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风雨潇潇,她抡起了屠刀——

风雨潇潇,她抡起了屠刀——

时间:2021-12-28 20:06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锲而不舍点击:
        

风雨潇潇,她抡起了屠刀——


素红没有想到杀人如此容易。

平时,她见到血就有些恐怖。在市场上,买新鲜的活鱼、活鸡等,都要摊主杀好,剥落干净。看着摊主干净利落的手法,素红有时还故意扭头不看,要不,骨子里免不了有些紧张。

夜里,摸着被煽疼的脸颊,眼看还要挨脚踹,她无意识中摸到案板上的剔肉尖刀,朝丈夫胸前猛地刺去,也没感觉用太大的力气,尖刀就扎进了胸膛,一股鲜血瞬间喷了出来,丈夫“啊”的一声倒在地上,痛苦的抽搐几下,便悄无声息了。

素红不担心丈夫的惨叫会惊动邻居,外面风声鹤唳,大雨如注,电闪雷鸣。看着倒地的丈夫,她脑子一片麻木。一道闪电袭来,她一个惊吓,猛然意识到:尸体不能留在家里!她努力的拉拉,太沉了。她不知哪来的勇气,拿过案板的菜刀,朝尸体砍了下去——地上、身上、立柜上,甚至墙壁上都溅上了血迹。她似乎忘记了害怕,把七零八落的尸块胡乱塞进两个布袋,冒雨骑车出门,一个口袋扔进了市内的一个湖里,一个口袋扔进南郊的一个水塘里,相隔10多里远。像个无意识的鬼魂,素红回到家里,机械地换掉沾血的衣服,拖掉地上的血迹,但立柜和墙上,擦了几次也没完全擦掉。素红突然感到筋疲力尽,软软的坐在地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像做了一个可怕的噩梦。

外面,风像持续的哨音,大雨的“哗哗”声响成一片,“隆隆”的雷声此起彼伏,闪电一次次照着她苍白的面容——

令素红没有想到的是,此案很快就侦破了。

第三天,雨后的湖面需要清理,清理工人捞出了头一个口袋。“惊天的碎尸杀人案!”一个重大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大街小巷。厅长亲自过问,市局在电视、电台、报纸迅速发布案情通报,要求群众积极提供线索,全市的办案人员都投入到案件中。不久,就有人在南郊水塘扑鱼时发现了另一个尸袋。拼凑的尸体很快被片警认出。当天下午,办案人员就赶到素红家中,提取了血迹,经过快速比对,和尸体的血高度类似,确定为杀人现场。素红就被带到了市局的预审科。

   素红疯了。几天来高度紧张,没睡过囫囵觉,还多次被噩梦吓醒。当办案人员赶到,她回答问话时浑身哆嗦,语无伦次。当带她走时,她歇斯底里,大嚷大叫,还一口咬伤一位年轻的办案人员胳膊。翌日在预审室,她仍然一口否认,中间口吐白沫,一度昏厥。只好停止预审,医生还为她打了镇静剂。下午,素红冷静了许多,预审人员也换了一个老头,一个年轻的女警担任笔录。老头显然有备而来,和颜悦色,先从了解到的她的家庭、婚姻情况谈起,循循善诱。素红哭了,嚎啕大哭,像要把天大的委屈倾诉,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一五一十的交代了犯罪经过。抹一把眼泪,在女警递过的笔录上签字、画押,随后,冰凉的脚镣等刑具就带上了。素红晓得,玩了,彻底玩了,还不到40岁就玩了。

入夜,素红发涩的眼睛无论如何合不上,痴痴望着监房的小窗透过的月光。她已经记不清了,当天正好是农历的六月十五。皎洁的月光只有一小块射进来,月光中,慈祥的父母来看她了——

素红上世纪60年代中期出生、成长在郊区的农村,从小聪明伶俐,逗人喜欢。特别是“族长”(就是同族爱管事的老人)大麦爷爷经常夸她:这闺女,喜庆,以后能演电影。她还有个大她三岁的姐姐,父亲进城在造纸厂当工人,妈妈在家务农。父亲每次回来,都给素红姐妹带来糖果、糕点等,还每次都让送给大麦爷爷一些,素红总是抢者送。小学五年级,素红就跟母亲来到市里跟父亲一起生活。因为妈妈没工作,父亲工资低,姐姐只好留在农村,和姥姥一起生活。看着素红进了城,小伙伴们都露出羡慕的表情。大麦爷爷亲自赶着马车,把她们母女送进了城。

一晃几年过去了,看到父亲所在的造纸厂每况愈下,家里日益困难,正读高中的素红辍了学,进纱厂当了纺织女工。两年后,灾祸接踵而至,父亲车祸丧生,母亲病的奄奄一息。这期间,和素红一个纱厂的赵林出现了,精心的伺候母亲。素红知道,承包了纱厂澡堂的赵林一直追求自己。但他品行不好,车间都不愿要他才承包的澡堂。母亲临终前,怜惜的拉着素红的手,似有万语千言,一再说:“好好的,好好的。”素红姐妹把父母都拉回老家,葬在一起。大麦爷爷拉着素红:“闺女,有啥难事,回家来。”

年底,刚刚20出头的素红和赵林走进了婚姻的礼堂。渴望慰藉的素红做梦也没有想到,更大的不幸来了!

新婚之夜,赵林像头野兽,肆意的作践着素红。一次完事,素红忍痛起身收拾遗留的赃物,赵林却不由分说地推倒她——一直到天亮,素红已经记不清多少次了。从这天开始,噩梦才开了头。纱厂的效益逐渐不好,赵林承包的澡堂也日渐冷落,他迷上了喝酒,几乎每天醉醺醺。喝醉了就要素红来,特别是经期也不放过。一次素红完事要冲洗一下,赵林突然跑到卫生间,把素红摁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来。纺织女工们爱拿夫妻之事开玩笑,嬉笑中有幸福之感,可素红丝毫没有,相反,一想到就恐惧。

过了几年,素红一直没有怀孕,经过检查,是素红的问题,从此,她地位更低了。赵林一不如意就骂她“骡子”,动不动就拳打脚踢,素红忍气吞声。过了两年,纺织行业普遍不景气,素红下了岗,更成了受气包。赵林更不像话了,在外面找“小姐”还向素红“炫耀”一番,还非要素红学点“新招”。一次,非要素红在上面,他死劲揉搓素红,直到素红惨叫为止。赵林还染上了病,也传给了素红。素红趁治病回老家和姐姐住了一段时间,洗澡时,姐姐看着她的满身伤痕,留下了心疼的泪水:“妹妹,离了吧,离开那个王八蛋。回来和姐姐一起过。”

离异,素红不止一次的想过,可自己不能生育,又没了工作,一个人的日子怎么过?总不能在姐姐家过一辈子吧。有次实在受不了,素红大胆的提出了离了吧,赵林一挥拳头:“想都别想。”素红为了脸面,一直默默忍受着。这天下雨,赵林在外边和几个朋友喝酒,素红想肯定不回来吃饭了,身体不舒服就没有做饭,赵林晚上回来就嚷“饿”,原来光顾喝酒没吃饭。一看素红没做,“啪”就是一巴掌,“骡子,不挣钱,连饭也不做了。”赵林骂声连连,满身的酒气弥漫了一屋,素红脑子一热,顺手抓起了案板上的剔肉刀——

案件骇人听闻,但简单明了,司法程序进展很快。寒冬的时候,对素红的极刑复核已下。执行的前天,姐姐和大麦爷爷来看她。“妹”,姐姐抱着素红失声痛哭。素红跪在大麦爷爷前:“爷爷,把我带回去,和爹、娘葬在一起吧。我知道不合我们老家的规矩,但我特别想爹娘,想老家。”大麦爷爷抹着浑浊的老泪点了点头。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锲而不舍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1-10-29 17:10 最后登录:2021-12-28 20:12
优美散文
  • 风雨潇潇,她抡起了屠刀——

    短篇小说...

  • 故乡的那颗柳树

    短篇小说...

  • 春桃谢

    春桃腿脚愈发不便了,但她还是一个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了院子里,安静地陪着仅...

  • 出逃

    后来有不熟的人问他是哪里人,他总是说出那个小村子的名字,或闲聊几句,就此无了下文...

  • 星辰之外

    “星元3016年12月24日,返乡计划第一分队,目标地点:地球,太阳号已安全抵达。蓝星...

  • 克莱因少年

    “等桃子腐烂,等天空变成克莱因蓝,等我变成21克。”...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