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博主资料

老邓

老邓的头像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会员积分:526分
  • 空间访问:60286次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
文档搜索
日志文章

二叔

(11-03-24 03:39)

【导读】在受伤折磨的岁月里,二叔的思维清晰,语言清楚。尽管很痛苦,每逢兄弟侄辈去探望时,他却谈笑自如,一脸的慈祥与和气,若无其事地与大家一起吃饭。
  
  十多天前,二叔离开了我们。
  三天后,在低沉而悲怆的哀乐中,在悲凄的哭声里,我们怀着悲痛的心情送他去了县城的回归园,让他住进了那安设在公墓山上的永远属于他的新家。
  二叔,生于一九三八年,在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四(父亲有五兄弟三姐妹,二叔是他二弟)。生于那个兵荒马乱、民生凋敝的时代,大多人家无法维持生活,我家也不例外。因此,二叔不到六岁就给有钱人家当放牛娃。稍大一点,为了生计,也为了逃避抽丁,他就过继给沙湾院那位只有一个千金的族叔为子。他的那位族叔是摆布摊的商贩,家境较我家不知好出多少倍。布贩子倒是个心地善良之辈,可他的妻子和被她娇纵的女儿就不-样了。二叔名义上是那家的儿子,实为一个小长工。除帮着做生意外,每天还得以背的方式,送接那个比二叔仅小一岁的在离家几里路远的那所学堂读书的“妹妹”。这个“妹妹”是个精于说谎、乐于作践人的货色。每次,她回家时都读着对她母亲撒谎说,二叔在路上打她,骂她。布贩的妻子信以为真,不分青红皂白,便恶狠狠谩骂、殴打二叔。每次见二叔挨打受骂,“妹妹”就乐开了花。
  别看二叔年纪小,可是一个有血性的人。他想,我没打她,她也冤枉我,还不如真的狠揍她几顿,兴许她怕了,服软了,就不敢诬陷我了。于是,有一次二叔去学堂接她,将她背到一个前不着村,后不巴店的地方,狠狠地揍了她,直到她讨了饶、具了结,方才罢手。这一招真管用,从那以后,她就服服帖帖,再也不敢说谎诬陷二叔了。
  与这种人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简直是折磨人,任何一个人也无法安生。二叔有好几次从沙湾院逃回摇钱坳,不是被我大伯、大叔送过去,就是让养父用麻绳捆着押走....后来二叔脱离了那个家,回到自己家,读了小学。农业合社化时,二叔担任过高级社的出纳。
  清水塘大搞矿山建设时,二叔积极投入。他工作扎实,一步一个脚印,从一个普通矿工成长为工区主任、劳资科长、主管生产的副矿长。
  照理,矿劳资科长掌握着招工大权,属实权派,招几个亲属进矿是易如反掌之举。可二叔在长达十多年的任职内,从未利用手中之权牟过私利。他在全矿职工大会上表态,决不招一个亲属到矿里工作。他真的说到做到了:二十多个侄儿侄女硬是没招-个到清水塘矿。因此,二叔在矿工享有崇高的威望。他抓生产时,十分注意生产安全工作,经常下井查看。一九八五年,去井下检查安全工作,不幸被-块岩子砸断了脊椎,伤及神经,多方求医,效果甚微,只好用钢板螺丝目固(遗体火化后,这些物件就在骨灰堆里,我们见后,泣不成声),大小便要靠人工压排。医师预言,像二叔这样伤势的病人,不出三年就会离世。可是二叔在二婶的精心呵护下,凭着家中的一台电视、一铺床、一副低双杠、一部轮椅,竟然坚强而艰难地活了二十多个春夏秋冬。这可以说,是二婶真挚的爱和二叔的坚强以及家人亲友的鼓励共同创造的一个奇迹。
  在受伤折磨的岁月里,二叔的思维清晰,语言清楚。尽管很痛苦,每逢兄弟侄辈去探望时,他却谈笑自如,一脸的慈祥与和气,若无其事地与大家一起吃饭。
  自前年上年起,二叔的病况变得更糟糕,更令家人忧心如焚。二叔住进了南华附二,神经疼得无以名状。真是“祸不单行”,也许是卧床太久,一条腿溃烂并感染了,怕危及生命,做了截肢手术,可病情还是没有转机。我们去探望,看到这个有钢铁般意志的二叔,被伤病折磨得眼里滚动着泪花,我们也潸然泪下了......
  今年春节后,二叔的病情更为恶化了。三月初,在附二那间病房的床上,二叔溘然地去了,带着他的伤病的身体,带着他的痛苦和遗憾。
  二叔,在一个愁云密布、草木悲戚,溪水呜咽的日子,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泪水婆娑,依依不舍地把您送进了那个永远属于您的新家。
  安息吧,我们可敬而多难的二叔!

【责任编辑:可儿】

一共有 1 条评论
老邓 03-25 08:08 Says:
感情朴素真实.
发表评论
老邓:
表情:
验证码:   匿名评论
杭州众书文化创意有限有限公司|欢迎访问散文网散文在线.常年法律顾问:李庆兵律师 本站文章都为散文在线原创文章,除了作者本人或是
散文在线同意可以转载外,任何个人和单位不得私自转载.如有私自转载和盗取文章者,散文在线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将我们的网站散文在线告诉你的好友,我们会无限感激!管理QQ:820551008 散文在线签约群:148376881
Copyrig 2008-2010 散文在线 版权所有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