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散文随笔 > 心情散文 > 望星空

望星空

时间:2010-01-26 09:22散文来源:本站原创 散文作者: 小蚕点击:
        

  【编者按】望星空,愁肠百转,思绪万千,泪眼蒙蒙,白雾弥漫。一声轻叹,叹不尽红尘漫漫羁旅孤苦,一腹幽怨,怨不尽岁月悠悠世事无奈。望星空,望不穿前尘往事沧海桑田,望星空,望不见明天的出路自己的未来
  本文语言优美,,对星空的描写犹如画中景,联想自然而有深度,面对星空,思考生命的问题。
 

    妹妹的惊呼,吸引了我的眼光,循声而去,原来她看到了满天的星斗。
  
  是啊,久居城市,莫说星星,就连弦月都成了一种奢求。真的久违了,这广袤的原野,静谧的乡村,还有清冷的夜风。看着妹妹抿着笑仰着面,一脸陶醉的样子,我也跟着抬起了头,然而因为刚刚面对耀眼的车灯,我的视线里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也顾不上寻觅哪颗星最亮,赶紧招呼妹妹把车上的东西,一起往家搬。由于母亲的骨折一直没有痊愈,这次回来的主要目的还是看望她。车厢里也不是啥好东西,就是一些鱼啊肉的,以及母亲离不开的蔬菜。
  
  走进母亲的房间,很温暖。她正半倚在床上看电视。听见门响,别过了头,发现是我们的时候,眼睛弯成了一轮月。只是当得知我们又买了菜,就开始嗔怪,说我们总花钱。母亲的床头有个小桌子,桌子上放着面包,饼干,牛奶,还有热水瓶,那是弟弟怕她行动不便,为她准备的。和往常一样,坐在母亲的对面和她唠叨。当说到一些事情,她突然挣扎着要起来,去拿远方的一个东西。一边让母亲休息,一边我就赶紧站了起来,却在那一刹那,看见母亲头顶雪花一样的白。那黑白分明的色彩啊,那如白菊花一样开在头顶的色彩啊,蓦然让我想起,原来母亲呈现给我们的年轻,一直都是染发剂制造的谎言。
  
  忙好所有的事情,时间已经不早,各个窗户的灯光,也陆续熄灭。等到母亲躺进温暖的被窝,我便推门,悄悄走进门前的小院里,因为心中一直惦记着,妹妹惊呼的满天星斗。
  
  夜风,裹着清寒扑面,四周静静的,只有桂树的叶子,偶尔翻动熟睡的身体。围墙很高,大约一层楼的样子,使得头顶的天空,沿小院的弧度,成一个规矩的正方形。站在院中,往天空仰望,果然看见一些亮点,只是模糊的很,忽隐忽现。等眼睛逐渐适应了夜色,那亮点也跟着清晰起来,光亮起来。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南方天空那三颗连在一起的星星了。三颗星成直线排列,在深蓝色的夜空,发出耀眼而又清冷的光。两侧不远的地方,还各有一颗闪烁的星,翘首顾盼的,貌似一对遥遥相望的情侣。不知道是窗户光照的原因,还是小院的原因,其实这星空并没有妹妹所说的那么热闹,倒是静穆得有点像位沉思的智者。只是够了,够了,即使这七八颗星,也足以让我的思绪,灿烂成一片浩瀚的海。
  
  眼角的余光,掠过二楼的阳台。其实老家看星星最好的地点,就是那里。说其阳台,倒不如说屋顶来得贴切,因为下面就是妹妹的房间。又因其一面依墙,三面临空,视野极其辽阔,遂成儿时夏日纳凉首选的地方。
  
  还记得母亲因身体不好外出休养,把家扔给我和妹妹们的那个暑假。整个夏季,只要不落雨,几乎每个夜晚都是在屋顶的星空下渡过。搬一张藤椅,架一张竹匾,或者在地上铺一张草席,临时的床就这样简单而又随意。躺在星空下,密密麻麻的星星,就像撒了满天的芝麻。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条明晃晃的银河,自西向东,白练一样的横卧。其他的星星当然也很美,都像大小不一的蓝宝石缀着。那个时候,因为知道了一些关于恒星,行星,星云,星座等简易的天文知识,对满天不可思议的深邃,探索求知的****已经超过儿时神话般的幻想。看到深处,引申的话题也不免多了起来。
  
  然而,我们的畅谈却时常被一个声音打断,那是同村一户和我家走得近的人家的姑娘,大我几岁,却长我几辈,通常称她小姑奶奶。小姑奶奶父母都是农民,她自己小学毕业参加工作,做得一手好皮鞋。某日,正当我兴起,小姑奶奶却白了我一眼,说,别做梦了,考大学那是你做的事情吗?那得学习成绩非常好的。你又是农村户口,以后像我一样做皮鞋就行了。对于小姑奶奶的打断,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没有反驳。我虽然来自田野,但是没有做过一件农活。我的学习成绩很好,一直生活在光环里。在当时来说,倘若要我像祖祖辈辈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我好像没想过。我的眼睛虽然看不到前方,但是我知道我绝对不会这样生活。默默的,一个人看着漫天的星斗,那种心绪,或许只有星星才知道。
  
  当然,到了后来,我的生活自然不是小姑奶奶所安排的那样。我如愿的跳出了农门,实现了当初星空下小小的梦想。只是生活就是一场黑,有的时候,不是拨开每一个“如果”,都能看见自己想要的“就”,不是种下每一个“因为”,就能收获自己想要的“所以”。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姑娘也已身为人母。又是一个暑假,又是一个宁静的夏夜,和儿子呆在老家。儿子酣甜入梦,唯有窗口的月光闹得欢腾。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于是轻轻推门,走向阳台。月当中庭,水一样的漫过远树近屋。偶尔几声蝉鸣,呓语梦中情结。月亮太圆太亮,抬眼看去,竟然有些刺眼,再看四周,星星稀稀疏疏。心中一片怅然,白天无暇顾及的思绪月光一样涌上心来。岁月给予生命洗礼,十几年后伫立于星空下的身影,早已没有当初的憧憬希翼和璀璨。望星空,愁肠百转,思绪万千,泪眼蒙蒙,白雾弥漫。一声轻叹,叹不尽红尘漫漫羁旅孤苦,一腹幽怨,怨不尽岁月悠悠世事无奈。望星空,望不穿前尘往事沧海桑田,望星空,望不见明天的出路自己的未来
  
  生命,如一叶小舟,随波逐流,何去何从,何去又何从!望星空,问星空,听到的只是心率在胸膛加速的回音。
  
  月光,把乡村静谧成一幅简单的素描。目光掠过前排的村舍,似曾相识的场景,渐渐平息奔涌的脉搏。十几年了,娶的娶,嫁的嫁,生的生,死的死,物是人非事事休。那些儿时的玩伴,如今都生活的如何?只是隐隐约约的知道,小姑奶奶嫁了东村的一个男人,生了个大胖小子,后来也不做皮鞋了,跟着丈夫走东闯西。前几年钱赚够了,在城里买了套房子安居下来了。那年春节回家遇到了她,看她满面春光的样子,就知道生活得一定很不错。
  
  偶尔,也会想,如果当初,我真的如小姑奶奶所说的那样,早早辍学,学个手艺,那现在的日子又怎样?自己笑笑,生活生活,有的时候就是一个只有谜面的迷,答案永远都在设想和猜测里。只是无论怎样的答案,有一点是肯定的,生活如穿衣,首先选择的是尺码大小,倘若尺寸不对,再美的衣服也只是一声叹息。
  
  有人说,经历就是一个人最大的财富,每一次迈步,都会让你向成熟靠近。也许,这句话说的很对。这几年的起起伏伏,患得患失,这几年看到的,听到的,走过的,不知不觉间就让我的性情发生了悄悄的改变。触动最大的就是小侄女抱着布娃娃的背影母亲躺在床上的身影还有父亲窗前昼夜不息的灯影。
  
  小侄女生活在一个破碎的家庭,缺少父爱,缺少母爱,还时常跟着奶奶担惊受怕。孩子抱着布娃娃的神情,没有同龄女孩那种天真烂漫。微微下拉的嘴角,显示内心无限的凝重。哄布娃娃睡觉时,每个极度细微轻柔的动作,更看得我心中满是酸涩;而母亲这次久久不愈的小骨折,某日清晨撞见父亲尚未刮去的白刷刷的胡茬,都深深的让我感觉到了父母的衰老,岁月的无情。这些触动心弦的场景,时常在我的眼前藤一样的交错纠缠。静下心来,想想自己这些年对父母的打搅,给父母增加的麻烦,心里充满无限的愧意。或许我明白了,我该明白了,我必须快速的成长起来,我必须努力的成长起来。我也必须知道,一个人活着,有的时候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一个人的背后,凝聚太多的目光一个人泪水,酸涩太多人的心,一个人的笑容,也会美丽太多人的脸庞。
  
  夜,起风,吹皱一潭心湖。  
  望星空,心绪如星星般繁茂。 
  回首,看看母亲的窗口,再向苍穹深处。繁星点点,若隐若现。 
  一泓微笑轻挽,唯愿,这满天繁星,知晓我心无限……

责任编辑蝶恋花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6)
60%
待提高
(4)
4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小蚕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2009-09-14 08:09 最后登录:2012-06-01 16:06
优美散文
  • 世界

    漫不经心地说, 一语带过, 晚听枫叶掉落, 水天一色。 再来, 堕入层层的黑夜, 彷徨...

  • 我家的老房子

    沂蒙去我的家乡,坐落于汶河旁边的小村庄里有我的老家,哪里的老房子有我的思念......

  • 地层之光

    走在乌黑发亮的煤层中间,那盏本来微弱的矿灯此刻却大放光芒,照亮了前方,让这束光芒...

  • 阿民的一些琐事2

    阿民的一些琐事 2 刘晓民 四 虽然不如意的事情多,但因阿民一直是宏观,也就觉着“当...

  • 初夏呓语

    一 新雨初霁,山野似又换了容妆,葱翠茏郁起来,行岸一隅,细叶尖上还残挂着,昨夜相...

  • 六月烟雨,又朦胧

    六月烟雨,又朦胧 那些装载过所有情节的季节,只有自己才可以去泅渡,并且,不被允许...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