情况出现一样,立刻拨通了手机,大声叫着,抢了,抢了,真抢了。就是那几个坏蛋弄的,没有朝阳,有五全,对,有,都有,也有。在旁的人都知道,老三那是给李二丑告状呢。打过电话,老三就像完成了重大使命似地,悄无声息地溜走了,跟他一伙的几个人也都溜了。
  
  老支书李贵喜那天也在场,他看着这场面,觉得丢人,太丢人了,要是传出去,红瓦房人的名声就臭了。再说,现在正是特别时期,绝对不能出这个风头,不能耍这个二百五。要真抢了政府给的救灾物资,犯的可是天大的王法,非坐几年牢不可啊。还有,今天这事不对劲,大家不要不疼的指头往磨眼里戳,没事找事。老支书到底是老支书,拿事就是拿得准。而且,这个场,只有他能够收得了。老支书把刚才想到的话讲了一遍,说,咱们红瓦房人不缺一袋面,一袋米,这个事绝对不能干,大家都把面粉,大米放回去,四明负责收好,点好数。请相信我这回,拜托大家了。
  
  有人带头,大家就把一袋袋米面如数放下了。
  
  四
  
  红瓦房那天夜里突击抓人,第二天,李二丑就出院了。村里去了好多人,场面很大,很气派。那天的李二丑也格外精神,眉开眼笑,看着不像个出院的病人,倒像是个得意的新郎官。无论跟院长大夫告别,还是跟村里来接他的人打招呼,都是一口一个好的好的,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按说,村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作为村支书,应当自我反思,问心有愧,可他连想也没有这么想。相反,还在暗自庆幸自己的胜利。哼,想跟我掰手劲,没门。你能咬掉我耳朵,我能把你送进监狱。哼,哼哼,哈哈哈。
  
  车到红瓦房村口的时候,村里鞭炮齐鸣,是李二丑的亲房相好在表示欢迎。他这样高兴,张扬,炫耀,一部分人却在后面撇嘴,还有那些亲人被不明不白抓走的人家,全都在人前人后咒骂着,那话要都难听有多难听。随着李二丑的出院,人们给他的那点可怜的同情,也就自然消除了。特别是他那个鞭炮,放得十分可恶,那明明就是幸灾乐祸嘛。红瓦房人古来就没人这样弄过,一般红白喜事才放炮,他这到底算不算喜事,算白事还是算红事?他跟人打架住院出院,有啥好招摇的,这不是自己给自己脸上抹黑,自己诅咒自己嘛。
  
  这还不够,李二丑在村里大摆筵席,进行庆祝。表面上,说是感谢前前后后为他操心的亲友群众,实际上,他在明目张胆显摆自己,抖着威风。这事,连他爹都看着别捏。老人劝说他,赶紧把叫人家抓了的人,给帮着往回弄,这回正是你二丑显能耐的时候,为人的时候。李二丑嘴上应承着,心说,我去找,哼,下辈子吧。
  
  筵席上,也有使李二丑难看的时候,那些跟他同辈的男女,喝二两,都要拨弄着看看他的耳朵长的好不好,跟原装的有没有区别。他这伤疤是好了,可疼忘不了。有人念叨,他就来气。也还有边喝边问那抓人的事的,说公安局怎么不问青红皂白,胡乱抓人哪。五全当天现场根本就没去,在家呆着,怎么也给抓了?莫不是你李二丑公报私仇吧。逢着这时候,李二丑就很不高兴,落下脸来。还有那些上点年纪喝高了酒的人,都来了兴致,就说,人家都把米面留下了,怎么还要抓人?
  
  李二丑也隐约觉得,这回的事情弄得不彻底,不利落。可他嘴上说,只要出手抢,就是犯法,就是破坏抗震救灾,是不是,啊。话虽这样说,心中有鬼的李二丑还是感觉到,群众对他的不信任。筵席摆过,李二丑还莫名其妙的消停了几天,假仁假意地四处打电话,询问被抓的人的情况。
  
  随后,李二丑计划尽快把那批救灾物资分配下去,对群众对乡上都是个交代,为了不再招惹群众,他打算实行平均主义,家家有份,不偏不倚,谁也不得罪。他知道,要是把工作做细,一户跟一户的灾情绝对是不一样的,还有家庭基础不同,受灾后困难程度就不一样。村里,还有个别五保户贫困户,吃不起饭。还有三两户,扎不起个简易帐篷。但是,要对他们进行甄别,不同对待,得了实惠的群众高兴,得不到利益的自然气恨,这事永远也别想弄好。
  
  采取平均的办法,本来是不允许的,但要想平稳,只有这样。红瓦房人跟更多的农民一样,平均分配的观念还是深入骨髓的,尤其是政府的这种救济,一点也不能马虎。李二丑是不敢光考虑困难户的,他们兴不起风浪。他对红瓦房人的肠肠肚肚都是清楚的,谁家想什么,谁不能得罪,谁只是吵吵,谁真会坏事,都了如指掌。不过总体来说,群众是一盘散沙,只要别叫他们凝结在一起,是成不了气候的。但在这种时候,在面对灾难的时候,往往会拧成一股绳,不能对着干。这样想着,他甚至有些后悔,图一时的痛快,抓了那么多人。人家迟早会回来的,到时候,见着面,还是不好意思。
  
  这样想着,李二丑决定原谅五全了。他原打算,出院后要好好治治他,要叫他负担他的全部医药费用,还要加上误工费,营养费,叫他赔偿自己住院二十多天的所有损失,好好掏一笔钱。可是现在,他打算放弃,好歹还沾亲带故呢。只要叫他尝尝看守所的滋味,晓得我二丑不是好惹的,就足够了。其实在李二丑内心里,最可恶的是李朝阳,整个红瓦房,最跟他过不去的,就是这家伙。
  
  李二丑跟李朝阳是同龄人,从小一起上学,一起长大,关系也铁。李朝阳上的高中,毕业后高考落榜,就开始打工挣钱,当时算是村里最先富起来的年轻人。可娶了个邻村的姑娘刘巧巧,偏偏是李二丑的卫校同学。李二丑上卫校时就已经结了婚,对男女之事懂得早,听说那时候就爱跟刘巧巧套近乎,不过刘巧巧根本就不把他往眼里剐。后来刘巧巧嫁到红瓦房,李二丑贼心不死,还时常骚扰。
  
  李朝阳那时已经开始在外面承包工程,经常几个月不回家,加上刘巧巧刚生过孩子,身子弱,这儿那儿都不利落,自然就要找李二丑诊治。大夫跟病人常常是零距离接触,还要问长问短,这样一来二去,事情就闹复杂了。
  
  李朝阳何许人也,那时候正年轻气盛,能默不做声原谅他李二丑吗。那时村里一帮年轻人,啥事都围着李朝阳转,对李朝阳言听计从。有一段时间,李二丑只要晚上出诊,就会被人扒光了衣服,嘴里塞着裤衩子,捆在村头的老柿子树底下,冻得死去活来。
  
  这还不算,那时候计划生育政策吃紧,李二丑的女人刚生了二胎,正是结扎对象。可不知李朝阳怎么买通的,经乡卫生院检查,李二丑的女人全身是病,不能做结扎手术,怎么办,男扎吧。当时的政策是宁可增添一座坟,也不多生一个人,谁也不敢犟。再说,也不能不顾女人的身子呀,李二丑只好同意。可等人家笑嘻嘻地给他做完手术,他立刻就明白是谁害了他。全乡这样男扎的,也不是没有一例,李二丑恨死了李朝阳。但也拿人家没有办法,再说那段时间李二丑当支书的爹正好到县党校学习去了,是李二丑伙同村长李狗娃搞的这样缺德的事。
  
  对于男人来说,那是一种耻辱,奇耻大辱。
  
  此后两家就生分了,表面上说句客气话,背地里势不两立。就连刘巧巧也觉得这事有点过分,可她哪里还敢开腔说话,其实李二丑跟她到底有没有事,她还不知道啊。随后,刘巧巧对天起誓,给李朝阳说,其实李二丑跟她啥事没有,除了看病摸个脉象,见面开个玩笑,连她的乳房都没有摸过。后来,李朝阳反复在巧巧那里证实之后,才觉得对不住人家,才慢慢对他好起来。这是后话。
  
  当时的李二丑把李朝阳八辈祖宗都骂尽了,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就吓死决心,要当个村官,要报仇雪恨。在男女之事上,李二丑好像有些变态,男扎后反而更厉害,看见年轻妇女就想上。其实后来李二丑跟刘巧巧反而有些不明不白起来,而且关系十分隐秘,李朝阳好像一点也没有察觉。也许是刘巧巧觉得先前对不住他,也许是村里妇女们都说李二丑能行得很,想试试,也许是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龄段,也就看透了看开了。
  
  李二丑刚当上村支书那阵,李朝阳还是为难了他好一阵子。李二丑卖药,朝阳鼓动年轻人说他的药是假的,李二丑进点货,就说人家的价格太高,害得人家做不成生意。李二丑召集开个会,一帮小年轻现场捣乱,弄得李二丑没有一点威信。为这事,老支书李国喜没少收拾李朝阳。李二丑也曾多次要整治李朝阳,但始终找不到适当的机会,这回,又叫李朝阳漏掉了。
  
  五
  
  出事头一天,李朝阳领着儿子去了县城。最近几年,学生择校成了红瓦房人的时尚,家里条件稍好一些,都花点钱,把娃娃转到县里、市里上学去了,连上小学都择校。也有到外省市县上的,花钱更多。李二丑的两个姑娘,就在四川绵阳念初中。大地震之后,李朝阳儿子上小学的教学楼和宿舍都成了危房,学校干脆放了一月假,一来保证安全,二来突击搭建活动板房。这两天,学校通知上课,李朝阳就开车送儿子来了,顺便还带着别人家的两孩子。
  
  五全一帮被抓的事,是五全的女人晚上电话告诉他的,叫他想办法去看看。李朝阳一听,就知道这事又是李二丑的杰作。他这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干这样缺德的事,天生就很在行,这明明就是报复嘛。李朝阳连忙四处打听,可夜深了,寻谁谁关机。过后,他爹也把电话打过来,说了事情的经过,结果。
  
  李朝阳有个高中同学在县公安局当副局长,可是多年没有联系过。这回,只好硬着头皮去找。一问,人家说得很严重,说这是什么节骨眼上,竟敢公开哄抢救灾物资,胆大包天啊,县上正在抓这样的典型呢。李朝阳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同学的口气才有些松动,还把他领到局长跟前,详细汇报了。局长一听,拍案而起,骂了一声,混账东西!下了李朝阳一跳。
  
  随后,局长向他招招手,说,不是骂你,我是骂你们那啥支书,报案时说得有情有理,还发誓赌咒,我想着他毕竟是个村干部,不会乱来,才向县上领导作了汇报,是领导同意我们抓人的,这回好,把我们都折腾进去了。你叫什么名字,那副局长替他说了。局长说,李朝阳同志,你把你说的情况写下来,我再给领导汇报,争取主动。当然了,你说的情况我们还要调查。李朝阳说,想看看乡亲们行不?局长说,暂时不行,我们会处理好的,你回吧。
  
  下午,那个副局长给李朝阳回电话,说局长已经把情况汇报上去了,调查组很快就会下来。另外,抓来的村民暂时集中在县党校,没有关在看守所,你放心回去吧。李朝阳还是不放心,又往县党校跑了一趟,虽然没有见到五全他们,却证实了老同学的话是真的。
  
  李朝阳还没有回到红瓦房之前,就在李二丑大摆筵席那两天,调查组就到了,因为事情牵扯到村干部,调查基本上是秘密进行的。乡上也来得有干部,从村里找了一些正派人,了解了一些情况。调查组看了四明锁在村委会办公室里的米面,确实跟乡上运出去的数量和品牌一致。乡上干部还跟四明对了一些其他账目,问了乡上前几批分发的少量物资,重点是帐篷和彩条布,具体是怎么发放的,群众有没有反映啥问题。可是,这事连四明也不知道,来的同志就叹了口气。
  
  调查组来过的消息传开的时候,红瓦房被抓去的十几个人回来了,是县上派了辆面包车,县政法委副书记亲自带队送回来的。县上领导说了,这些村民不仅没有犯错误,而且值得表扬,尤其是那个老支书。临走的时候,李朝阳带头放了一窜鞭炮,那十几家村民也都放了,噼噼啪啪响了半天,欢送县上来的领导。
  
  李二丑早就知道消息了,因为没人给他打招呼,他也没好意思出面。事情变成这样,他早就预感到了,多少也有些后悔。后悔当初做事马虎,真是指屁吹不着火啊,靠老三办事,竟把他弄得这样狼狈。不过,既然已经走到这种地步,责怪他又有什么意思,就顺其自然吧。反正当不当村干部,他也不在乎了,只是在任的时候,没有收拾收拾李朝阳,是他的遗憾,太遗憾了。他想,反正祖祖辈辈在一个村子里,或许还有机会,等着吧。
  
  红瓦房人还那么一如既往,还是有事没事要到红瓦房场院边,聊天谝闲传。地震以来,红瓦房闹的这些事情,都是人们闲聊的话题。一段时间,大家说起李二丑,还是愤愤不平。那么有钱,还是见钱眼开,连村里人一点救灾物资,都要贪占。大家现在才弄明白,那顶军用帐篷是怎么回事了。还有,他卖给村民们的方便面和彩条布,一部分竟然是县乡调来的救灾物资,真是心黑叶子麻呀,这样断子绝孙的事,他都干得出来,也太狼心狗肺了。
  
  关于李二丑要免职的话题也在流传着,人人都有眉有眼的估摸着将来的干部人选。有人说要等李狗娃回来当支书,李朝阳就是村长候选人。有人说狗娃也早就不想干了,可能李朝阳就直接当了支书了。也有人说,人家李朝阳才不当那破干部呢,人家当老板呢。还有人说,谁当都一样,都没有好下场,红瓦房的事不好办,红瓦房的人不好惹。还有人冷不丁冒一句,嗨,这世道,说不定还是人家李二丑呢。
  
  眼看李二丑走了下坡路,慢慢地,村里人又开始有些心软了,大家甚至想到李二丑救死扶伤的许多好来。那年,鬼娃的爹滚下山崖,不是抢救及时,都死了10年了。5年前,左贵的女人难产,大人孩子危在旦夕,要是没有李二丑,送到乡卫生院就迟了。还有那李六指,李小梅,等等等等,村里人那个不是人家李二丑在关键时候救治过的,大人娃娃都应当对人家感谢才对呀。
  
  好长时间,对李二丑到底如何处理,也没有个说法。乡上干部都在忙着灾后重建,红瓦房的事还是没人管,需要报个材料什么的,就只有四明撑着。乡上再给救灾物资,也就平均分配,少了,分配不足,就等下一次顺补。这样还好,也再没有是非了,人们都开始干各人的事情。好长一段时间,人们也很少提起李二丑。大家早晚到红瓦房场院边来,就有些无聊,坐着,也没有啥意思。慢慢地,再没有什么热闹可赶,好些人就不再来了。
  
  有那么一次,乡上分给红瓦房两箱方便面,只有60盒,红瓦房149户人家,根本就没有办法分配。有人给四名出了个主意,让四明通知全村群众开会,把那方便面煮一锅,来参加会议的,连汤带水一人一碗,现场吃了了事。四明照做了,那天来了不少人,还以为有什么灾后重建的新政策,一听为这事,大家都笑着离开了。一锅方便面,四明家的猪吃了好几顿。
  
  就这个事,大家又褒贬不一的聊了几天,才重新平静下来。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2)
66.7%
待提高
(1)
33.3%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优美散文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