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短篇小说 > 《黑雪》第三章:巧英心酸流泪

《黑雪》第三章:巧英心酸流泪

时间:2022-06-12 15:53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苗胜文点击:
        

司徒会本来是前河村人,5岁时父亲死了,母亲带他改嫁王店村,嫁给老光棍王贵喜。也是司徒会命苦,没出两年,母亲也死了,他成了没娘孩,整天饥一顿饱一顿将就着和后爹过日子。

王贵喜家和巧英家是前后院紧邻。巧英妈看着司徒会小小年纪没了娘怪可怜的,就及时不就地给他点吃的,衣服破了就给他缝,脏了就给他洗洗。一来二去,司徒会和巧英家混的一家人似的,除了晚上回去睡觉,他整天泡在巧英家,和巧英、巧红姐弟一块玩,帮助巧英家喂猪,干些小杂活。

司徒会人不大,嘴挺甜,围在巧英妈身前身后婶长婶短,不停地叫。巧英妈很喜欢他。

一眨眼,十几年过去了,司徒会已经长成十八、九的大小伙子,虽然身板不是十分粗壮,但也很结实,偷着一股机灵气。那年冬天,村里要保送一名“赤脚医生”到县里学习。司徒会听说后,赶紧到巧英家找到巧英妈说,婶呀,村长是你的兄弟,你给俺说说吧,俺学好医,一定好好孝顺你老人家,一定为咱村的父老乡亲服务…………,一番甜言蜜语, 巧英妈被说动了,她看看眼前的司徒会,心想,这孩子头脑灵,能说会到,是学医的料子。

想罢,放下手里的活,“小会,婶看你也不是种地的料,学了医也好。婶这就找俺兄弟给你说说。”

王店村大队书记王乐水答应了姐姐的要求,在大队办公室和村里的其他头头碰面一说,大家也没反对啥,这事就定下了。过了几天,司徒会收拾好行李,坐上村里的拖拉机到县里学习医去了。

一晃四年,司徒会在县卫生学校学成毕业,回到了王店村,在村卫生所当了一名村医。

那一年,巧英参加高考,就差5分没有考上大学。本来再复习一年,肯定能考上,可是,就在这节骨眼上,巧英的父亲突发脑出血不治而亡。办完丧事,巧英偷偷跑到温河边哭了一场,然后抹抹眼泪回家,一下扑在母亲的怀抱里,“妈,我想好了,我不复习了,不上大学就不能活吗?”

“孩子,妈知道你是懂事的孩子,可是,不能因为咱家这事就耽误你一辈呀。”

“妈,俺爸也不在了,弟弟还小,不能因为复习,再给你老增加负担,你拉扯大我和弟弟已经够不容易了……..”

倔强的巧英说服了母亲,在舅舅的安排下,到大队的卫生所当了一名买药员。

自从巧英到卫生所上班后,司徒会有事没事总想和巧英拉呱拉呱。今天给巧英买包瓜子,明天送巧英一块纱巾。可是,巧英看不惯司徒会油嘴滑舌的德行,都一一拒绝了。

北风的怒吼又一次覆盖了王店村。村边的温河再一次失去了往日的婀娜多姿,安静无奈地爬在那里包受狂风的虐待。

刚吃过早饭,还不到7点半,巧英就赶到卫生所打开门,掏了火炉里的灰,把桌子椅子药柜一一擦抹了一边。一切清扫停当,已经是8点26分。她刚把水开好倒在暖水瓶里,门呀的一声,随冷风司徒会卷了进来。他一边搓着手,一边靠近巧英神秘兮兮地说:

“巧英,你猜哥给你买啥了。”

巧英本来就对司徒会那色迷迷的样子讨厌,所以没好声地说,“不稀罕。”然后扭过身,给司徒会一个脊梁。

司徒会有点不高兴,“巧英,我就这样让你心烦吗?”

“可不是,咋得。” 巧英没好气地说,身连转一下也没有。

司徒会热脸遇了个冷屁股,刚进屋的那股高兴劲一扫而光,没再说啥,惺惺地白了巧英一眼,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办公桌边呼呼生闷气。

屋外,北风越刮越紧,高压线“呼呼---”作响,发出刺耳的声音。

时间仿佛被冻住似的,屋内死一样的静。火炉忽忽的声音让人感到烦躁不安。

巧英看着窗外不停摇晃的枯树枝,一声不吭。司徒会把手里的包扔在桌子上,用眼角飘一下巧英,“妹子,哥就那么让你反感吗?”

巧英没有吭声。司徒会站起来磨蹭到巧英跟前,女孩子特有的一股青春气息让他感到浑身发热,“妹子……”,说着两只手一下子搭在巧英的肩头。

“你干啥!”巧英猛一抖肩,呼一下站起来,转身发怒地瞪着司徒会。

“妹子,哥喜欢你。”说着司徒会又要搂巧英。巧英一股急劲扒拉开司徒会的胳膊,扭身就往门口走。司徒会从后面一下子拦腰抱住巧英。

“不要脸,快放开,要不我喊人了。”

“喊吧,我才不怕呐。”说着,司徒会把巧英抱起来就往里屋的床上摁。

“放开呀,不要脸的东西”巧英一边呼喊,一边用手很抓司徒会的脸。

正在两人撕扯不下的时候,卫生室门卡的一声开了,一个胖乎乎的农村妇女推门进来,“你们?”

司徒会和巧英都吃了一惊。“啊,没啥,我们玩那。”司徒会赶紧放下巧英。巧英狠狠瞪了一眼司徒会,一跺脚冲进寒风里。

那以后,司徒会和巧英搂抱亲嘴的流言一下子象寒冷的北风刮遍整个村子。

在偏僻的山村女孩子一旦有了这样的丑事,那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做人的。巧英妈知道闺女不是那种疯丫头,可是人言可畏呀,只好找亲戚朋友抓紧给闺女问寻婆家…….

“姐,吃饭了。”弟媳的声音一下子把陷入沉思的巧英拉回来。巧英抬手抹抹不知啥时流下的泪水

“闺女,又想伤心事了。”妈拉着闺女的手,关切的目光看着巧英。

啊,没有…….巧英怕妈看出啥,引起老人的操心,赶紧引开话题。这时,弟媳端着一盘热腾腾的饺子进了家。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苗胜文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2-06-08 17:06 最后登录:2022-06-13 16:06
优美散文
  • 《黑雪》第三章:巧英心酸流泪

    故事情节发展:主要故事分三部分。 温河边的韩家湾发现被肢解的女尸。经过辨认是都来...

  • 第二章: 司徒会忙调情

    故事情节发展:主要故事分三部分。 温河边的韩家湾发现被肢解的女尸。经过辨认是都来...

  • 《黑雪》第一章: 韩恒元惊怪梦

    故事情节发展:主要故事分三部分。 温河边的韩家湾发现被肢解的女尸。经过辨认是都来...

  • 黑雪

    主要故事;分三部分。 韩恒元被确定为杀害赵宝蕊的凶手,执行死刑。由此引发韩恒元家...

  • 那年夏天的雨

    “收破烂了,收破烂了……”铁盒敲着破盆子,声嘶力竭地喊着,不时用衣袖擦擦额角的汗...

  • 大杂院

    太阳出来了,阳光洒在河面上,泛起金色的光芒。 苏州城沉浸在一片安静的光影里面,大...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