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散文随笔 > 散文日记 > 2021录梦·其一

2021录梦·其一

时间:2022-01-11 12:00散文来源: 散文作者: 朿泥子点击:
        

正文:从那只大帆船开始吧。

  ——开门——

  人齐,“扬帆!”

  随着岛长一声高呼,喧闹了几十天的小岛,沉寂了。

  小岛“小”人数,一条大船囊括着岛上的人与行李。

  这片小岛,不缺物,亦不缺景。说实在话,生活完全没有问题。可,尽管如此,岛长还是召集大家开了岛上最后一个会议,结言:收拾行李,撤离小岛。

  离根。

  这是大事。

  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但是,大家表现得毫无疑问。

  

  听说是一位远道而来的人通知的。

  那人,自迷雾中现出,经由滩上的三两闲人带领,面见了岛长一众管理者。

  初面时,那人便有礼而直接:请全民离岛。

  末了,人便在众人面前消失无存。

  比之烟雾,还要虚无。

  似风一样,海风。

  信或不信?在这短短一瞬间,选择在人。

  

  所以——

  

  “所以,真的有神?”

  小女孩安静地从糖水里舀着红豆,三三四四地挑着来吃。左一个姑娘,右一个姑娘

  一番“听说”刚结束,右旁的姑娘不由询问。不一会儿,她逻辑回来:“听说?”

  果不其然。左边周身微溢着冷淡气息的姑娘特意偏了下头颅,直接对接那真诚发疑的视线,默了一瞬,无言端正了头颅,慢慢地喝完糖水后,才开口:“八卦的漩涡中心,就不要问三流信息接收者真假。”她起身如高杆,补充道:“会让人生气。”

  八卦的漩涡中心,岛长孙女,不甘回道:“我不敢问。”

  “我们之间有不可忽视的代沟。”姑娘挑明了说,原本想要佯装的委屈不慎掺了几丝真情实感。

  轻轻一声“啧”飘进左耳,女孩不禁仰头。姑娘的视线一垂,看见她捏着的瓷勺里几颗饱满红豆粉裂在躺,恰是别味乖巧。视线轻转间,见碗里剩着糖水,她说:“别磨蹭,留你一个人哦。”口吻平而淡,无力的吓唬。

  一个人“嗯。”女孩喉间有声,轻微。高杆姑娘居高临下地看了她的头顶一眼,置若罔闻。

  岛长孙女清空了糖水,脸上仍有佯装的委屈。

  “这么艰难,那就别问了。”

  岛长孙女搁下碗勺,仰视之,委屈巴巴。

  高杆姑娘轻叹了一口不必要的气,说:“信我的,不就好了。”

  “对——”

  “诶!你们两个闲的话,过来帮下忙。”

  突地,一男人招呼两人过去帮忙。

  两人循声而去前,把两对碗勺叠放,吩咐女孩:殿后。

  

  “所以,有神吗?”岛长孙女快上一步,齐望高杆。“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神。”

  “你认为呢?”“神怎会因为我的一个‘认为’,存在或不存在?”

  不止神,止万物,而无知。

  “我是问你,你心底的期望。”“……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忽地,高杆脚步迟缓一下,“啊,我希望有神,十分希望。”

  突然的情感波动。姑娘发问:“为什么?”

  “保佑开学抽检作业队伍里,没有我。”

  “……”

  “你在做什么?”

  “祈求神明保佑啊。”平淡的高杆,格外地认真——只限此刻。

  “……请你放过神明的品格。”一向如花静然绽放的姑娘也在此刻认真着。

  虽然她们每年都逢时拜神,但是……似乎没有真正渴求过神明什么事情——真正的。特别是近几年。

  但是,摆在面前的这份听说,却是最近涌现的风。

  新鲜。

  ……潜潜拉引着真实感。

  岛长孙女不禁琢磨:“要是听说是真……”她想不到接下来的话。确切说,是一瞬间,想法混杂。

  高她一颗头的姑娘在那涟漪泛漾的心湖投下一颗石头:

  “如果一下子的听说是真的话,不是应该先担心那片山林吗?”

  

  因为……

  

  这是岛上代代相传的事:

  午后,孩童欣然涌向山林里嬉闹时,大人会说:“山里有妖怪,天黑前回家。”

  无论过去,抑或现在。

  同样的话语,也已经在小女孩这一辈的耳轮里转了一周又一周。

  平静的岁月轮转。

  虽然没有明说出口,可年龄渐长的人暗暗明白,那句话重在后半。

  而对小小年纪中的人,这些话语,也许有那么一两丝渗入过心窝,暗暗融化为警线。

  也许更多的是,耳旁风。

  

  比现在从旁侧吹向女孩的海风,还要耳旁。

  风起波浪涌。不论黑夜与白昼,动摇帆船的波浪,时有时无。海风,一直在。

  似懂非懂的话语渐渐隐没后,四周除了几盏灯在亮,别无他影。

  她喝完糖水,拾掇着三个碗回去。

  板道上,只她一人闲步在走。

  

  在其身后,不可探测之处,似空中,似海里——

  一光幕淡现。

  不是金光,是暮白,透明一样的暮白。

  稍纵即逝。

  唯有一团光影留存着,一团金黄的光影。

  并不炫耀夺目,同船只扬帆的去向不同,向着小岛直去的一团金黄光影。

  

  不经意间,她偏头。

  第一眼,第一瞬间,一团光影远而小。乍看之下,近在眼前。

  虽然看不清晰具体的情形,却能瞧得些许轮廓。缘边分明,是翅翼。

  以及……

  拖拉在光影后的,散出的一团。

  这团却是明显。

  明明晰晰地扇着翅,凤凰一样。

  

  恰时一声虚叫。

  未待定睛细看的她,惊魂初醒,再转视线时,黑海上毫无迹象。

  一切虚无地发生过。

  出来巡视的岛长说:“快回去睡觉。”

  洗过碗勺后,回房途中,她又遇见了两位姑娘

  

  两个人似乎还在先前的话题,又似乎不是。

  “那你认为全民离岛的必要性在哪?”

  “社会开放化要求?”高挑的姑娘对答如流。

  她刚想随过去,被一句“我爷爷在后面,快回去睡觉。”唬回了房间。

  

  但是,那一瞬,她确确实实瞥见了……是的吧?

  不由纠结的夜晚,睡眠质量完全不良。

  早上随了人起床的气息,中午又与人嬉闹,她晚饭后入眠了。

  异常。

  

  的确异常。

  原该安静的夜晚,雷电划破长空一样,忽然喧闹得让人睡不着。

  隔着几层,喧叫声,跳脚声,脚步疾走声,混杂着传到房间这一层,隐约而吵闹。

  出来时,她没遇着一个人

  敞空的船板上,岛长在人群中心,两个姑娘在人群边缘。

  大概,人全部在这里了。

  唯一睡眼惺忪的她,顺着人之所向看去。

  远远的,是薄光自明的飞物,振着翅。

  

  对她而言,这一眼,比之上一瞥,清晰。

  且远。

  

  睡眼不睡。

  喧声不喧。

  飞物齐飞,

  落着一个。

  

  目光停滞间,幻然般,她将最后面的它看得近前。

  近到……她眼即它眼。

  一眼平行两眼,是不一样的眼睛

  瞬尔,远去。

  念想来不及发酵蓬开——

  

  即便是遥不可及的那里,她还是“看到”了:

  那瞳中孔点,轻滑——

  

  瞬然。

  ——视线相连。

  

  异样的眼瞳,似乎,轻漾着……笑、意?

  ——这小小的念头还没开始具体化,便被脑海浮出的场景淹没:

  

  那是何其明了的场景,清晰又真实!

  那一瞬间,她置身之地不是船只,是那片山林,那个凉洞。

  身前,是倾泻散开的林木。

  有风,疏着林,刷着叶,向洞口这边涌来。

  洞口在她身后,黑着。一个圆轮闪现而出。

  那轮圆里,玉光为底,叠影,似几个猛兽站位。边迹上,黑气缭绕红雾,气若游丝一样。

  便是如此,也能一下启发人——邪的概念——

  但是这份微微渗出的指示,毫无令人恐惧的目的,也许是难达效果。

  

  背着洞口的站位,还是看到这个诡异的圆轮了——不用眼睛,直达脑海。  

  异样的徽纹出现时,不明所以,一刹那,却令人顿悟了什么……

  来不及认真细说,或无需诉说——

  

  场景崩溃瓦解!

  顷刻间,荡然无存——

  

  怦!

  

  心胸,怦然开阔!

  比之天,空;

  比之海,阔。

  是破万难的力量

  

  心开,

  是震撼。

  

  ——惊鸿一瞥,乃如此斯。

  

  ……

  然之后,我醒了。恍若,震醒。

  像中枪一样,那份震撼在心脏里,余音绕梁。

  现在回想,也残存着。

  

  在那之后,那一天,她清醒着头脑努力回想那个梦尾。

  似乎,是这样的:

  

  各自喧闹。

  船板上的民在喧,

  海空上的明在闹,

仿佛在集讨最后面的它,懒散。

 

  ——完——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1)
100%
待提高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导读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朿泥子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22-01-11 10:01 最后登录:2022-01-12 16:01
优美散文
  • 2021录梦·其一

    正文:从那只大帆船开始吧。 ——开门—— 人齐, “扬帆...

  • 童年乐园

    童年乐园 我不算是一个很怀旧的人,只是突然想起来今天是儿童节。 我的童年是从老屋开...

  • 生活

    描写了坐公交的一路见闻,表达自己对生活的感悟。...

  • 路考失败

    在美国第一次路考失败了,因为我没有听从考官指令,把K turn 做成了U turn,而且,在S...

  • 我的世界只有两个房间

    十点多些,久违十几天的太阳光投射到我的室内,以为是原来的世界,也许就是原来的世界...

  • 周末愉快

    又一个周末,又去旁观了教会活动。虽然有美食,有熟悉的中国人和汉语交流,但是心情有...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