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母亲,老脸上的微笑(原创小说)

母亲,老脸上的微笑(原创小说)

时间:2022-04-24 14:10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点线面点击:
        


母亲快九十岁了,平日里言语不多,总是微笑着看我们做事、听我们说活,不搭理也不接话,只是微笑。突然这几天,话特别多,都是我们没听过的故事。从她嫁给父亲时的哭轿,外婆在她上轿前给她戴上一个外婆戴在手腕上的祖传的银手镯,父亲被灌醉了不醒人事,在地上躺了一晚上。父亲在三天回门时间里,无论谁劝都不再喝酒,回到父亲老家去给爷爷上坟扫墓,哭着告诉爷爷他有家了,娶了媳妇。这些事,母亲从未在我们孩子面前提起过。母亲说起这些好多好多年前的往事,一长老脸上泛起几丝红晕,眼角的沟壑里挤出几滴动情的泪水。

我们守在母亲身边,由她絮叨,也好奇她怎么还记得几十年前的事情,而且连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泪花中的闪烁,羞涩里的言语,那一刻她回到了过去。听老人说,年长的人一旦思念突然清晰,回忆点滴中细致描绘,这就是回光返照,也就是她的生命快到尽头了。

她回忆完了,泪水还留在脸上,含在眼眶里,她把手上戴了一辈子的银色的手镯取下来,递给大妹妹,要我们给她洗澡换衣服,她说困了想睡觉了。

我们知道母亲的大限到了。

我们围在母亲身边,握住她暖暖的却已是干扁的布满青筋的沧桑的手,我们的泪水滴在了她手臂上。母亲感觉到了别离时刻,她微笑了一下,让我们不要这样,让她高高兴兴的去和父亲团圆。

我们太不舍母亲。她用她瘦小的躯体抚育了我们兄妹几个长大成人,给了我们强壮的身体,赋予了我们智慧的头脑,教育了我们善良的心怀。母亲不仅用她的乳汁养育了我们,更是我们终生的良师和益友。

每天我们在母亲面前晃来晃去,却没有注意母亲满头白发里藏着的千辛万苦,藏着的悲凉心酸。很少注意母亲的腰身越来越瘦,后背越来越弯。看着躺着的母亲,我们后悔为什么原来没注意关心母亲的点滴变化。我们只顾自己的小家、儿孙,却忘记了生我们养我门的一天天老去的母亲,在母亲宽广的胸怀面前我们太自私了,太自我了,太不尽孝了。

母亲叮嘱着后事,不要我们哭着送她,也不要告诉其他人,只是几个很近的亲戚。也不要和单位说,等办完了以后再和单位联系。不要张扬,不要喧哗,安静的让她走,早日和父亲合墓。父亲娶她的时候她高兴的哭,这次和父亲团圆也让她高高兴兴。母亲反复说别离不是件哭闹的事,高兴的来到世上,也愉快的离开人间,回到父亲身边。到每年清明时,去给他们送些鲜花,去给父亲送点吃的。母亲最后留给我们的话就是没有什么了,我要睡觉了,把房门关上,让我安静的睡觉。

母亲就这样轻轻的走了,一点声音都没有,一点都没有吵闹我们。她辛苦了一辈子,背负着一身的惦记挂念,在去和父亲相聚时终于卸下了一身的重负,轻松的、快乐的去和父亲团聚了。

父母亲虽然去世了,他们一直留在我们儿女心中,永远和我们儿女在一起。笑容在眼前,声音在耳旁,身影陪伴着我们。在春芳艳艳的花朵中,在夏阳晴晴的桃源中,在秋爽阵阵的硕果中,在冬雪芬芬的写意中…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点线面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2-03-27 11:03 最后登录:2022-04-24 22:04
优美散文
  • 打工生涯(6)

    高额返费...

  • 打工人生(5)

    第四天,凌云上线看他在线,然而没有给凌云发信息,感觉哪个男人肯定生气了,凌云没有...

  • 奶奶的那棵桂花树(小说.原创)

    奶奶依靠着床背,斜耷拉着满头白发的脑袋,无力的喘气。不时睁开眼睛望我一下,拉着我...

  • 打工生涯(2)

    贵人(出现) 背负几道伤痕,才换来一次启蒙。 擦肩几个路人,能遇见一位贵人。 人生没...

  • 断片儿

    记忆有时是有生命的。...

  • 打工生涯(1)

    打工拔光了身上所有的刺,磨平了性格,却说讨厌满身的血腥味。R03; 生。。。活。。。...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