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优美散文 > 友情散文 > 迷宫中话粮食

迷宫中话粮食

时间:2021-05-29 18:27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文生点击:
        

羑河纪事二四一

迷宫中话粮食

文生

老田早上就往公园走,想去迷宫玩玩。

公园里人们熙熙,不少人戴着口罩,好多人将口罩吊在下巴,更多的人不戴口罩。公园里也有做小生意的,卖饮料、食品、玩具等。

老田见前面两个老人带一个孩子,其中一个人的背影熟悉,试的叫了声老洪,那人迟疑了一下没有应声,老田又叫了声老洪,那人回头,说:你是,啊,原来是你呀?老田。

老洪对身边的老伴儿说:这是老田,当年插队的战友。

老洪的老伴疑惑:没有认错人吧?

老洪说:没有,没有。

老洪的老伴说:俺听他叫你老洪。

老洪说:我名字里有个洪字呀。

老洪的老伴说:那也不能这样叫呀,说不好听,这叫卖了姓。你该生气才对,啥还这样高兴呢?

老洪说:这是我们照搬村里的习惯多年不见,当然高兴了。

老田说:嫂子,你别生气,俺不该不看场合乱叫。

老洪说:没事的,老伙伴相见,就得用过去的方法不这样,就是忘记了过去。

老洪的老伴说:老田你好,也是名字中的一个?

老田说:是。

老洪的老伴说:不弄清楚,我还以为你们都老糊涂了呢。你们下乡的地方,有这习惯?

老洪得意地说:村里人好从名字中取一个,前面加上一个老字,辈份高,有能耐……,《铁道游击队》知道吧?队长刘洪,人们就叫他老洪,俺也跟着沾光。

老洪的老伴说:那,你们就聊吧,俺带着孩子到别的地方玩。

老洪说:那你小心点,在观台上等。

老洪的老伴问:那个迷宫观台上吗?

老洪说,是。

俩人在迷宫里一边走一边聊。

老田说:你现在倒腾东西啦

老洪说:疫情两年了,什么时候到头还不知道。生意不好做了,收摊子了,看小孙子

老田说:疫情快快过去吧。

老洪说:过去了也不做了,这些年,生意都让电商给抢了,咱们这小地方,也到处是跑外买的。

老田说:倒腾了一辈子,也该歇歇了。

老洪说:是啊,现在跑外买的,那有我们当年那么苦?

老田说:他们是骑着电动车,当年你可是骑着自行车,跑的很远倒腾大米。

老洪说:没办法,回到城里,找不下工作,只好这样,有门路的,人家是拉煤车把大米弄过来倒腾。

老田说:辛苦,辛苦。

老洪说:这,可着感谢老袁呀,愿他在天堂好。他培育了新种,使稻子增产了,南方有富裕粮,我才能这样。

老田说:不容易吧?

老洪说:可不是,那时属于投机倒把,经常被赶的到处跑。

老田说: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猫捉老鼠

老洪说:现在想起来,还挺有刺激呢。

老田说:哈哈。

老田说:那会儿粮食不够吃,又不能自由交易。

老洪说:对有的人来说,粮食是够吃的,还要吃好,不然我们那时也没生意做。

老田说:是什么人呢?

老洪说:有钱的人家用钱买,没钱的人家用粮票换。

老田说:用粮票换?

老洪说:你下过煤窑,定量多吧,但是上了矿后,粮食定量并不减少,吃不了那粮了,不就省下了粮票?用粮票换好粮吃。

老田说;对,对,好多城里人把粮本粗粮都想法换成细粮了。现在有不少人家,家里还有一些粮票

老洪说:都是比咱们还老的老人着,他们生怕还会有粮食靠粮票的那一天前些还有人问我,收不收粮票了?

老田说:记着咱们上山下乡逢年过节时,村里的送麻当(油条)、挂面、大米,城里的送点心、粮票。

老洪说:还有各种副食票。

老田说:说实话,在城乡交界地带,吃的,好说。

老洪说:那时大米还是稀罕物。

老田说:当年倒大米换大米、还倒粮票 

老洪说:换大米还上了春晚。

老田说:袁爷前几天走了,满城人送他。

老洪说:感谢他,让我们吃饱饭,也给了我年轻时的饭碗。面对饥饿,每个的心态不一样,他是下决心培育良种,我是想法倒腾粮食,这就是差距。

老田说:很多年轻人仿佛一夜之间懂事了,表示要好好吃饭。

老洪说:还有好好思考。网上有个段子,袁爷说,我一生最大的错误,就是让你们吃的太饱了。

老田说:这是讽刺有人刚吃饱饭没几天,就胡说八道。

老洪说:可不是。有人说,现在有钱了,能满世界买粮,有他没他,大家也是过好日子,而且外国的粮食还好吃。这话看起来有道理,其实是混账话。

老田说:这话问题在那里?

老洪说:民以食为天,在粮食上,一有风声,就会酿成大事。去年,不是出了小范围抢粮风波么?

老田说:我们现在确实可以满世界买粮。

老洪说:那是因为我们基本上不缺粮食。要是真缺粮了,有钱也买不上到。

老田说:此话怎讲?

老洪说:当年和我一样倒腾大米的人不少。大米多了,我们就竞相降价;大米紧张了,我们反倒不卖了,坐等涨价,国际市场上的粮食也是这个样子。我们的粮食能基本自给,他们就不敢卖高价,只能比我们的粮价低;一旦粮食短缺了,他们就坐等涨价,最好涨到天上。我们做小生意的都不讲良心,别指望做大生意的讲良心了。

老田说:明白了。我们必须确保粮食能自给无粮不稳.

老洪说:还有,我们不被国际粮食市场左右。前些年我们打过一次粮食战,国际炒家轻易不敢炒我们了。

老田说:听说过。凭什么打赢的?

老洪说;凭手里集中了钱、粮。有人高价收粮,我就放粮,你收多少我放多少,看谁能抗的过?有人低价放粮,我就照收,你放多少我收多少,看你能放多少?

老田说:你放多少我收多少,不好理解,收那么多,怎么消化?

老洪说;你不懂,放到企业层面当然不行,但放到国家层面上就不一样了。国家必须对粮价进行托市,你想想,粮价低了,来年就没人种粮了,到时手里没粮啥办?收多了,我们可以当饲料粮、工业粮卖掉。

老田说:那,你收多少我放多少,会不会导致眼前就没粮了?

老洪说你聪明,当年没考上学,肯定国家的损失。放心,凡事有个度,国家对粮食有个管控,不可能无限的放,也不可能无限的收。我们国家,农民伯伯打的粮,国家肯定能收就收,但进口粮是不会这样的。

老田说:是不是和我们的粮食储备足够有关?

老洪说;是的。粮食储备足,粮价高,我们有能力放,放到一定程度市场就受不了。粮价低时,国家就收,国内的国内其实没有那么多富余的粮食收,总之为了平稳粮价,还有救济赈灾作用。因为基数太大,收放之间对粮市的震动也不小。那次粮战后,国家就更加重视储备粮了。

老田说:听你这么说,俺懂了不少。我国很早就这样做了。

老洪说;俺在市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这些道理一点就通。

老田说:其实古人早就懂了,贾谊《论积贮疏》中,就说粮食储备要成为国家战略,后人落实为“常平仓”,低吸高放。咱们浚县就有当年有大仓库。

老洪说;有时间看看。

老田说:去年的葱市?价高的离谱国家也不管管。

老洪说;国家管麦子、大米玉米就可以了,现在看来还有大豆,其它的随行就市,国家也管不了那么多,也没必要基本面平稳就行了。大葱不是生话必需品,用洋葱不香么?用大蒜不行么?

老田说:是资本搞的鬼。

老洪说;可怜了城镇居民。

老田说:俺觉着猪肉也该管控。

老洪说:猪肉不用管那么严吧。这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也不好,涨价了,少吃点就是,价落了,也不多吃,俺现在多吃素了。

老田说:那是你我,怕三高加剧不敢多吃。国家还得管,毕竟刚离了绝对贫因的人还很多,他们吃一回猪肉相当不容易。

说:那是。俺这有点何不食肉糜了。

老田说:市场波动,农村人也不敢养东西了。

老洪说:咱们那个石林黑塔村咋样?

老田说:村里能走的走了,在村里的小打小闹养点东西,相对来说,比别的村落后。

老洪说:内耗严重。

俩人一边说一边走迷宫。他们走的不快,但老洪善于观察,比如,有返回来的,可能是此路不通,又根据观宫台,确定方向,因此走的弯路比较少,很快就出了宫口,然后上观宫台看着宫里的人们走。

老田说:里面的路都一样。

老洪说:因为都一样,反倒不好走了。

老田说:那你为什么走的那么快呢?

老洪说:记住自己走的路,看别人走的路。

老田说:路不好记,这么多人,也看不出啥。

老洪说:有心,路面再相似,也能辩出不同。走回头路的人,和走顺路的人,心态有所不同。

老田说:难怪你有时半途就返回来了。人们进出门口不一样,你是啥看出来有的是走了死故同的?

老洪说:这里面的道道多,一下子说不清。

老田说:游个园,也有这么多说道理,累不累呀?

老洪说:能在你面前卖弄,不累。

老田说:我明白了,这是你多年做生意的心得,能看出顾客的心理。

老洪说:你不也是做了多年的小生意么?

老田说:俺卖过小吃的,不比你,什么人都接触。

老洪说:那是,不瞒你说,抓住了人的心理,几十块钱的衣服能卖出几百块钱来。

老田说:难怪好多衣服店门可罗雀也不关门,原因在这里呀,做成古董生意了,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

老洪说:坚持不下去了,电商让价格透明了。

老田说:那就做电商。

老洪说:咱们这年纪,玩不了电脑那一套。

老田说:你说,那会儿,粮食放开行不行?

老洪说:那时我这么想过,因此心里也有所怨恨,倒腾一下粮食啥就成了危害社会分子?很快想法不一样了,那时,粮食缺,只能对粮食管的死死的,确保大多数人吃不饱也饿不死不然,撑的撑死,饿的饿死。毕竟,我们那会儿没钱,国际上也不卖粮给我们,众多穷哥儿们还得我们救济。

老田说:分田后,粮食多了。

老洪说:但真正放开粮价、取消粮票是多年后的事了,同时,更重视古老的储备粮制度了。

老田说:我们这一代挨过饿,种过地,知道粮食来之不易,知道珍惜粮食。现在很多人,没有挨过饿,认为米从商店买过来的、有钱就能买到米,还不如宋朝权臣蔡京的孙子们,好歹还知道是从石臼里舂成的”、“装在的袋子里倒出来的。

老洪说:是啊。加强粮食教育重要,得想个办法当孩子们认识接触体验农耕。

老洪的老伴带着小孩子上了观宫台。打过招呼后,老田就到别的地方游玩了,没有必要当灯炮。本来,想和老洪说说老根画柿树的事,只能以后有机会再说吧,不过这次收获不少。

 

 

羑河纪事系列均为原创

2021529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0)
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文生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1-03-25 21:03 最后登录:2021-07-17 21:07
优美散文
  • 迷宫中话粮食

    老伙伴相见,就得用过去的方法,不这样,就是忘记了过去。 那时我也这么想过,因此心...

  • 意想不到的变化

    来上海有近六年的光景,期间先后在两个小区居...

  • 老同学走进微时代

    阔别三十多年的同学,生活在不同的地方,有才华横溢事业有成的,有投资有方商海弄潮的...

  • 同学情

    在湘北明珠南州镇,我的老同学石喜红还算得上是个人物。精明强干、热情豪爽、好交好为...

  • 我的同学朱科雄

    科雄的每一个行为都给我以真实和快乐的感染。让我想起了学生时代的他:锋利而不饶人...

  • 何以再续同学缘

    那个弥留之际在病房里不停地往门口引颈而望,盼着我的出现,期待在他离开之前跟他多...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