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散文随笔 > 散文日记 > 回首来路

回首来路

时间:2009-12-02 22:16散文来源:本站原创 散文作者: 江雁点击:
        

 [导语]历经风雨和磨难,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们倒不是什么白马王子,白雪公主,只是贫穷而又幸福满溢的、从从容容的活着。

  每个人都会回忆往事,哪怕那是些不堪回首的。  
  我出生在玉溪的一个鱼米之乡——江川,一座李家山两潭碧波数点渔帆,这就是江川印象。
  
  我出生在七十年代初期,那时候的中国没现在这么繁荣昌盛,据说是一片混乱,混乱就混乱吧,反正那时候的我也不是个什么东西。年轻的父亲听说自己的孩子是个女性,抛给妻子一句“床底下的风筝”,愤然离去。
  
  果然,这只风筝,在暗无天日的床底下生活了许多年,从来不曾舒展过,从来不曾在天空中振翅高飞过。
  
  3岁,有了个弟弟。 
  5岁,学习阿拉伯数字。  
  6岁上小学一年级,开始看《聊斋志异》《格林童话》《一千零一夜》。 
  7岁或者8岁,我发现了妈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这位妈妈的女儿,能做的,就是在无数个黑夜里咬着被角无声的哭泣!  
  9岁或者10岁,我看的是《五指山神话传说》《中国古代神话》  
  11岁,父母离异,不是因为妈妈有了外遇,只因爸是工人,妈是农民,从此,天塌下来了,朵朵白去砸在我的羊角辨上. 
  12岁,在爸的打点下,连考试都不及格的笨孩子突然进了县一中,一个人离开妈妈独自生活,背着个“后门生”的名誉,初中三年,几乎是低着头走过来的,看的书是《少年文艺》,崇拜的是老山前线的解放军,当时中国正和越南打得火热,会给解放军们寄些邮票和书籍,悄悄的梦想着嫁给解放军。
  
  13岁,月经初潮。  
  14岁,1000米长跑,晕在操场上。  
  15岁,初中毕业没考上任何学校,换个学校重新从初二年级读起,竟是名列前茅。 
  16岁,在江川一个地方刊物《星云报》上发表文字数篇。
  
  17岁,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年龄,我爱上了班上一个座在我后排的男生L君,此后与他通信数年,直到他大学毕业领回来一个漂亮女孩,我想,那一定才是他的最爱。我和他的关系,以他送给我一管龙凤横笛作了结束语。
  
  18岁,仍然没考上任何学校,因为我的心在L君那里,没心的人当然不会再名列前茅,其它原因,我想也是因为我生了一场大病,功能性子宫出血。 
  19,初吻,对方是小我一岁的表弟。
  
  20、21、22岁,辍学、打工,在一家乡镇企业里,这期间看的书就多了些,因为乡上的文化站开了个图书馆,现代文学、西方文艺、伤痕文学、旧俄文学、古典文学、世界名著、航海文学、丛林文学,我没缺过书看。记得是看完了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上集,去换下集的时候,差点被强奸了。那是一个田野里开满了菜籽花的季节,借了书的小姑娘为了赶近路,就走了一条羊肠小径,这个小姑娘一身鲜亮的大红外衣,脚步快乐轻盈的走在小河的这边,也注意到了小河的那边有个男人走着,正在走着的小路快要接近大路时,那个人就从河那边过来了,快步如飞的一会儿就来到我身后,人家走的比我快,我理当让人家先行,于是,我侧身让他,哪想他从背后一下子把我摁倒在地上的一条小沟里,手,就伸了过来、、、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这个勇敢的小姑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劲,一面大喊大叫,后来我才回忆起,我一直在叫着的,大约是"救命",一面用路遥的那《平凡的世界》砸他的头,这个惊险的场面不到一分钟,也不知怎地,那个可恶的男人突然爬起来匆匆离去,惊魂未定的红衣少女沾了一身泥,也是快速站起,脚步踉跄,高一脚低一脚的边哭边往家的方向跑去,回到家,关在自己的房间里,躲在被窝里,抖抖瑟瑟地抽抽噎噎!
  
  23岁,同事给我介绍了男朋友金,相亲,觉得还行,就交往下去,不久,就发现他不过是装饰行业的一个小苦工而己,于是,给他联系学校,供他念完了他的专业,三年,一晃就过了,次年12月,做了引产手术,我以为世界上任何一种疼痛都不及那次刻骨铬心,那一刻,我才感到自己长大了些,以后的任何大风大浪都不可能让我倒下去!
  
  24岁,那年的雨季,我知道了家族里的一个重大秘密,我的妈妈,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被我的外公奸污了,一直就那样,直到长大了来了月经,外公才收手,霪秽的目光又瞄准了二姨、三姨、四姨。妈妈一边流泪一边说,除了我,她还能说给谁,我知道了很多细节。我无法想象,月黑风高的夜晚、荒无人迹的山林、林间无人的破庙、田间有高大植物挡着的沟壑,那个肮脏的男人是如何对一个手无寸铁的自己的亲生女儿下手的,我极度鄙视这个我要叫他外公的老男人!妈妈讲着那些,伤心之极,而我,是感觉胃里的东西争先恐后的往外翻,恶心得吃不下东西。
  
  过了25岁生日,也是在爸的张罗打点下,我到思茅做服装生意,体验着赔钱的痛心疾首和赚钱的沾沾自喜,那一年,表弟已经做成了百万富翁了,他的商店,离我很近。
  
  此刻的日历已经是1997年了,网络,正在悄然兴起,我迷上的是另类文学、和网络小说、渡边纯一,看的书是《白鹿原》《第一次亲密接触》《失乐园》《曼特莱斯的情人》《热爱生命》《上海宝贝》《糖》等等。
  
  也许,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遇上了阿松,一个吉它手,组建过乐队,我爱上了这个人。爱上他身上那股淡淡的烟草味道,还有,他搂着我的肩膀在大街上漫步的那种被心疼、被呵护的暖暖的感觉,于是,我放弃了相恋四年的男友金,义无反顾的跟了人家,任那个金心痛、喝醉。扛着那个背判的名声,家乡我都不敢回,我觉得这样的背判不单单对不起金,我对不起的,是所有的朋友,是整个江川县的人民!不知不觉,三年又过了。
  
  三年过去,我都28岁了,发现阿松是个好吃懒做的家伙,我做的是小本生意,没办法再养活他了,于是,在一个他喝醉了酒又晚归的夜晚,我哭着求他分,他答应了,我因此欠下了他6000元钱。
  
  同年,表弟和他的女人离婚,中秋节,我和他发生了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肉体关系。
  
  在县报上发表文章那两年我很得意,当一个作家,是我年少时的梦想,现在,这个梦是不做了,玩命似的看书,不过是为了体验一场不同一场的人生,也是为了给自己的感情找一条出路,找一种与自己相同的感觉和情绪。我花了比别人多几百倍的时间来找到了这样一个应该是由父亲这个角色在我年青时就得由他的方式来告诉我的最浅显的真理——生命,应该是象风筝一样在天空中——自由自由在、轻舞飞扬!
  
  我鄙视着的那个男人最后是自杀的,他躺在床上,把一颗一颗有毒的麦粒,放在他自己的嘴里,他对他的女儿说,如果她把这些见不得人的事说了出去,就杀了她,这男人真够狠的,事情见光时,他真的提了刀子,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杀气腾腾的,疯狗一样的砸门,门里的女人,吓得发抖,就是不给开门,才幸免一难。
  
  我是一个有恋物癖的人,我恋的是短裤,我收藏的短裤最多时候有200多条,我想源因大约是因为那场大病:宫能性子宫出血,汩汩的血从下身流出来,势不可挡,我只有三条短裤,总是血迹斑斑的穿了又穿,大部分时间是不穿的,里面垫了厚厚的毛巾,到了放学,总是又有血从毛巾里溢出来,我只有把书包带子放长了,遮着屁股上大块大块的血迹,边哭边回家,等到长大些,病是好了,从此却留下了恋物癖这毛病,我深怕着,来月经的时候,没有短裤穿,一见到漂亮的短裤,不买下来都不行。
  
  生活在单亲家庭里,从小缺少父爱,我要找的男人总是那种又是高又是帅的,体积宏大的,能为我遮风挡雨的,最好,能在他宽大的怀里撒娇的,这大约就是弗罗伊德所说的“恋父情结”。为什么轻而易举的和表弟发生了关系,又轻而易举的原谅了自己,我想过了,那是因为我爱着他而己,他这个人就是我喜欢的那种造型,在昆明的公交车上,看着我挤得可怜巴巴的,他就用他那宽大的身躯护着我,从此,就爱上了他。我这人就这样,老是爱那些不可能的东西,越是无望越能烧灼着我的感情,比如网恋,比如表弟。当你分不清一个男人是否爱你时,你就会拿自己的身体去做试验品,有爱的男人和你做爱,情投意合,浓情密语;无爱的男人和你性交,只顾他自己,试过一次,就知道了,表弟谁也不爱,他只爱他那些数百万的金币!
  
  思茅,那是我的伤心之地,在那个边陲小城里,我尽管的释放自己,燃烧自己,放纵着自己发生了第一次艳遇,直到与阿松分手,才背着个空空的行囊回到玉溪。八年了,去过一次,那是因为表妹结婚才去的,看梅子湖的时候,我忍着,没让自己哭出声音,今年,表妹随老公迁居至此,我想,那个小城,会消失在我的视野里,轻拨吉它,轻拨吉它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还能够想起谁?
  
  一个人的时候,我会听着忧郁的萨克斯,抽摩尔烟,我是一个会抽烟的寂寞女人。我在想,今生今世,如果我对哪个男人讲了这一切,这个男人,还能拥我入怀,这个人,就是我要嫁的人了。如今我在这儿说出了一切,感谢上帝,感谢网络世界的美妙,我看不见各位看客的表情。呃,那个穿白衣黑裤运动鞋的,别走啊,嗨,说的就是你,一愣一愣的干嘛呀,你急什么嘛,我又不跟你借你的肩膀和胸膛,只请把你手边的餐巾纸递给我,说完这些,我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呀!
  
  小个子男人的肚里能撑船,最后和我结了婚的,是金。和所有童话里的王子和公主一样,历经风雨和磨难,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们倒不是什么白马王子,白雪公主,只是贫穷而又幸福满溢的、从从容容的活着。现在他就在我的身边,他就是那个夜夜哄我入睡的小个子男人。
  
  今年7月,我36岁,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幼稚少女蜕变成处世不惊的成熟女人,这其间的疼痛都还历历在目,童年的不愉快、母亲的外遇、中考落榜、少女时的单相思,残缺的家庭,就是和金相恋的那些年,也掺和着对前途黑暗的种种焦虑,回过头去看看,当年的自己,那么无助、又是那么忧伤,如果可能,如果可以,今天的我一定会走过去,为她点上一支蜡烛,指给她有光明、有快乐的方向,我知道这种想法有些自恋,但表明,成长中的人多么需要一位导师、一群益友、一线光明。
  
  2000年,终于结婚,婚姻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归宿,我需要逃离父母的那个家庭,感觉那不是家,是一种桎梏!两年后,生下了儿子,然后,一头砸进生活的海洋里,过起了最最平凡的日子,走在大街上、人群里,我就是那种最普通的,最一般的小人物。
  
  在这样一个秋叶飘零的季节,天高、云淡、风轻,借着这块风水宝地,我把藏在心里的事情,抖落了一地,请路过的朋友,别介意,看完了,该干啥干啥去。生机盎然的春天就在前面等着你。
  
  后记:这篇,一定就是那最艰难的一篇了,艰难的写,艰难的生活,但愿坚韧的这个女子能够走过,风,不算什么吧,雨,不算什么吧,哭也是生活,笑也是生活,微笑吧,神彩飞扬吧,关起门来捂在被子里大哭一场吧,太阳升起来的早晨,起床吧,做饭吧,吃饱了,好好的活着! 
  江雁 
  2008年8月

(责任编辑:栀子花开)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14)
93.3%
待提高
(1)
6.7%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江雁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9-12-01 17:12 最后登录:2010-03-25 08:03
优美散文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