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克莱因少年

克莱因少年

时间:2021-12-26 11:33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Obliviate.点击:
        

克莱因少年

“等桃子腐烂,等天空变成克莱因蓝,等我变成21克。”

这是我在网络上学的一句情话,是我明目张胆对他说出的唯一一句情话,也是最后一句情话。这段感情像猝然中断的诗篇,充满了遗憾

 

我们是在网络上认识的,隔着屏幕,靠着虚拟的游戏建模,触碰到了彼此。

我接触这个游戏不久,下载了国际服,偶然想起来就上线看看,那次刚好遇见了他。他当时正好呆呆地站在我面前,黑头黑脑的,我觉着很有意思,下意识地点亮了他头上的火花。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能够遇见彼此,就仿佛是冥冥中的缘分。不然以他当初那种闷冷的性子,我断不可能搭理他,哼。

我们就这样点了火。因着他一身装备价格不菲,我起了抱大腿蹭图的心思。我朝他深深鞠了一躬,果断掏出蜡烛要加他好友。但是,很尴尬的,他没接。或者说,他动都没动一下。他的建模低头看着举着蜡烛跪在地上的我,无动于衷。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的尴尬,尴尬得我头皮发麻。

我只好收了蜡烛,与他面面相觑。我很想离开,但是游戏奴的本质让我很想结识这位满身装备的大佬。权衡之下,我硬着头皮放了一张桌子,并示意他坐上去。他很听话地坐了上去。

这次怎么不装作看不见我了?我愤愤地想。

国际服的国际友人很多,所以为了避免再次尴尬,我决定用世界通用语言与他交流。于是我礼貌打了个招呼:Good afternoon.

他貌似是打算回我的,但是他的话语停留在了输入框,迟迟发不出来。

我等了十分钟,他还是一个字没打出来,于是我发了一个问号“?”。难道这位国际友人看不懂英语?但是这只是一句晚上好啊??我心下诧异,硬着头皮打开了翻译器,给他发了十几种语言、十多条晚上好,无一例外,他一句没回,他一句话仍然卡在输入框里。

我看着他的输入状态,又气又沮丧。这个人不会在耍我吧?

然后他说出了第一个字:“早。”

“?中国人?”

“嗯。”

我盯着屏幕,突然对这位中国同胞感觉到深深地无语。

“你刚刚怎么不说话啊?

.......

又是输入状态,我叹了口气,直奔主题:“我刚玩这个游戏不久,还不太了解这个游戏,大佬能不能带我一起玩啊?”

他还是输入状态,仿佛陷入了沉思。........

仿佛做了很久的思想搏斗,他最后说:“好。”

我松了一口气。

顺利加上好友之后,给他备注蓝,我告诉他我叫白,然后我打字问他:“为什么你打招呼说的早?你在国外么?在哪里呀?你是做什么的?

他这次倒没有拖沓:“嗯,在美国念书。”

“哦~大学么?”

“高中。”

“?还没成年?”

“嗯。”

“哈哈,我比你大了一点点,我18。”我厚着脸皮说着我自己都不信的话,我21了,就算他明天成年我也是大他三岁。但是没关系,就仗着隔着屏幕,我肆无忌惮地装嫩。

我跟他攀谈了起来,一直都是我多说他少说,他始终保持着一种冷淡疏离的态度,我也不好再过分探究,但隐约感觉到他又些许局促。可能是小孩子害羞吧?我没再多想。

他一路沉默着带我跑了几个图,最后实在是因为手机没电了,我只能跟他说了再见

“嗯,明天还玩么?”温柔的霞光洒在他的游戏角色的身上,不远处有几只飞鸟掠过,蓬松绵软的云在远处翻滚。这个游戏的场景确实做得不错,很唯美,以至于我看到那句小心翼翼的询问,不由得愣了一愣。

或许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孤独

莫名其妙的猜想把我吓了一跳,心里有点涩涩的,我不问原由,开始有点同情这个在太平洋彼岸的少年

“会吧,毕竟我明天没什么事。你有微信么?以后你上线就叫我。”

不等他拒绝,我就把微信号给了他。

看着发红的电量条,我迅速打字:“记得找我哦,下了,拜,明天见。”

过了不久,就有好友验证消息发过来,是一个纯蓝色的头像,蓝得像深海。我知道那是他,便通过了。他朋友圈空无一物,连背景都是白的,像他的人一样,散发着一种冷淡又忧郁的气息,我管这叫小孩装逼。

随便唠了几句,他似乎没有初见时的局促不安了,话虽然不多,但是至少有问必答。我也因此有幸得知他家里是做生意的,准确来说,他是个富二代。

“哇......我好酸.......那你爸妈现在是在美国经营么?外国的高中怎么样?”

他停顿了许久,久到我马上要睡着了,他才回话:“他们在国内。这里跟国内一样。”

我迷迷糊糊问他:一个人?你父母不担心么?”

“嗯,我做错了事,所以他们不要我了。”

“?”我瞌睡一下子就醒了,“为什么呀?”

屏幕那端没了消息。我感觉我像是站在一座岛上,陆地将我与海水隔开了。最后他说:“没什么,身体不好,他们又生了一个正常的。”

我心里那种涩涩的感觉又回来了,胸口堵堵的。“那你一定要好起来呀。”

“嗯。”

本来不怎么在乎的游戏,渐渐成为了我的新宠,我的开黑队友抱怨我不上线也不找他们玩,我打着哈哈敷衍他们,转头又上线找蓝去了。

他似乎真的很孤独,好友寥寥无几,能进到同一个房间都算是缘分,也从不加好友,不点火,不和别人说话。我每次找到他,他都是窝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静静地听雨发呆,看到我来了就动一下,似乎我不来,他就会在这场永远不会停止的雨里安安静静地死去。我站在他的身边,给他撑伞,陪他听雨。关系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拉近了。

他真的好温柔啊。迁就着我照顾着我,带我去各种景点打卡。他不爱说话,也不太会说话,但我能感觉到他每句话里的真诚,搞得我最后都不好意思骗他我18。他或许是揣着一颗真心与我做朋友的,但我却脏了这份真心,我甚至会因为游戏角色贴得太近,看起来像是在亲吻而心跳加速,我以我21年的贞操发誓,绝对不是因为我思想保守,但也可能有别的因素在里面,比如老牛吃嫩草的羞郝。

我们彼此心照不宣地度过了三个月,最后在我生命里一个阳光普照的下午,在他生命里的一个静谧的深夜,在初遇的霞光中,我们静坐在夕晖中,我打破了这份宁静

“等桃子腐烂,等天空变成克莱因蓝,等我变成21克。”

“?什么意思?”

“是我爱你至死不渝的意思。”

我两的角色很配合的对视,我听到自己心跳如雷,有点嘈杂。那,他呢?

他的对话框亮起来,又消沉了下去。最后他打字说:“白,下个礼拜我生日。”

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我听到我的心跳声渐渐平静下来。“啊......生日快乐呀。”好尴尬。眼睛里糊湿了一片。

“谢谢。”

然后又是冗长的沉默

“我已经考完了。”

“嗯......”我兴致缺缺。

“白。”

“嗯?”

“我想见你。”

心脏骤停,然后又疯狂地跳动起来。

“你要回国吗?”

“嗯,我去Z市找你,下星期。”

我的角色紧紧挨着他,他操纵着角色,牵上了我的手。明明是建模,却觉得紧紧依偎着彼此。

为了方便接机,我们交换了照片。

他长得也很帅气,跟他的游戏人物建模一样,是一个很纯洁的男孩子,通体雪白给他的漂亮增加了几分脆弱感,让人忍不住想呵护。

是白血病?可是蓝并不丑啊,为什么要自卑呢?

“呜呜呜蓝你好漂亮.......

“?真的?”

“嗯嗯,你好像天使,对比之下我好丑.......

“没有的事,你很可爱,眼睛很大,我很喜欢。”里面像是有星辰。这是他写在日记里的话。

我们约定了时间,那天我也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在机场等着,连生日礼物都准备好了,是自己手工扎的羊毛毡,照着蓝的模样扎出来的,只是眼睛有点小、鼻子有点歪、肤色有点黑、脸有点肥......总的来说,一点都不像,但蓝肯定知道这是他!我打起十二分精神等他下飞机。

但是蓝迟到了。

一个小时。应该是飞机晚点了,再等等吧。

两个小时。蓝是不是路上出问题了?怎么电话不接消息也不回啊?

三个小时。我的手脚冰冷,连带着心也冷了下来,全身血液仿佛冻结了一般。再等等吧,说不定只是改了机票忘记跟我说了呢......蓝不会骗我的。

直到最后一班机到岸,我心里那点火苗才算完全熄灭。我忘了自己那天怎么回的家,只记得那天晚上风很大,吹得我的头嗡嗡作响,我像个小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又哭又笑,后来发了一场高烧。

我很想质问蓝,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不遵守约定?

但是他的微信对话框再也没有输入状态,游戏里,那颗代表他的星星也再也没有亮起。

我们的相遇就像是一场梦,他就像天上的一缕云,风一吹就消失了。

我颓废了一段时间,当我准备振作起来的时候,大洋彼岸寄来的快递让我泣不成声。

是蓝的家人寄过来的,是一本日记,很厚,但每篇都很短,是蓝写的,里面记录的是八岁到十八岁前夕的蓝,字迹从稚嫩到隽秀,从孩童到少年,完整的蓝就这么赤裸裸地展现在我眼前。

学校的小朋友不愿意跟我玩,他们说我是白毛骆驼,他们抓我头发,摸我脸,chuo我的背,我不喜欢这样.......他们骂我,被妈妈听到了,妈妈眼睛红红的.......我看到妈妈ca眼泪了。都怪我,要是我不生病就好了.......

爸爸妈妈又吵架了,爸爸说给给我治病的钱太多了,妈妈哭着骂他,可是爸爸也很累呀,爸爸经常喝的醉醺醺的,红着眼睛摸我的头......要是爸爸妈妈没生下我就好了......

爸爸妈妈生了个弟弟,太好了,医生叔叔说侧弯的脊柱压迫到了心脏,再不接受治疗很可能活不过20岁。但是没有关系,现在有弟弟了,弟弟是正常的发色和肤色,脊柱也是直直的,长大后肯定是个高大的男子汉,以后就算我不在爸爸妈妈也不会孤单......

爸爸的生意有了起色,他们给我请了家教,我再也不用去学校了。但是弟弟很调皮,他带着爸爸的生意伙伴的孩子闯进了房间,他们戳我脊梁骨。我哭了起来。把几个弟弟妹妹也吓到了,一群孩子哭喊的声音招来了楼下的大人......他们看着我,眼里有同情,有惊诧,还有嘲弄。爸爸脸一下红一下白,笑脸赔不是,说是我不懂事跑出来吓到了小朋友,可是,我也是小朋友.......

........

“爸赚大钱了,他发迹了,他们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我送到国外去治疗,说那里有更好的医生和设备。我就那么丢脸么?我求他们不要赶我走,我会把自己好好藏起来,可是他们没有留下我。爸妈工作,弟弟上学,最后送我的只有陪了我六年的家教老师.......

“他们什么都安排好了,保姆、护工、学校、医院,但我的状态越来越差,矫正手术、仪器和药物让我痛不欲生.......保姆粗心,把水果刀放在我的床头柜上忘了收,我偷偷藏了起来。刀不是很利,破开皮肉有点难,我划了好几道才出了血。割腕很痛,但是我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朦朦胧胧中看到一群人像洪水一样涌向我,再次醒来就是在重症监护室了。爸妈给我打电话了,仅仅半年而已,他们像老了十岁,我看着他们泣不成声,那种罪恶感又生出来了。要么死得干净利落,要么就活下去给他们留点念想吧。”

“听弟弟说出了新的游戏,不太需要操作,特别适合我这种养老玩家。噗,这小子真是.......今天遇见一个憨憨的女生,她说她叫白,因为姓白,那我就叫蓝吧,因为我姓蓝。这是我人生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她问的问题让我不太舒服,但是心理医生建议我多和陌生人聊天,算了,反正隔那么远,我还能去见她么?别吓到人家.......

“白真的很有意思,她老是能提出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其他人也跟她一样有趣么?我点燃了一个小黑,我可能语文没学得太好,我说我生病了,她只笑我装抑郁,还说我就是为了博取她的同情。我没跟她争论,因为我觉得她比我病得更重。我去了雨林,听白说,雨林的鲲就是温柔的代名词,在人淋雨的时候会主动给人充能,‘雨林的鲲永远不会让你陨落。’她这么说的。我还没等到鲲,却先等来了她。她牵着我的手,给我补充能量。我的眼泪就这么毫无征兆地流了下来。白是比温柔本身更温柔的存在,我喜欢她,就算她比我大四岁,就算我跟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为她学会了游戏里的弹琴奏曲,带她看遍了游戏世界里最美的景色。我最喜欢克莱因海和霞光城。克莱因海的颜色会随进入的时间变长而变深,直至完全变成黑色。克莱因色是死人的颜色,克莱因海颜色的变化像是人的死亡过程,忧郁又神秘。人死之后会不会也会掉进黑洞里?霞光城是我很白初遇的地方,她的意义本身就非同一般,连带着虚拟的云、虚拟的风、虚拟的世界都不寻常。”

“她跟我表白了!她说至死不渝!我对白的爱也至死不渝,等到我的躯体腐烂、等到我眼里的世界变成了死亡的色彩,等我的灵魂从躯体中剥离,变成回忆守护在她身边,我依然爱她。但我不想变成灵魂了,我想见她。我的手术成功了,我修养了一个月了,还差几天就能出院了,刚好生日也快到了,我去找她吧。.......她夸我好看,但是她好像有点自卑,这有一点像是年幼的我。其实也不丑啊,眼睛大大的仿佛装满星辰,脸小小的,皮肤很白嫩,豁口的门牙虽然不是特别好看,但是很可爱。噗,如果我当时也能这么安慰自己就好了。好想见她,好期待。”

他到了机场门口,下车准备进去,突然一辆失控的汽车横冲直撞的朝他驶去,轧过他的身体。我的少年就这样死在了他的十八岁前夕,死在了他最满怀希望的时候。

哭到最后,我都流不出眼泪了。我选择了出国留学,去了他曾在的城市。他的墓地朝着大海,他以前就跟我说过,假如有一天他死了,他一定要埋在海边的墓地,这样他就能看到蓝色的海和白色的浪互相依偎,就像他们永远不会分开。

我靠着他的碑,眺望克莱因色的海,感受到21克的风轻轻掠过我的身侧,呼呼的风包裹着我,在我耳边呢喃:“我爱你,至死不渝。”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共白头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Obliviate.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1-12-22 14:12 最后登录:2021-12-22 14:12
优美散文
  • 钱伟的工作

    阿伟的工作 六月底,隔壁房间搬来了一个新住户叫钱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小伙子高大...

  • 癫子

    癫子叫王小跳,以前他不癫,只是有点木,看起来不聪明,这两年随着年龄增大,脑子越发...

  • 琵琶行

    重新演绎...

  • 明月惊人梦

    明 月 惊 人 梦 他走进有缘酒吧,来到临江的座位坐下。这个酒吧是他老同学开的,老同...

  • 晴雯新传

    重新演绎...

  • 广场

    相遇的对话...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