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散文随笔 > 散文日记 > Bear mountain

Bear mountain

时间:2021-11-25 07:10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我爱小石头点击:
        

第三章《心有安处是归途》

19


我爱小石头1718
我爱小石头1718
本文系在美国工作期间撰写的随笔日记,其中既涉及到初来乍到者的惶恐不安,也展示了在语言环境、文化环境以及生活环境骤变的情况下笔者的心路历程。同时,还以相对客观、独特的视角观察了美国华裔华侨、留学生、本土学生以及各种短期赴美人群、团体的生活
公众号     

Bear mountain

 

今天一早我就按照计划出了门,在路口耐心等待教会的人来接我去大熊山赏红叶。

出门之前,我还想着秋日登高赏红叶,真是一件雅事。我甚至还想象了一下自己手执红叶,吟咏古诗若干的样子。而此刻回味时,我发现自己除了对“累”深有感触外,没有任何其他感觉,更不必说有什么高雅的收获了。



此刻的我,刚刚从大熊山回来。回首这一整天的经历,感觉虽然很累,但也还是很值得记录的。

早上七点,我被闹钟叫醒,接着迅速洗漱完毕。七点半,做好凉拌白菜,跟昨晚卤好的鸡腿、鸡蛋一起,分别装到盒子里。七点四十,沐浴更衣。八点吃饭。八点半做好出门准备。八点四十,我站在路口等待约好的应该在八点四十五到达的车。

从八点四十到九点十分,我一直徘徊在约定的十字路口。



起初,我饶有兴趣地观看松鼠嘴里含着坚果(我一直认为那是榛子,今天有人告诉我是橡树果,我还需要进一步查询。)找地方秘密埋藏;看那些叽叽喳喳的快乐小鸟在枝头啄食红色、黄色的小果子。

心情愉悦的我还跳着摘了几粒小果子品尝了一下。我觉得小鸟能吃的,我一定也能吃。然而,那果子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甜软,相反,我捏了半天都没有捏动。后来我用牙咬了一小口,哇,又涩又苦!那些鸟儿怎么就能吃得下去呢?

扔了小果子,我还用手机拍了晨光中灿烂绽放的菊花,金黄的、橘黄的、血红的,真的是灿烂到了极点了。我把手机里陈旧的图片删掉很多,从而能够远近高低各不同的,多方位的拍更多菊花的照片。

时间在慢慢流逝,我在遥遥无期地等待中……



想起两天没有看到儿子了,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儿子说要跟我上网聊天,我很遗憾地告诉他因为妈妈要出门,所以今天不能见面了。他很不高兴,我的情绪也因此低落起来。

跟儿子通完电话,车还是没有来。我给P老师电话,他没有接。给T打电话。她说P老师刚刚接到电话,说接他们的人十分钟左右到达。我想反正离得不远,我还是遛达到他们那里一起上车吧。

我到的时候,他们的门是大敞着的,门口放着几个塑料袋,估计是他们今天要带的吃的东西。我喊了一声,他们齐声邀我进去,原来他们都在客厅等着呢。

我们聊了一会儿,车就来了。开车的是安,我见过几次,可是很少交谈。他说还有两个人也在这个小区,所以要接上一起走。



正说着,那两个人来了。我一看,是一个小女孩和她妈妈。那妈妈看上去比我小不了多少,或者是同龄也未可知。那小女孩五岁半。据说她们是上个月月底才从广州来的。

女孩叫奕萱,她妈妈是华南理工大学老师,化学专业的,来罗格斯大学做访问学者,为期半年。现在小奕萱每天早上不到就七点起床,七点四十出门去学前班上学。她和她妈妈每天得步行四十分钟,才能走到离家11个街区的学校。不过,好在这个区的学前班是免费的,多走走也值得。

小奕萱很开朗。她跟我一起坐在后排,一路上我们俩聊天聊得很开心。不过,后来她有点儿晕车,我建议她妈妈让她睡觉了。



我也没有什么方向感,只知道行驶了大概两个小时左右,我们到达了目的地。快到的时候,宇给翼打电话,让他告诉我说,他已经接到了Y夫妇。之前,是我跟平说他们俩也想去的,结果平夫妇就专门派了宇去接他们,真是很令人感动

那座山英文叫“Bear  mountain”,不知道为什么翻译成中文就多了一个大,大家都叫它大熊山。不过那山的确也算是大山,高大陡峭,满山都是密密的树木,很有气势。

我原本以为今天这个活动会像上次去果园一样,是一件很私人性质,很麻烦他人的个人兴趣活动。到了那里以后,才发现居然有五六十人,也许是六七十人之多。虽然一多半都是非教徒,可是,教会的众人们俨然将此次活动作为一个教育大家的好机会。



我们每个人都拿到了一张印有各种树叶图片和名称的纸张,纸的另一面赫然是教会的赞美诗,而在印有树叶的那一页的最上面有这样一句话:耶和华使各样的树从地里长出来,可以悦人的眼目……(《创世纪》)。我看到还有一张纸,一面是地图,另一面则是《圣经》的经文。

我们到达那里没有多久就开始吃饭了,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非凡。我发现这次吃饭跟以往的教会聚会活动一样,教会信徒还是每家都带菜。我也拿出自己卤制的鸡腿、鸡蛋和凉拌菜。跟别人的菜摆放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感觉颜色有点儿不太好看,尤其是跟那些很讲究外在形式的菜肴相比,真是让我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我一下子就想起了V曾经说过的一件事:某个厨艺不好的妈妈,在教会活动的时候,总是会想办法把自己的菜摆到最容易拿的位置,可即使这样,依然乏人问津。我开始突然担心自己的菜也会遭遇同样的命运



大家吃到尾声的时候,我去看了一下,凉菜和鸡腿已经没有了,鸡蛋还有几个。我索性把盒子端过来,找了个塑料袋装好,让Y夫妇带回家吃。

饭后,大家排队去卫生间,之后才开始爬山。卫生间人满为患,长长的队伍排到卫生间外面十多米。因为这里是一个很大的公园,今天天气好,又逢周末,所以停车场停满了车,估计有上千辆。这里的停车费一口价,每辆每天8美元,所以,这里也可以算是日进万金的地方了。

等待如厕的时候,我看了看周围,环绕着山,稀疏的有几个建筑。据说一个是宾馆,一个是小孩的游乐场,稍远处还有一个动物园。



在秋高气爽的日子里,那些色彩艳丽的黄色的、红色的树叶布满了青峰山峦;山脚下绿草茵茵的广袤空地上散落着一群一群开心快乐的游人;沉静秀丽的湖水倒印着山峦叠嶂的美景佳人;在低空盘旋的海鸥和遨游于湖面的加拿大雁相映成趣,这秋日的大熊山还真是一个值得一看的地方。

看看来来往往的人,中国人、印度人、日本人、韩国人、俄国人……仿佛整个亚洲国家的人都到这里来参加联欢会了。当然,最多的还是中国人。

据说除了我们,还有一个中文教会,今天也组织了游览活动。而除了教会,中国人自发组团的也为数不少,因此,我们所到之处,汉语的叽叽咕咕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在爬山的过程中,偶然看到几个金发碧眼的,都会让我感到很稀奇。如此浓重的汉语氛围,使我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身在美国。



美景触目皆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相机就索然无味了。我非常幸运,因为Y夫妇携带了两个相机,其中一个还是让我爱不释手的佳能定焦相机。用那个相机照出来的人像非常好看,于是我主动申请做一群人的摄影师,一路跟拍。等到最后,我和相机几乎同步退出了登山行列。

到半山腰的时候,宇说那里的风景跟山顶差不多,如果继续,还得再爬半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我听了,马上表示我要就此打住。

我停在半山腰看遥远的流水和密密的树林,以及掩映在树丛中的星星点点的优美建筑。而身边来来往往很多人,都在我眼前的开阔地上摄影留念。我发现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中国人。



有两个北京口音的女士在我身后聊天,彼此倾诉着国内的种种恶习和自己的不满。我没有回头,以为是从国内来这里给儿女看孩子的老人,闲着没事瞎侃。后来看到一群孩子下山来,其中一个女士对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说:“儿子你真厉害,妈妈比不上你,爬不上去了,只能在这里等……跟妈妈一起照张相吧……”那个孩子似乎很不情愿,最后别别扭扭地跟他妈妈合了张影。

我有点儿诧异,突然感觉那位女士的样子看上去真是很奇怪。听她的声音好像六十;看她的身材好像五十;看她的孩子,她应该四十左右吧。不过,听她聊天的方式和内容,感觉她的心态跟七十岁的老奶奶没有多大的差别。

看着她拄着一根树棍渐渐远去,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惶恐。我担心我自己将来是不是也会这样,儿子还没有长大,我的身体和我的心就衰老得无法跟他交流,无法跟他同步了。那一刻,我真后悔自己生孩子太晚。如果现在有人问我什么时候生孩子好,我一定要告诉她:越早越好!



我决定放弃登山的时候,Y和陈妈妈把包留下来让我看着。后来有人过来,说宇让他们帮忙把陈妈妈的包拿下去。结果我就守着Y和我的包坐在那里等。我一个人实在背不了两个大登山包儿。后来,晓刚来帮忙,背着Y家的包下山。他一路上嘀咕着,说这包里面装了什么好东西,怎么会那么沉。我掩嘴窃笑。

终于到达山脚下的时候,那里已经有一些人在吃饭的地方等着了。我把两个包都拜托给了同车的奕萱妈妈,就到附近的地方转了转。

我发现远处有一群孩子在扔白色的东西。好像是打雪球的样子,可是,到处都是青草绿树,怎么可能有雪呢,我暗笑自己有点儿白痴了。但好奇心驱使我走了过去。我想探寻一下,究竟是什么东西能够跟白雪如此相像。




没有想到,我看到的真的是白雪,一大堆白雪,孩子们真的是在用手团雪打雪仗!我诧异极了。阳光明媚,秋意正浓,哪里来的雪呢?后来发现,白雪堆旁边被栅栏密密围起来的地方,赫然是一个滑冰场!露天的滑冰场!

阳光灿烂、秋高气爽的日子里,穿着短袖T恤和短裤的孩子们正在露天冰场上恣意驰骋!那些雪一定是被清理出来的冰场上没有用的浮雪。这样造价高昂的滑冰场得多少钱一张票才能赚回成本呀!我感慨半天,走回停车场把这个新鲜事告诉给了大家,大家都很好奇,纷纷跑去看那个西洋景。

上山的人陆陆续续回来了。回程是原车原人返回,所以,每辆车的人到齐后,就会先行离开。我们车上的人,除了我和奕萱妈妈,都迟迟未归。最后回来的是T夫妇,因为他们俩迷路了,最后是被警察送回来的。



在返回的路上,我开玩笑问T他们俩警车坐上去感觉怎么样。T略微有点儿不好意思,笑着说挺好的。小奕萱听到了,就一个劲儿地问T为什么坐了警车?坐警车好不好?警察怎么样?最后,她妈妈笑着阻止她,让她不要“哪壶不开提哪壶。”

在回来的路上,大家都很安静,只有坐在副驾驶座上的P老师跟司机安聊着。大家都累了。我也很累,可是,我无法像T夫妇以及小奕萱那样睡去。

我望着窗外的风景,直到夜幕掩盖了所有的一切……

 

          2010年10月23日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我爱小石头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1-09-13 09:09 最后登录:2021-10-08 10:10
优美散文
  • 周末愉快

    又一个周末,又去旁观了教会活动。虽然有美食,有熟悉的中国人和汉语交流,但是心情有...

  • 主日聚会

    为了到农场一游,我第一次参加了主日聚会,也第一次见到了他们“吃饼、喝杯”,以与基...

  • 关于学生

    跨国婚姻的妻子不喜欢丈夫学自己的语言,原因会是什么呢?...

  • 课堂气氛活跃了

    新学期以来,从周一到周四,每天工作到夜里九点多,真的是身心疲惫。于是,由以前盼周...

  • 省心的学生们

    罗格斯大学的学生学习自觉性、主动性都很好,孔子学院晚间课程的社区学生,也都勤奋努...

  • 给罗格斯大学东亚系的学生上课

    今天终于给罗格斯大学东亚系的学生上课了,感觉非常累。...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