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黑雪》第一章: 韩恒元惊怪梦

《黑雪》第一章: 韩恒元惊怪梦

时间:2022-06-09 15:54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苗胜文点击:
        

5点多,天刚显鱼肚白。韩家湾象一个大舞台,“锣、鼓、镲”各路家什就开始查查、嘣蹦敲合,鸡鸣狗叫,早起的人家便开始倒尿锅,叠被,叫孩子起床,生火做饭。一天的大戏在笼着淡淡轻纱的温河边,渐渐拉开序幕。

王巧英捅捅韩恒元:“哎,醒醒,5点半了,该起了。”

韩恒元一翻身,“好困,再睡一会。”

“起吧,起吧,都来顺饭店办酒席,你不早点给人家送去肉,看误了人家..........”

“哦---。”韩恒元睁开眼,望着屋顶,心里直犯嘀咕,“巧英,夜来梦个怪梦,好象是到了城里送肉,紧上茅厕,到处是屎尿,不小心,踩得两脚都是。”

“梦屎不好,怕有缠事,出去一定不要多管闲事,少说话。”巧英一边扣衣扣,一边拢拢头发,“今而个我去一趟上店村,妈病了,我去看看。晌饭你和明瑞在外边买吃点。晚饭,就和明瑞吃点速冻饺子,熬口稀饭。经由明瑞早点睡。”

“哦。给妈拿些肉,再去黑小小卖铺买些槽子糕。妈喜好吃。我口袋有钱,拿上200块给巧红媳妇,告诉她,平素妈喜欢吃啥,就给买啥”

“恩。”巧英端上尿锅推门出去。

“妈,饭好了没有,今天值日扫地。”明瑞一边洗脸,一边冲厨房喊。

“好了,好了,去叫你爸一块吃。”

“爸-------,吃饭。”

“爸,给俺买辆变速车吧,你看人家军军、海亮都买了。”明瑞吃着饭,用眼睛巴巴看着恒元。

“哦。买吧。等你妈看你老娘回来,咱们趁个礼拜天,叫上你姐,去城买一辆。”

“就知道花钱,那车不是还能骑吗。要变速车,期末须得考在班里前三名。”

“妈,我保证考在前面。”明瑞冲巧英挤挤眼,三下五除二扒拉完饭,起身抓上书包飞出去。

“慢点,刚吃饭,别跑,这孩--------”看着明瑞的后影,巧英疼爱地喊道。

“男孩吗,甭管那么严。”

韩恒元卸下窗板,拿起抹布把案板上的油腻搽搽,转身打开靠肉店北墙的冰柜,伸手搬出一片猪肉放在案板上,然后,抄起刀,“叭、叭.......”几下,不费吹灰之力就娴熟地按肥瘦,前座后座,分好摆在那里。

“哎-----,贵哥,担水哩。”,韩恒元透过窗户看见老光棍韩贵正从河边担着一担水走来。

“啊,滢滢牲口。忙开咧,有好猪头肉没,割一块,哥中午要下酒。”,韩贵担着水走过来。

“有咧。昨天河弯老六刚送来,口头好,有嚼头。”韩恒元操刀拉下一块猪头肉,装在印有韩记的塑料袋里。

韩贵放下水担,迈步走进肉店。

“贵哥,切好了,给。”韩恒元把盛肉的袋子递给韩贵,“担几趟了?”

“三趟。咳,老了,就这,你看把我累的,前后心淌汗。人呀不服老不行呀。倒退10年,甭说三趟,就是三十趟,我也不哼一声。”

“点根烟。歇歇。”韩恒元递给韩贵一支烟。

点着烟,又唠了几句,韩贵拿起肉,“兄弟,记帐啊。”边说边走出去。

“你吃去吧。慢走啊--”

王巧英把韩恒元和儿子吃剩的碗筷洗好,拾掇好,拿抹布擦擦火台,和了一锹泥垛在火上,顺手在火边熏了一把茶壶。看看收拾的差不多了,她解下围腰,回到正房,洗把脸,提上准备好的提包去找恒元。

“哎,拾掇好没有?”

“好了。这是给妈的。这是给巧红的。”韩贵说着把两袋切好的肉递给老婆

“快8点半了,我准备准备就走,记住慢些骑车,出去不要多管闲事啊。”巧英拍拍恒元肩上的肉屑叮嘱说,心里充满了爱意。

“恩。巧英,去了多住几天,陪妈到司徒会诊所好好看看,不要怕花钱。”

“哦。妈是老毛病,没啥。记住和儿子吃好饭”。说完,巧英迈腿走出肉店,到村口温河桥等去上店村的汽车。

妻子走远了,恒元心里美滋滋的,自从半个月前和都来顺饭店服务员赵宝蕊发生关系,就再没有机会和她温存温存。老婆不在,这是个好机会呀,明天就让她来这里……,想到这里,韩恒元不由的唱了几句,“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荡悠悠……..”

一看表,差一刻9点,韩恒元赶紧从案板下拿出标有韩记的包装袋,把切好的给都来顺饭店的肉包好,关了店门,推出摩托车,捆好装肉的编织袋,骑车一溜烟飞出村子,朝县城方向飞去。

  此时韩恒元的心早已飞到都来顺饭店,自从和赵宝蕊有了那层关系,一天不见就感到丢魂似的。一想到赵宝蕊,韩恒元心里就痒痒的,那迷人的眼睛,还有那青春的风情,咋想咋有冲动感。

“哎呀,元哥,你可来了,9点了,今晌午十五桌酒席呢。”都来顺老板刘向东正焦急地站在饭店台阶上向远处张望,一望见韩恒元便大声喊到。

“不误事,不误事,......”韩恒元一边支车,一边卸装肉的袋子,“都切好了,肥瘦肉、板油都分挺好了。大厨师请现成炒就是。”韩恒元说着,一边卸肉,眼睛一边往饭店里踅摸,他在找赵宝蕊。

“好,好,快拿到厨房洗涮,准备。”刘建东用手指指袋子,出来的厨子拎上袋子转身进了饭店。

“抽根烟,我就算记着误不了事。哎,宝蕊呐?”恒元递给刘建东一支烟,双手捧着打火机赶紧点着,好像很随意地问。

“你呀,就是疲塌,火烧房顶也惊不醒你。那不,在吧台正忙呐。”

“嘿、嘿..........”,恒元陪着笑脸,“那你忙吧,我和宝蕊说会话,不打搅你了。”

“宝蕊,拿合石林。”建东用手一摁恒元的车把,“忙啥。”

饭店门帘一挑,闪出一个女孩,二十岁的模样,细细的个子,梳着两把刷的小辫,扑闪着两只大眼,鼻子俏皮地向上翘着,很惹人喜爱。

“恒元哥,给。”女孩说着,把烟递给他。

“宝蕊,忙哩?”恒元的眼睛在宝蕊的身上扫来扫去。

“嗯。饭店那有闲的。恒元哥,”赵宝蕊说着,看看老板刘建东已经进了饭店,她压低声音,“哥,俺想你哩。”说着有点不好意思,脸上飞起两片红晕。

“蕊,哥也想你呀。你明天来俺家吧,巧英回娘家了,就我在。”韩恒元说着,悄悄捏捏宝蕊的屁股。

“嗯。”

“宝蕊,有客人啦?”刘建东在饭店里喊。

“哎,听见啦。哥,俺先忙了。”宝蕊踮起脚跟,一下搂住恒元的脖子,在他腮帮子上印了一个吻。

  这一幕正好让刘建东看见,“宝蕊,二十大几的女孩子啦,咋还那样疯。”

  “哦,哈哈,这孩子……,建东,没事俺先走啦。

恒元紧打哈哈,说着一踩离合摩托车一溜烟跑了。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黑雪
  •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苗胜文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2-06-08 17:06 最后登录:2022-06-11 15:06
优美散文
  • 《黑雪》第一章: 韩恒元惊怪梦

    故事情节发展:主要故事分三部分。 温河边的韩家湾发现被肢解的女尸。经过辨认是都来...

  • 黑雪

    主要故事;分三部分。 韩恒元被确定为杀害赵宝蕊的凶手,执行死刑。由此引发韩恒元家...

  • 那年夏天的雨

    “收破烂了,收破烂了……”铁盒敲着破盆子,声嘶力竭地喊着,不时用衣袖擦擦额角的汗...

  • 大杂院

    太阳出来了,阳光洒在河面上,泛起金色的光芒。 苏州城沉浸在一片安静的光影里面,大...

  • 民国故事

    大雨滂沱,整整下了一个晚上,金木兰躺在简陋的土炕上,听着屋外的风雨声,她紧紧搂着...

  • 大宋烟尘

    宋仁宗明道二年。 风呼呼的吹着,苏州城大雨倾盆,不停下着的大雨,造成江山水位暴涨...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