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钗头凤

钗头凤

时间:2022-01-09 20:03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锲而不舍点击:
        

钗头凤


人物


陆  游       字务观,号放翁,诗词文学家、史学家,人称“诗史”,南宋有名的主战派


唐  婉        陆游母舅唐闳的女儿、前妻


唐夫人        陆游母亲、唐婉姑姑


赵士程        宋室宗亲,陆游、唐婉好友,唐婉再醮丈夫


陆  宰        陆游父亲


辛弃疾       字幼安,号稼轩,浙东安抚使兼绍兴知府,豪放派词人,人称“词中之龙”。南宋爱国词人和爱国英雄,有名的主战派   


陆子虞       陆游大儿子


小  红       唐婉赵府丫环


老  耿       陆府男仆人


小  娟       陆府丫环


书  童  (甲)赵士程的书童


书  童  (乙)辛弃疾的书童 



序幕


1125年(宋宣和七年),淮河舟中


di一幕


1144年(宋绍兴十三年),浙江山音会稽山角             凉亭


di二幕


1146年(宋绍兴十六年),浙江山音(今绍兴)红楼中


第三幕


1151年(宋绍兴二十一年),浙江山音沈园


尾声


1203年(宋嘉泰三年),浙江山音沈园


序幕


(幕启。1125年,宋宣和七年十月,淮河水流悠悠,凉风习习。一条乌篷船自东向西滑行,两个船夫一左一右卖力地摇动船桨。时近中午,一声婴儿的啼哭声传来,在空阔的淮河两岸传得很远。陆宰和仆人老耿上场,站在船头焦急地踱步)


小娟  (急步从船舱跑出,兴奋地连连挥手)老爷,生了,夫人生了,男娃。


陆宰  (和老耿都急步上前)夫人和孩子平安否?


小娟   平安,平安。夫人和孩子都好。老爷,快给孩子取个名字吧。夫人也让我问老爷的主意。


陆宰  (看着流动的河水,捻须思考了几分钟)在河上滑动的船上生的,取个“游”字吧,就叫陆游吧。


老耿   老爷,喜得贵子,这次又去汴京城为官,一定双喜临门。


陆宰  (叹了一声)不好说,近年来,大辽国日益跋扈,一直南侵,我大宋却厚文轻武,不是好兆头啊。


老耿   老爷,陆家是江南的大族望族,书香门第,一旦事有不济,我们回去即可。


陆宰   事有不济时再说吧。(更长的一阵婴儿哭声传来),我们去看夫人和孩子吧。


(三人同下。幕闭)


di一幕


(幕启。十九年后的一个夏天,风雷阵阵,细雨霏霏。会稽山角凉亭。赵士程和书童上)


书童(甲)  (略带焦急) 公子,雨越下越大,陆、唐两位公子怎的还没下来。


赵士程  别再叫唐公子了,叫唐小姐吧,她是女公子,装扮来私塾读书的。


书童(甲)   平时怎的看不出来。


赵士程  那是你们没太注意。三年前,陆公子带她一来私塾我就知道了。还是陆公子的姑表妹呢。


书童(甲)  怪不得公子对她和别人不一样呢,您挺关心她呢。您一定喜欢她吧,唐公子,不,唐小姐那么才貌双全。


赵士程  别多想了,没看她对陆公子特别好嘛。


(陆游、唐婉上。浑身湿漉漉、脏兮兮的)


陆游  我们在山洞避了一会儿雨。你们早下来吧?


赵士程  有一会儿了。你们怎么脏了,摔倒了。


(陆游讷讷欲言又止,唐婉低头红了脸)


赵士程  哈哈,我明白了。估计两位已有夫妻之实了吧。(手指向傍边的小庙)快到那个小庙里换衣服吧,老师和同门师兄弟还等我们去山音赴宴呢。三年同窗,一朝别离,要好好聚聚。


陆游  (拿出一个凤钗,递给唐婉)婉妹,这是我家的时代相传之物,送给你,就是我们的定情信物。我回去禀明父母,今年一定娶你过门。


唐婉   (接过凤钗,一边插在头上一边问) 游哥,姑姑会同意吗?


陆游  亲上加亲,母亲不会不同意的,放心。赵兄,你可以对师兄弟说了,一定请他们喝杯喜酒。


赵士程  我一定传告。陆兄,你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师兄弟都甘拜下风,将来必能金榜题名,再有洞房花烛,可谓双喜临门呐。


唐婉  赵公子,三年来,多称关照,谢过了。(说着,便要躬身下摆)


赵士程 (急忙走向唐婉一步)那里,小姐千万不可多礼,效祝英台之举,师兄弟们一定大吃一惊,并会传为美谈。你们换衣服去吧,到山音还有一段路呢。


陆游  我们三人三年同窗,情同手足,日后必是一番佳话。我们去吧。


(四人同下。幕闭)


di二幕


(幕启。山音红楼静悄悄的,唐婉正在刺绣,一脸愁眉不展。陆游上,还回头看了一眼,唯恐有人跟来。)


陆游   婉妹,这几日可好。


唐婉   游哥,倒也安静无事,可这样躲躲藏藏的日子何日到头?姑姑找来怎好?住在这里,免不了事事麻烦赵士程大人。他为我们找房子已是不易。


陆游   我正游说父母。父亲欣然应诺,可家事母亲做主,说服母亲还需时日,婉妹无虑,安心住下。赵兄乃皇上的宗亲,慷慨帮忙,不必担心。我会再找机会劝解母亲。


(唐夫人带老耿突然出现,陆游、唐婉几乎同时“啊”了一声,脸上现出疑惑的表情)


唐夫人   (一脸怒气)你们两个做的好事!不是几次派人查访,还找不到这里。务观,你已答应休妻,为何别处安置,欺哄为娘。唐婉,为何不返回福建娘家。


陆游   (双膝跪在母亲面前)母亲大人,婉妹在我家居住多年,我们两小无猜,情投意合。婉妹知书达理,孝敬公婆,您还是留下她吧。去年临安科考,是那秦桧使诈,儿子才名落孙山。儿子更要发奋攻读,一定不让母亲大人失望。


唐婉  (也跪下,双目含泪)婆婆。


唐夫人  不要再叫婆婆,我说过的话不再重复。你耽误务观科考不说,就说不能生养子嗣,已属被休“七出”之首。断我陆家香火,既是姑侄关系,我也不能容忍。(面向陆游,斩钉截铁)务观,休再多言,你若还认我这个母亲,明日既送她回娘家,我已周知娘家人。我先回了。(带老耿同下。陆游唐婉相拥而泣。幕闭)


第三幕


(幕启。五年后的一个春末,山音沈园,满园碧绿,小溪潺潺,暖风抚面。陆游带老耿在沈园游玩,老耿还抱这陆游的儿子陆子虞。赵士程、唐婉和小红上)


赵士程   (拱手)陆兄,这么巧,不想在这里遇见你。(唐婉和小红也见礼)


陆游    (鞠躬拱手还礼)赵兄,一向可好。(招呼老耿放下儿子)来,给叔父、叔母行礼。(陆子虞赶忙跪下,赵士程急忙扶起)


赵士程  小孩子不必多礼。(转身吩咐下人)快去摆酒备宴,天气晴好,我和陆兄几年不见,要一边赏景,一边饮酒。夫人,你也坐下吧。(唐婉不再推辞,款款落座)


陆游   多谢赵兄了。(二人推杯换盏)


赵士程  夫人,你陪陆兄饮几杯,不是夫妻了,还是表兄妹嘛。我有点事先告辞了。(赵士程借故离去,陆游起身恭送)


陆游  表妹,这些年过得可好?


唐婉  表兄,家父许婚赵兄,他人很好,还可以。你呢?听说一直没有中第。


陆游  (似有无限感慨)是啊。屡次上书抗金也不被采纳。


唐婉   表兄不必过于忧虑,凭你的才学和门第,一定会被重用的。(小红端了一壶酒走向前来,唐婉倒了一杯,双手递于陆游)表兄,请干了此杯。


陆游  (往日情景陡然涌上心头,痴痴地看了唐婉片刻,双目含泪,木然地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多谢了。


唐婉   我要回去找夫君去了,再会吧。(唐婉再施一礼,和小红同下。陆游呆呆地望着唐婉的背影,过去恩爱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一直坐着,若有所思)


陆子虞  (稚声嫩气)父亲,天色不早了,我们也回去吧。


陆游    稍等片刻,待我取笔墨来。(陆游走到一墙边,文不加点,写下千古名词“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光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三人同下。幕闭) 


尾声


(幕启。50多年后一个春末,沈园风光依旧,郁郁葱葱,生机勃发。陆游去年才从临安回家,带病为朝廷修史。已近80的陆游决心再不出仕,在山音老家颐养天年。但要与一位名重天下的贵客相会,他提前和儿子就来到沈园等候。辛弃疾带一位书童(乙)大步上场)


辛弃疾  (拱手施礼) 务观兄,大名如雷贯耳,今天一见,三生有幸啊。


陆游   (拱手还礼。陆子虞也下跪行礼)幼安老弟,初来山阴就任,就来见面。你当年万马丛中取虏首级,才是名满天下啊。


辛弃疾  那里哪里,务观兄诗词文章洛阳纸贵,世间流传。


陆游   谁也比不上幼安老弟这“词中之龙”啊。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陆游随口吟出辛弃疾的出几句词)真的是雄浑壮阔啊。唉,我一生坎坷,几度沉浮,还一度入蜀,念念不忘恢复中原,却一事无成。如今老矣,幼安老弟,此次再度复出,一度要继续呼吁,早克中原,一雪前耻啊。

(陆、辛二人惺惺相惜,携手前行,几人边走边聊)


辛弃疾  那是自然,只是朝廷——(辛弃疾欲言又止。在墙边陆游题词处停步。“钗头凤”的字迹已经斑驳,但依稀可见)唐小姐后来怎么了?


陆子虞  (上前一步抢答)叔父,表姑姑在父亲题词后隔年又来到沈园,读过词后,也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但也忧郁成疾,不久就病故了。算来40多年了。(陆游听到这里,面有戚色)


辛弃疾  陆兄,愚弟不该提起此事呀。事已过这么多年了,忘了吧。


陆游   这里确是我伤心之地,与老弟无干,不必过虑。愚兄突然想起几句诗,请老弟品评。(沉思片刻)“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辛弃疾   (品味再三)陆兄出口成章,佩服。我看诗名就叫《沈园》吧。


陆子虞   父亲、叔父,酒宴已经摆好,请早点入席吧。


(几人同下。幕闭)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1)
10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锲而不舍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1-10-29 17:10 最后登录:2022-01-14 18:01
优美散文
  • 白狼

    白 狼 李武是寨子里最好的猎手,这天,他上山来到老鹰嘴自己布置的陷阱前,正要查看是...

  • 风雨潇潇,她抡起了屠刀——

    短篇小说...

  • 故乡的那颗柳树

    短篇小说...

  • 春桃谢

    春桃腿脚愈发不便了,但她还是一个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到了院子里,安静地陪着仅...

  • 出逃

    后来有不熟的人问他是哪里人,他总是说出那个小村子的名字,或闲聊几句,就此无了下文...

  • 星辰之外

    “星元3016年12月24日,返乡计划第一分队,目标地点:地球,太阳号已安全抵达。蓝星...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