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散文随笔 > 写物散文 > 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

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

散文
时间:2009-08-28 14:00散文来源:本站原创 散文作者: 绿水之波点击:
        

  家里养了两头牛。一头母水牛,还有大前年产的牛犊,我叫它小黑子。每天清晨,公公都会赶着它们去田野里吃草。公公牵着老牛的缰绳,那个巨大的黑影在地平线上缓缓移动,调皮的小家伙跟在母牛后头,多么合谐的一幅画呀!
  
  母牛很爱它的孩子,小牛也一样爱它的母亲。黑子还不到一岁的时候,总是跟着母牛撒欢,有时一路嗅嗅,漫不经心的叼几根草,困了累了饿了就跑到母亲身边蹭蹭头,摇摇屁股,轻轻的顶妈妈的肚子,撒完娇后再去享受美味的奶水。
  
  有天很晚了又在下雨,小黑子还在后面磨蹭,公公想快点回家,母牛就是不愿挪步,扭过头去一声声焦急的呼唤它的孩子。公公发怒了,用树枝狠狠的抽它,可它还是坚定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继续着它的呼唤,直到公公费尽心力把小牛哄过来,它才听话的朝家里走去。公公说:“牛脾气真倔,一点都不假。”婆婆说:“牛越打越倔,你就不能来点软的。别说它了,就连你————也是头倔牛!!”
  
  母子俩总是形影相随。小牛慢慢的长大了,公公怕它调皮糟蹋庄稼,就给它穿上了鼻环。看着别的小牛在远处自由玩耍,黑子会想方设法挣缰绳,可是当它试过一切方法都不如意的时候,又会很无奈的看着远方。有时公公会骂它,母牛就慈爱的看着它的孩子,眼里更多的是无奈。偶尔有乡亲把老牛借去耕地,小家伙看着妈妈的影子,在原地哀哀的叫着,绕着桩子打转转,尖细幼稚的声音让人不忍听下去。天冷的时候母子俩也很少分开,在北方的寒冬里,小牛依然和母亲一起伫立在风雨中,我猜它心里一定有个信念:有妈妈的地方才有温暖
  
  有次它孤零零的站在院墙外面,看见我路过,马上把小脑袋伸到我面前,呼呼的冲着我喘气。开始我有点怕,不敢去动它,又不忍心离开,就到抱了一堆莴笋叶喂它。小牛平时最喜欢吃香甜的菜叶,那次只闻了闻,又把头转向我。
  
  我抱住女儿慢慢的走近它,女儿用小脚丫轻轻的碰它的耳朵。我也鼓起勇气,伸出颤抖的手,抚摸它的小脑袋。只是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它仿佛觉得很受用似的,半眯着眼睛冲我连叫了几声,温和的眼睛里头是满满的无助和期盼。
  
  女儿搂住我的脖子问:“妈妈,小牛娃叫啥呀?!”“它也想妈妈啦!”
  
  “它妈妈咋不过来给它玩呀?!”“它妈妈要干活,要犁地,哪有时间给它玩呀!”
  
  “小牛多可怜,我不踢它耳朵了!”“乖乖真听话!真是个好孩子!!”
  
  我放下女儿,拣起几条菜叶,送到小家伙嘴边。它嚼了几口又来拱我的手,然后伸出粉红的舌头轻轻的舔我,痒痒的,麻麻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望,含满了柔和信任的味道。我突然很感动:难道它把我也当成自己的母亲了吗?!
  
  这是前年的事。去年回去时,小牛长大了很多。我快乐的跟这个久违的朋友打招呼,它好像还记得我似的,本来在安祥的卧着吃草,忽的一下起身,我惊奇的发现它已经快和我一样高了,小脑袋上长出了两根短角,黑黑的,硬硬的,两寸来长。我轻轻的拍了拍它,由衷的赞叹:“好家伙,还没忘我!”
  
  有天婆婆告诉我,老母牛又快产仔了。我好高兴,连忙跑出去看它们。是的,母牛的肚子沉甸甸的往下坠着。婆婆说:“等生了这个小牛,就把那个大牛犊子卖掉,养几年了,也能换钱了!!”
  
  我高兴的心霎时跌到了最低处,勉强笑了笑,脑子里又回想起几年前发生的那件事。
  
  那也是骨肉分离的一刻:当牛贩子在母牛跟前左拍右打品头论足的时候,小牛已意识到了危险,焦燥的来回踏步。公公接过那几张红票子的时候,我知道这头任劳任怨的母牛再也不属于我们了:也许它还会被别的人家奴役,继续着繁重的生活;也可能被一刀杀掉,血淋淋的挂在肉案子上。可是我们为了自己的生存,只好把一个鲜活的生命任人宰割。
  
  钱物已经交割清楚,贩子的手拉住母牛缰绳想让它转头,可母牛铁铸似的雷打不动;公公站在小牛前面,挡住它的视线,小牛愤怒的摇头摆尾,倔强的想看母亲最后几眼;母子俩个长久的对望着,凄凄的叫着叫着;四只大眼睛里慢慢的蓄满了泪,水汪汪的,水汪汪的,又慢慢的溢出来,大颗大颗的掉在地上。
  
  公公在苦笑:“这牛真是通人性,知道掉眼泪。这是你的命啊!!走吧走吧!!到你的新家去吧,好好干活,别倔,少挨些打!!”说完,几颗浑浊的老泪爬上黑黑的脸膛,婆婆哭了,我也哭了。
  
  最终,母牛还是被拉走了,这就是它的命吗?劳累了一辈子,屈辱了一辈子,老了做不动农活了,再给主人家换点钱花;再到后来,剥皮剔骨,被人吃掉。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幕:母牛拼命的挣扯缰绳,把周围拉它的人扯得东倒西歪,又努力的在小牛身上嗅了嗅孩子的气味,幻想记住孩子的模样,它最后一次把母亲的辛酸洒在孩子身上。母牛走了,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凄惨的叫响了一路,凄惨的泪碎了一路;小牛犊痴痴的望着母亲远去的方向,不吃不喝,惨叫了两三天。
  
  有时候,长大意味着分离,牛就是这样,那人呢?

责任编辑男人树】

                         (散文编辑:可儿)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14)
93.3%
待提高
(1)
6.7%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绿水之波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9-08-09 11:08 最后登录:2011-11-16 21:11
优美散文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