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可以选择到
博主资料

老邓

老邓的头像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会员积分:526分
  • 空间访问:60286次
日志分类
最近访客
文档搜索
日志文章

县检察院大门囗前见闻

(11-09-22 05:14)

  公元两千零一十一年九月十六日对祁东县城的市民来说,是一个晴好的日子。温暖柔和的秋阳普照县城,丝丝缕缕的金风荡漾在她的大街小巷。这个湘南小城完全沉浸在秋天的详和与喜悦里。
  晚饭时分,一友人告诉我,县检察院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个干了四十年村支书的年过六旬的老农,昨晚不明不白地死在检察院,其家属和该村村民正在大闹检察院。
  我吃过晚饭,便与几个同亊迅步前往出事地点。离县检察院还有三四百米,我们就过不去了。警察已用黄布条拉起了几条警戒线,以阻挡欲径直走向检察院大门前的群众。没办法,我们只好绕走侧道,挤进与检察院有一沟之隔的绿化带,与众人一道盯着对面的检院外大门。
  检察院外大门两旁站立着几十个警察,门前空地上也沒有一个围观群众。那朱红色的大铁门紧闭着,左侧的小门倒是开着的,时而看见有警察出入。大门顶上拉了一条白布橫幅,上书一行黑字“冤40年村支书冤死检察院”。两个冤字都加了黑圈,显得十分耀眼。这一行字虽然写得不好,但透过那一笔一画可以看出书写者饱含的悲痛、愤恨之情。橫幅两头垂下来,将大门两旁的两尊石狮缠得严严实实。此时,石狮们往日的威严已荡然无存,仅剰下周身的惨白。大门上方碑楼上夹在检察两字之间的国徽本应熠熠生辉,可是由于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尘垢,尽管沐浴着夕阳的殷红,依然那么黯淡无光。
  除了检院大门前的空地沒有围观群众外,那条两百米长,二十多米宽的街道挤拥聚着近万人。一眼望去,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片,人声嘈杂,犹如鼎锅里沸腾的开水。
  人们对老农的死因,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或说检察院刑讯逼供将人折磨致死,或说办案人员将老人活活打死……有人认为,这不可能,检察机关乃人民共和国的执法机关,绝不会执法犯法。更何况,县检察院是全国模范检察院。跟着有人提出异议,现在这年代有许多东西都要从反面去理解,包括检察院获得的模范称号。更有人觉得,现在检察机关的人邪怪得很,除了审讯时叱责和殴打外,更喜欢以某些花样变相逼供、折磨所谓经济犯罪嫌疑人。譬如,将嫌疑人的双手铐住吊在超出身高许多的铁杆上,让其双脚尖使劲往上踮;将人铐在坐椅上,不给水喝,不给饭吃,不准上厕所;大冷天故意把空调开得很低;用强光刺射嫌疑人的双眼……我旁边有一个身体壮实,理着平头,一脸义愤的中年汉子。他吿诉周围的人,自己曾经与死者有过交往,死者是个老实的人,已做了四十年村支书,家里至今还是一层平房,还种了六七亩田。像这样的人能贪污村上的公款吗?就是打死他也不相信!
  我来到检察院的铁杆围栏前,朝里望去,院內坪地上除了停了十几辆检察院的公私车和几十名武警外,没有发现家属、村民在打砸哭闹。但我看见检察大楼的大门紧闭着,上面也挂着与外大门一模一样的白布横幅。
  我挤到了侧门旁,看见有一辆残疾人的四轮车从院里驶出,因为人多的缘故,车出侧门不到几步就停了下来,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赶忙上前握住那个长相、打扮很有威慑力中年驾车人说:“拜托你,做好你嫂的工作!”这时,我才发现一个面容憔悴,披头散发,双眼红肿,一脸憔悴,年近六旬妇女跟在车后。“先带她去宾馆,做好稳定工作。”干部又一次对那中年人说道。原来那妇女是死者的妻子。我正要随着他们往外挤时,有三四个扛着摄像机记者模样的人从里面出来,群众呼地围了上去,强烈要求记者不要采访政府干部,要采访群众。当记者扛着摄像机环拍时,观众纷纷避开。事后,有人说那镜头盖根本没有打开。
  不知怎的,我随着人流来到了绿花带那座橫跨水沟的入小水泥桥旁,看见那个妇人在向围观的群众哭诉着。死者是他丈夫,名叫谭开海,今年六十二岁,是一个干了四十年村支书的农民党员,在当地囗碑很好。后来自己辞职不干了,另一个人才当上了村支书。可那人才干一年,村民就不买帐了。又将他丈夫推上了支书岗位,那人便耿耿于怀,仗着自己有官乃背景,便实名向检察院举报她丈夫贪污。县检察院没有通过镇党委、政府便于15日傍晚将她正在田里打农药的丈夫带走。办案人员不准她丈夫换衣裤,她丈夫是穿着和着汗臭与农药气味的衣裤,腿上带着泥巴,被带进检察院的。16日凌晨3点多,县委的人告诉她,她丈夫身体不好,被送到了医院,不久就传来她丈夫离世的噩耗……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可是人群尚未全部散去。亍是,我们便离开那里,回到了学校。
  17日吃过晚饭,我们几个人又挤进与检察院有一沟之隔的绿化带里,大家直视对面的检察院大门囗。那白橫幅已不见踪影了,几十个穿着灰色制服的守在大门两边。有个领头的警官拿着话筒对围观群众喊话,究竟喊些什么也无法听清。围观群众便以一阵又一阵的“哟嗬”之声回应他。过了不久,有几干部模样的领着几个村民打扮的从里面出来了。不到一分钟,紧闭的朱色铁门訇然洞开,一辆面的驶了出来,上面坐着公安、死者家属,车尾的门向上支开着,里面有一副黑棺材,上面叠着花圈。车驶出石门街后,看不见了,所以说不清它到底驶向何处了。
  “看,快看。有个穿红色的男子,被几个穿制服一顿拳脚后,拖进了大院了。”当我循声望去时,那个场面却没有映入我的眼帘。但是不到十分钟,有一辆110巡逻车驶进了检察院内,不久又驶出来了。透过玻璃窗看见里面坐着几个警察,还有一个穿红色衣服的身影。望着驶去的警车,不少人们不禁为那红衣汉子人担心起来:“这人要被带到哪里去?”
  那个领头警官拿话筒不断地对人群高喊:“围观的市民听着:相信党和政府,一定会公正地处理好此事。我现在命令你们,五分钟内撤离。否则,我们将强制处置!”听着这反反复复的喊话,大家十分反感。“看看都不准,我不走又怎么样?”“那干脆让警察把我们全抓去坐牢好了。”“是的,反正在当官的眼里,老百姓的命值不了几个钱。”在一片议论和抱怨声中,在昏暝的暮色里,围观队伍渐渐地散去…….
  我走了几步,便回首检察院大门,仿佛看到那两尊石雕狮子突然间活起来了,吼叫着,“呼”地从石座上跳下,张开血盆大囗,挥舞着利爪,向人群扑将过来……

一共有 1 条评论
竹儿青青 09-25 08:29 Says:
对于如今的办案安全检察机关的监管力度很大啊,怎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不明真相的人都有好奇心,我想检察机关一定会有个交代的。
发表评论
老邓:
表情:
验证码:   匿名评论
杭州众书文化创意有限有限公司|欢迎访问散文网散文在线.常年法律顾问:李庆兵律师 本站文章都为散文在线原创文章,除了作者本人或是
散文在线同意可以转载外,任何个人和单位不得私自转载.如有私自转载和盗取文章者,散文在线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将我们的网站散文在线告诉你的好友,我们会无限感激!管理QQ:820551008 散文在线签约群:148376881
Copyrig 2008-2010 散文在线 版权所有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