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出逃

出逃

时间:2021-12-26 11:48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Obliviate.点击:
        

出逃

他是真的,有时候很想逃跑,把那些尖锐的、冷凉的东西远远甩在身后。

从幼儿时期起,他便被幼儿园的老师教导:“要乖乖听老师话,听话的才是好孩子,知道吗?”

其他小朋友脆生生地回答:“知——道——”

只有他一言不发。昨天他不好好吃饭,被一个女老师掌掴的那半边脸还在隐隐作痛。

他谁也没告诉,连父母也是。他们在外地打工,大概永远都不可能知道这一巴掌了。

他只能向奶奶哭诉,说自己在路上摔了一跤。然后看着奶奶跺着地,气愤地骂道:“破地板!坏地板!”然后转头将孙子搂入怀里,柔声安慰。

他哭晕了头,几欲说出真相,但女老师那张狰狞的、恶鬼般的脸浮现眼前,他就脸色煞白,只能在奶奶的怀抱里放声痛哭,一句话都说不清了。

恶鬼如影随行,在食堂,在午休室,在课堂,在走廊,甚至在每个做噩梦的夜晚。眼睛掀不起一点波澜,如一潭死水,直勾勾地跟着他,直到有别的家长举报这双眼睛的主人,女老师被调走,这种恐惧才得以平息。

突然有一天,他的父母从某个角落出现,带走了他。

他跟他们走了,因为奶奶同意了。他坐上长途汽车,隔着车窗望向奶奶苍老的眼睛奶奶眼里有浑浊的泪,他从未见到过。

彼时他还不知道什么是别离。后来他就慢慢知道了。

他跟他的父母到了出租屋,没有光亮,灰蒙蒙的,透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在他上学之前,他就一个人呆在阴暗处,陪着老旧的二手电视。他时常感觉自己是只老鼠。

终于,初秋了,他办好了入学手续。然而,在他坐下的一瞬间,同学们开始打量起他来。目光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好奇的、友善的,还有一些不那么友善的,失望的、鄙夷的、嘲讽的。眼神和话语像洪水一样涌过来,他几欲淹死。

他低下头,攥着洗掉了色的米奇卫衣,一言不发,脸却涨得通红。

“新来的,你好土呀!”这是班上那群最调皮的男孩子对他的评价。

“你之前去过哪里?你是北京的还是上海的呀?”女孩子们这样问。

他怯生生地回答:“我家……在一个小村子里……”

女孩子们便失望地摇摇头。之后和她们一起玩过家家,他从来只是仆人,王子换了一个又一个,只有他从没当过王子。之后别人问他是哪里的,他只说他住在城里。

再后来他父母出了头,他便以城里人自居了,回乡下的日子越来越少。他永远都不知道奶奶站在村口等他们回来的落魄样子,还有奶奶等他们打电话时的焦灼。

老人死于急性脑血栓。他们回去的时候尸体发了臭。父母挤了几点眼泪,他只是呆站着,也不哭也不笑,像一段枯死的木头,像一潭死水,曾经照亮过他的太阳终于沉下去了,再也升不起来。

一直到走的那天,他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村里人对他指指点点。

有一天晚上,他在奶奶怀里哭到睡着。突然有几双手抓着他狠狠地晃,他恍然惊醒!一睁眼就是父母着急的模样,枕头湿透了,自己也浑身是汗。

安抚了父母,他一个人偷偷上了顶楼。

城市的深夜仍旧很明亮,灯如白昼,有一阵风抚过他渗汗的肌肤。这几年他长了不少,在奶奶眼里,他就像一根笋,拔节生长,明明大家都知道,怎么可能一夜就长高那么多呢?不过是两个人相见的时间间隔长罢了。

他被凉得一激灵,然后在风里,像一片将落的树叶,止不住地发抖,精壮的小伙子的肩背瑟缩,竟像一个老头。

楼下是灯红酒绿,有汽车从路上呼啸而过。楼上他又回到了幼年期,失声痛哭,但这次只有冷风抱他了。

后来有不熟的人问他是哪里人,他总是说出那个小村子的名字,或闲聊几句,就此无了下文。但是他们看不到,他眼里盛满了光。一种灰色的光,飞也似的从眼底窜过了。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Obliviate.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1-12-22 14:12 最后登录:2021-12-22 14:12
优美散文
  • 钱伟的工作

    阿伟的工作 六月底,隔壁房间搬来了一个新住户叫钱伟,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小伙子高大...

  • 癫子

    癫子叫王小跳,以前他不癫,只是有点木,看起来不聪明,这两年随着年龄增大,脑子越发...

  • 琵琶行

    重新演绎...

  • 明月惊人梦

    明 月 惊 人 梦 他走进有缘酒吧,来到临江的座位坐下。这个酒吧是他老同学开的,老同...

  • 晴雯新传

    重新演绎...

  • 广场

    相遇的对话...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