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辛辣杂文 > 校园故事 > 沉默的夏天

沉默的夏天

散文
时间:2009-11-15 22:35散文来源:本站原创 散文作者: 晓晨点击:
        
【编者按】夏天就是应该沉默的,在这样炎热的夏天,一切都很浮躁。可是,那种死亡的气息在逼近小夏。默,可能就像她的名字小夏一样,是需要沉默的。小夏默默的拿起那枚戒指,戴在离心脏最近的无名指上。夏天改变了这样一个平凡女孩,又将演绎着怎样的人生呢?

  壹
  
  夏天还是依然来了,是在小夏的忧伤中。夏天安静,闷热。河水里映着太阳撒下的光芒,像一条流动的发光体。
  
  他是去游泳馆找朋友,却没想到遇见她。是在这样的夏天。游泳池里,若隐若现有个人,用手拍打着水面,水花溅了她的脸。转过头来,是一张精致的脸,再近一点,白皙的皮肤像是大病初愈的样子,眼睛里找不到任何焦点,就那样的一个微笑,陈润天,他拒绝不了。
  
  莫小夏从泳池出来的时候那个男生已经不见了。小夏觉得很奇怪的是自己为什么会笑,要知道,那是在姐姐去世后她第一次笑,而且居然是对一个陌生人。
  
  这样的夏天对小夏来说有的只是足够的悲伤,小北在回家路上遇到车祸。当她去的时候,血肉模糊的姐姐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手里还紧紧握着小夏的生日礼物。那是一件漂亮的泳衣。小夏记得自己曾经姐姐说过20岁她想去西藏看天。姐姐喜欢游泳而小夏却是旱鸭子,小夏拆开礼物盒,里面是一件泳衣和一张去西藏的机票。还有小北要对小夏说的话:
  
  亲爱的小夏,姐姐恐怕不能陪你过20岁生日了,下星期姐姐要出差。机票是到西藏,那里有你喜欢天空,还有你要学会游泳哦,这样的天气,旱鸭子真的是很不容易呢。
  
  小夏把这句话放在了自己最宝贵的盒子里,然后,开始学游泳,在她学游泳的第一天,就遇见了他,陈润天。
  
  陈润天走在回家的路上,自行车是被一个同学借走。陈润天只好走路回家,因为不喜欢坐公交车,他讨厌这座城市拥挤得容不下一丝风的公车,坐着的全是情侣站着的都是老人
  
  又是那张精致的脸,在阳光底下,女孩的瞳孔从没有焦点开始慢慢变大,眼里是死寂般的安静,放大的瞳孔里装满了恐惧,是会刺得人心疼的悲伤,额头冒出了细细的汗珠,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苍白得如同泡过几天的纸。陈润天刚想走过去问问她怎么了,有没有事而女孩却昏倒了。陈润天跑过去,女孩就这样倒在了他怀里,软绵绵的像一朵白云
  
  陈润天的视线被一只狗吸引住,雪白的小狗躺在地上,红色的血染了地的一大片,像一朵开在山上的雪莲,刺得眼睛很疼。陈润天叫了好几声,女孩依然紧闭着眼睛,他只好送她去医院。在路上陈润天打量着这个瘦的不行的女孩子:肥大的袖子里两只纤细的手显得很不协调,手心里密密的都是汗珠。陈润天从她的钱包里找到了她妈妈的号码,无意之中看见一张去西藏的机票,可是机票已经过期。
  
  在医院里见到了女孩的妈妈。有着相同的脸,苍白得如同纸的面孔。悲伤的风顺着气流,吹到了陈润天的脸上,然后是心里。  
  “谢谢你送小夏来医院,是小夏的同学吗?”  
  “阿姨没什么的,我刚好看见她昏倒在路边,才……”  
  “你说小夏昏倒在路边?”莫妈妈显得很恐慌,脸如同昏倒前小夏。陈润天点点头。 
  “可是这位同学,小夏为什么会昏倒呢?”莫爸爸一边拍着莫妈妈的背一边问陈润天。  
  “恩,可能是天气太热的,恩……还有一只狗,是一只被车撞死了的狗。”听了这句话莫妈妈显得更激动了,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原来有件事陈润天是不知道的,原来,这个女孩如此苍白的脸是有这样的原因。
  
  小北是小夏的姐姐,一个月前出了车祸,小夏看见血肉模糊的小北表情很麻木,她死劲晃动着躺在公路上的小北,脸看了是那种让人会心疼。眼泪湿了地的一大片和小北的血混在一起。
  
  小夏的夏天突然变冷了,小夏昏倒了,醒过来就没开口说过话,也再没笑过。她除了上课就是去学游泳。因为小北死之前给她买了一套泳衣,说小夏你一定要学会游泳哦。
  
  听完之后陈润天心里堵得很难受,他把头转向窗外,原来,夏天也会这般沉默。陈润天走的时候小夏还没有醒过来。有那么一刻,陈润天好想走过去看看她的脸,可是他们的关系,毕竟还只是见过两面而已,他,也只知道她叫莫小夏,而这个叫小夏的女孩,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小夏醒过来的时候是半夜,妈妈已经在床边睡着,小夏轻轻的用手指划过妈妈苍白的近似乎绝望的脸,真的很心疼。姐姐的死给妈妈毁灭的伤害,那个一直都懂事骄傲的姐姐,在那么一瞬间就消失了。妈妈因为这样几次昏倒,小夏转过头去想哭,可是窗外的景象,让她更心痛爸爸在医院的阳台上点了一根又一根的烟,却没有吸,凭它自己燃烧,看着爸爸的手从眼角滑下来的那一刻,小夏的心都碎了。小夏闭上眼睛泪水就那样流出来了。没有月光的夜晚,这样的黑夜悲伤的气流充遍了墙角的每一处。
  
  陈润天开始有意无意往A幢3楼跑,因为他打听到了莫小夏是在这里学习。他总是忍不住想去看她,那个像云一样的女孩。每次,他远远地就能看见她,在教室里安静地坐着,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像天使安静
  
  这天,小夏抬头看向窗外,一眼就看见了陈润天。是那个男生,小夏这次没笑,呆呆地看了一下,眼帘又垂下,暗淡,没有焦点。陈润天的笑就这样硬生生地吞了下去。他转头从教室门口走过。在下楼的地方被一只手拉住,是她,莫小夏。
  
  没错,是莫小夏,她依稀记得这个男生送她去医院,她倒下的时候是他抱住了她,软软的棉质衣服,还有淡淡的香。  
  莫小夏看看陈润天,努力地挤出一个笑,陈润天看了那样的笑很想哭,他记得莫爸爸说过小夏在姐姐去世后就没笑过了。
  
  陈润天怕自己强忍的泪水流下来,笑了一下便转头走掉了。他怕她看见他哭,所以急着逃走。从小夏倒在他怀里的那一刻起,他便告诉自己要做一个坚强的人,至少要有一双结实的肩膀,这样,小夏就不会再倒在路边了。
  
  莫小夏站在楼梯口,她没想到他会像逃跑一样离开。小夏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从她对这个男生笑过之后,就对着天空许愿,一定要让她再一次遇到这个男生。她要告诉他,她有多久没笑过,而他,居然让她笑了。小夏是想问问他是不是有什么神奇的力量,那么可否让姐姐再次醒来。小夏对自己有这样的想法感到很奇怪,她一个月没有说话,感觉开口很难,而姐姐已经被火化,骨灰洒在小城的河里,姐姐喜欢游泳的。
  
  莫小夏走回教室,依旧安静地坐在那里,太阳依旧洒在她身上。 
  陈润天发现自己突然离开很不礼貌,他返回去小夏已经不在了。只有阳光洒过来。
  
  贰
  
  “小夏,我们回家吧。”小怜满脸的关心,眼底是无限的爱与心疼。这些,小夏看得见,可是,有什么办法,小北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小怜是孤儿。她把小夏当做着自己的妹妹,是亲妹妹。在遇见小夏之前,小怜总是一个人。她觉得自己的世界没有亮点。黑漆漆的像是一潭死水。小怜用最下贱的词语来形容自己,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样糟蹋自己有多痛苦。可是狠心的父母怎么能就那样丢下她。襁褓中的她。小怜常常在心底撕心裂肺的呼喊:你们怎么能丢下我……
  
  在遇到小夏之前,小怜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感受到被关心是怎样的感觉,小怜以为这一辈子,自己就那样孤孤单单过完了。可是,小怜,遇到了小夏,她遇到了这辈子第一个用那么温柔的语气跟她说话的人,她遇到了这辈子第一个那么紧紧拥抱着她的人。是小夏。
  
  小怜总是用左手牵着小夏的右手,她想把小夏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没有理由,她就是想这样。 
  夜的尽头,慢慢淹没了左手中的右手。只有时间的齿轮,还在咔嚓……咔嚓……  
  莫小夏,她一个人走路,一个人看天,一个人坐在校园的台阶上。只是她不知道,有一个人在默默关注着她,是陈润天!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没有什么预兆,就像小北一样,就这么消失在小夏的世界里。  
  “每一件事的发生都有它的原因,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天空总是布满乌云。”小夏以前是相信的,可是现在,它的可信度,小夏已经找不到了。
  
  只要想到小北,小夏的头像是裂开了一样疼,五脏六腑开始往上涌,小夏发疯似的在雨里跑着。跟在小夏身后的陈润天忙着跑出去。就那样一把抱住小夏,一辈子都想这样。受惊的小夏看着雨里的这个男孩,水滴沿着他的刘海打在小夏的手背上,小夏的泪水拌着雨水扎在陈润天的手心里。让陈润天心疼。
  
  “小夏让我照顾你好吗?”可能是雨声太大,也可能是小夏根本就没听到。这样的话被雨水冲的干干净净。
  
  小夏看着这个男孩,显得有些不知所措。陈润天紧紧拉着小夏的手,把她带到了自己租的房子里。拿毛巾帮她把头发搽干净。拿自己空大的衣服让小夏换上,这时的小夏很听话,就像单纯的小孩,看着陈润天的动作,一下一下的。小夏窝在沙发的角落里,身子有些颤抖,她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却迟迟开不了口。陈润天突然想起:
  
  “小夏她从小北离开后,就没开口说过话。”  
  陈润天到厨房想给小夏煮一碗姜汤,出来的时候小夏已经睡着了。他用毛毯帮她盖好。  
  陈润天打开电脑,开始写今天的日记
  
  雨天,我跟在她身后,其实,我已经悄悄跟了她好几天了,但是她都没有发现我,因为她总是呆呆看着前方。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她,我只是想在某个时候她或许会遇到什么困难然后我能帮助她,她的样子,真的是让人心疼…...
  
  陈润天想去倒杯水,却被身后的小夏吓了一跳。看见小夏盯着电脑的眼睛,然后想起自己写的日记,连开始红了起来。电脑上的每一个字,都呈现在小夏的眼睛里。 
  “我……我只是想……”陈润天忙着解释。 
  小夏似乎没有什么都没有看见。她走回去,坐在沙发上,把姜汤喝下,脸已经没有刚刚那样苍白。  
  小夏微微低下头,表示谢谢。便走出去。陈润天呆了半天才想起小夏还穿着自己的衣服,追出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小夏的踪影。
  
  从那以后,陈润天会经常送小夏回家。小夏也知道了他叫陈润天,救过她两次。然而小夏也始终没问他是否真的有神奇的力量。因为小夏的生活已经慢慢有了阳光,只是她并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他。
  
  小怜会告诉陈润天关于小夏的过去。陈润天总是用温柔眼睛看着小夏。
  
  那样温柔的眼光,突然就让小怜感觉到自己似乎期待了很久。越来越多的相处,小怜,不可自拔,爱上了陈润天。她知道这个男生她爱不得,可是有什么办法。当她看到陈润天的左手牵着小夏的右手,她看见陈润天默默关心小夏的每一个动作,她就很渴望得到。
  
  “小夏,你喜欢陈润天吗?”小怜鼓起勇气,试探的问小夏。  
  小夏暗淡的眼睛里突然出现了一丝光,哪怕只是一小会儿,小怜还是捕捉到了。  
  “小怜,这个不好说,很重要吗?”小夏牵起小怜的手,干净的眼睛望着就要落山的夕阳。  
  虽然小夏这样说,可是小怜看得出来,小夏应该是喜欢陈润天的,至从认识陈润天以来。小夏渐渐好起来,脸上渐渐有了笑容。
  
  叁
  
  小夏是这样想的:等这个夏天过完,就要开始新的生活。当然这种新的生活包括了陈润天。小夏慢慢的发现,自己的生活中已经不能少了他了。每次只要陈润天牵着小夏的手,小夏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亮了。小夏已经慢慢习惯了他的味道了。小夏以为自己跟陈润天这样,已经不用多说什么了。这久以来的相处,小夏想,他应该就是可以保护自己的那个人吧。可是夏天还没过完,可是小夏还没来得及跟陈润天说,可是,还有好多的可是呢那又怎么样呢……
  
  肆
  
  小怜很少陪小夏回家了,因为有了陈润天。小怜不仅不能面对陈润天,更是面对不了自己。她受不了陈润天对小夏的好。受不了自己的感情。那天,小怜说有事走的很急,连书包都忘了拿。小夏看着小怜的书包笑了笑,这个小怜,太粗心了。小夏拿起小怜的包,陈润天已经在门外等自己了。现在的每一天,对小夏来说,都是充满了阳光
  
  一个刚打完篮球的同学急匆匆跑进来,撞掉了小怜的包。  
  “啊,小夏,真是对不起呢,你还好吧?”同学忙着道歉。  
  “呵呵,没事的。”小夏边说话边去捡地上的包。  
  那本粉蓝的日子映入了小夏的眼睛。这个小怜,连锁都忘了锁。小夏捡起书,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本来这样的事小夏早就该知道。
  
  书里面,满满都是陈润天的名字,满满的都是小怜对陈润天字字句句的情感那些字眼。字字句句。刺入小夏心里。原来在自己喜欢他之前。小怜已经喜欢他了。小夏还想看什么。还想再找到点什么。门外的陈润天开始温柔的叫小夏。小夏收起书,调整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表情。走出们去,对陈润天笑。今天回家的路格外长,不知道是小夏心里有了事情,还是那种失去的感觉慢慢涌上心头。陈润天并没有发现小夏的表情。因为他正想计划跟小夏去海边。到了小夏家门口,小夏看见小怜已经在家门口等着了。是刚刚小夏叫小怜来拿书包的。看见小怜,小夏突然想是受刺激一样,把陈润天的手甩开。陈润天愣了一下。小夏赶紧对着他笑了。
  
  “小怜,太粗心了哦。”小夏浅浅的笑。小怜接过书包,柔柔小夏的头发。  
  “我走咯。”小怜一直把视线转向一边。今天小夏终于知道这样的原因了。以前小夏还说这样是因为小怜一直在找帅哥呢。  
  “这么晚了。先去家里吃饭再走了,小怜。这么久了,都还没叫你到过家里吃饭呢。”小夏亲昵的牵起小怜的手。  
  小怜摇了摇头,可是还是被小夏拉进去了。  
  陈润天跟小夏的父母打着招呼,亲切的叫着叔叔阿姨。看来,他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小怜这样想着,心开始觉得疼。  
  小夏妈妈的眼睛是定在笑怜身上的,准确的说。是小怜额头上的胎记上。直到小怜发出了困窘的笑。直到小夏俏皮地的叫妈妈。  
  夏妈妈才转过身去。  
  “是小夏的同学吗?这么以前都没见你来过家里啊?” 
  小怜说是,阿姨,我第一次来。  
  一顿饭,吃的安静极了,没有以前温馨的气氛。每个人心里都有事,只是谁都不知道每个人心里的事。  
  小怜以为是自己的到来所以才这样。所以很快吃了饭就出来了。  
  小怜跟陈润天走了之后,夏妈妈问起了小夏小怜的情况。
  
  小夏告诉妈妈,小怜是孤儿,没有爸爸妈妈,一个人长大,很可怜,生活很艰辛。小夏说这么多,其实是要告诉自己,跟小怜比起来,她幸福很多。拥有的也很多了。小夏没有注意到妈妈的表情,自顾自的说着。小夏感觉到自己已经说了很多了站起来对妈妈说要去睡觉了。夏妈妈似乎还想问什么,可是,听到小夏说要睡觉,也就没说什么了。
  
  小夏回到房里。躺在床上,月光洒下来。短信里陈润天刚刚发来晚安。小夏盯着手机眼泪流下来了。陈润天,我们是不是就这样,是不会有什么结果呢?为什么喜欢你的那个人会是小怜呢?
  
  伍
  
  夏妈妈回到房里,夏爸爸在看报纸。看见夏妈妈进来,放下报纸。  
  从小怜来之后,夏妈妈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夏爸爸看得出来。夏妈妈肯定是有事。  
  “怎么了?”夏爸爸走过去,问夏妈妈。
  
  夏妈妈坐在沙发上,想了想。说:“老夏,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我有个女儿的事吧。”夏爸爸愣了一下。原来是这样.“那么……难道小怜是不是……”夏爸爸立刻想到就是小怜就是。
  
  “老夏,你看见小怜额头是上的胎记了吗?我的女儿,她的头上也是有的啊”  
  ……  
  后面说什么都已经不重要,因为,小夏都听见了。
  
  小夏是想起来喝水的,经过爸妈房间的时候。听见了全部的话。小夏几乎要站不稳了。小怜。她,那个喜欢陈润天的女孩。,真的象妈妈说的那样,会是自己的姐姐
  
  小夏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的房间的,妈妈的话一直在耳边回荡,小夏才想起来妈妈今天从看见小怜的变化,原来,都是有原因的。 
  小夏突然很想小北。  
  “小北,小北,你知道现在我有多想你吗?”
  
  床边是小北的照片,小夏拿起姐姐的照片,眼泪掉下来了。姐姐,要是以前你看见我掉泪了,该有多心疼啊,可是现在呢,姐姐,你知道吗?我怎么觉得已经没有人再会疼小夏了。那个疼小夏的小北已经不见了,那些疼小夏的人是不是也会不见呢?小夏嘤嘤的哭泣着,想着小北。眼泪湿了枕头的一大片。小夏对着姐姐的照片,小北,小怜是你派来照顾小夏的吗?小北,你是真的很舍不得小夏吗?所以让小怜来到我的身边。可是,小北,小怜她喜欢了陈润天。那么,小北,小怜她是不是你派来的天使呢?小北,如果,是那样的话,小夏有姐姐天使既有够了。
  
  陆
  
  今天下课的时候,小夏故意说自己有事留了下来。让陈润天不用等了。小夏笑着说,我一个人能行的。陈润天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小夏已经把陈润天退出了教室了。小怜刚出去,他们应该能遇到的吧。小怜,她需要勇气去面对陈润天的。
  
  小怜,从小,你没有的,我都有了,那么,现在,你喜欢的,你也应该去争取了。
  
  小夏一个人去了游泳池,陈润天,我们应该是在这里认识的吧,那么也让它在这里结束吧。小怜,那个忧伤女孩子,她已经失去了很多了,她失去了我的妈妈,那么,在我还不那么爱你之前,让我,忘了你吧!小夏跳进了泳池,清澈的水浸透小夏的全身,夏天,还是那么悲伤。小夏抬起头来,小北,天使一样的小北,好像在泳池的上空,只是小夏看不清小北的表情。
  
  小夏一个人去了以前跟小北去过的很多地方,一个人想了很多,想小怜,想小北,想爸爸,想妈妈,想的更多的是他,陈润天,原来,小夏觉得不怎么爱他,那是假的,原来小夏已经很爱他了。原来。他已经住进小夏的心里了。
  
  小夏回到家里已经有点晚了,爸妈也没怎么多问。呵呵,心里有了其他的事情,这样的细节,他们应该也不会去注意了。小夏默默的吃了饭。妈妈眼睛红红的,看起来是哭过的样子,小夏好想对他们说自己什么都知道了,让他们不要那么辛苦,小夏想去安慰妈妈,让她把小怜认回来,小夏想对妈妈说自己什么都不介意,小夏想对妈妈说,小怜么,那个女孩子,是小北派来照顾我的天使啊。
  
  可是爸爸妈妈似乎没有要告诉小夏的意思,对小怜,妈妈今天什么都没问。
  
  小夏很怕这样跟父母面对,明明什么都知道,却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样的感觉,真是让小夏受不了。手机里是陈润天发来的消息,问小夏今天去哪里了?小夏没回,不知道要回什么。小夏躺在床上,睡不着。发了条短信给小怜。
  
  “小怜,没有想过要找回自己的爸爸妈妈吗?”  
  过了半天小怜回过信息来。  
  “以前倒是想过要找回他们,要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那么狠心。可是没有他们,我也长这么大了,也不知道找到他们我还能说些说么”  
  小夏看了小怜的信息不知道要说什么,她不知道自己这么善良父母怎么会抛弃小怜,是什么样的原因呢?  
  “小怜,没有想过要找一个男朋友吗?这么久以来,小怜都没有喜欢的人吗?”  
  小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问,可能是因为陈润天的缘故吧,不知道小怜会说什么。小怜应该不会告诉自己喜欢陈润天的吧。  
  这次小怜很快回过信息来,小夏一看却是空信息。小夏不知道小怜这样是什么意思。刚刚想问,,结果小怜打过电话来了。 
  “小夏,睡不着吗?”小怜的声音只有对着小夏才这么好听。  
  “恩,感觉像是发生了好多事呢,可是我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总想我是不是要是去什么,或许要得到什么。”  
  “恩,这个问题很严重呢,可是小夏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现在不是好好的嘛”  
  小夏停顿了一下。没有接小怜的话。  
  “小夏,怎么不说话呢?是不是睡着了?”  
  “呵呵,没有呢。小怜是不是有喜欢的人呢,最近看你心不在焉的?”  
  “小夏你别乱说了,我怎么会有喜欢的人呢,我这不一直都跟你混的吗?”  
  “喔,那么小怜不想找男朋友了吗?小怜觉得陈润天怎么样呢?”  
  “呵呵,我当然想啊,难道小夏你要我一辈子当光棍啊。,呵呵。”  
  小怜没有回答关于陈润天是好是坏的问题  
  小夏也没多问,小夏问不出口。  
  陈润天看小夏没回信息,过了会便给小夏打电话,可是一直都是在通话中的。
  
  小夏又发了一条消息给小怜。是问她是不是喜欢陈润天,小怜过了很久都没回。小夏又发了一条给小怜。说小怜我知道你喜欢他,那天帮你那包的时候无意中看见了你的日记,所以,我什么都知道了,小怜,在我最困难的时候,陈润天给了我很多的帮助。我慢慢从悲痛中走了出来,刚开始我以为自己喜欢上了他,可是,今天我想了很多,才发现感激或是感动感情不是一回事,我对他的感情仅仅介于感激之中,所以小怜你喜欢陈润天的话一定要告诉他,让他知道。
  
  小夏发完之后就关机了。去了爸妈的房间。小怜洗好澡出来看见短信。愣了半天,然后给小夏打电话,可是电话那头说电话已关机。
  
  小夏到了爸妈的房间,爸妈都没睡,小声在说什么,听见敲门声,就停下来了。小夏问爸妈是不是可以进来。爸爸恩了一声。小夏推门进去。妈妈看见小夏有些不知所措。小夏被妈妈的表情弄得很陌生。小夏坐下来,靠在爸爸的肩膀上,选择了最舒服的方式,窝在沙发里。
  
  “妈妈,小怜,她。是我的姐姐吧?”小夏闭着眼睛问妈妈。  
  妈妈先是啊了一声,脸色段时变得很苍白。
  
  “妈妈,那天你跟爸爸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妈妈,小怜她真的会是我的姐姐吗?会不会是小北派她来我们身边的天使呢,妈妈,小怜一个人她真的过的很辛苦。要是妈妈心里很难受的话,那么就把小怜认回来吧!”
  
  妈妈听小夏说了这么多的话,不知道要说什么,一直当心小夏会接受不了。可是,小夏现在这么平淡的就说出来了。反倒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夏爸爸揉了揉小夏的头发。这么久以来小夏的变化,他点点滴滴看在眼里。现在更是觉得小夏长大了很多。妈妈眼泪掉下来。走过来抱了抱小夏。
  
  “可是,小夏,你也不要想的太多,你妈妈也只是看到小怜头上的胎记,这也不代表小怜就一定是你姐姐,这些我们还要一些时间去验证呢。现在还什么都不好说”
  
  妈妈点点头“小夏,你知道吗?这些年来,我几乎要忘记我还有那么一个孩子了,有了你跟小北,我比什么都高兴。可是,小北的离开,让我想起了那个孩子,看到小怜,有那么一瞬间,我就把小怜当成了那个孩子……要是小怜她不是,那么,我也不找了,或许这本来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其实,妈妈有你已经很足够了。”
  
  小夏倒在妈妈的怀里,嘤嘤的哭着。
  
  柒
  
  第二天,小夏很早就起来了,早早地来到了学校,走在那些曾今跟陈润天走过的路。默默的看着这些风景,这些风景里,有小夏的就有陈润天,在以后得日子里,也会有小夏,也是会有陈润天的,只不过是小夏是小夏陈润天是陈润天罢了。以后这样的风景里,应该不会有小夏跟陈润天的交集了吧?
  
  小夏坐在路边的草坪上。一个人。原来整个夏天,小夏都是一个人,原来,陈润天他,是会来了又去的。原来,一切都是会回到原点的,只是小夏没想到来的这么快。来的这么措手不及。小夏还不知道要这么去面对。小夏呆呆的看着天一点一点的变亮,太阳从暖暖的变到会刺眼。直到陈润天打电话来问小夏在哪里。小夏站起来,对陈润天呵呵笑了两声说我在学校呢,我就要去教室上课了。
  
  陈润天问小夏昨晚是不是这么了,怎么短信都没回。小夏没有马上回答,过了一会说陈润天我想出国了。
  
  电话一头的陈润天听到小夏这样说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哦了一声。挂了电话,陈润天拿出昨天去买的一枚银质的戒指。看了一会,又把它放回口袋里。本来陈润天是想在今天送给小夏,问她愿不愿意跟他在一起的,可是,小夏突然说要出国了。陈润天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从昨天到现在,仅仅几个小时,就变成这样。一瞬间,陈润天还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小夏到教室的时候,小怜已经在了。小夏坐到小怜旁边,小怜抬起头来,问小夏。怎么了,为什么昨晚会那样说。小夏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小夏不是不想说,只是怕自己一开口。眼泪就会掉下来。小怜见小夏没说话把头低下去,再一次抬起头来,是泪流满面,小声抽泣着。把小夏拉出教室。问小夏为什么突然要出国,为什么说自己不喜欢陈润天了,为什么要那样。
  
  小夏看着泪流满面的笑小怜,还是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这些。小夏把头仰起来,透过树荫,恰好阳光照到身上来。  
  “小怜,知道吗,最近发生了好多事哦,先是那天看见你的日记,后来的种种,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去说,因为说起来就很多啊。小夏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小怜你才会明白。”
  
  “可是,小夏,有什么事难道就这么说不清吗?”  
  小夏回过头来,抱了抱小怜  
  “真的呢,小夏怎么会骗小怜呢。”  
  “小夏喜欢陈润天吧?不是像你昨晚说的那样,是不是?”  
  小夏又把头转向另一边
  
  “不是的,是像我昨晚说的那样的,那么,小怜,你是真的喜欢他的吧,这么久我都没发现,你应该喜欢他很久了吧,可是为了我,一直都没说。你为小夏做的已经很多了。”
  
  “小夏,我告诉你,我是喜欢他,那是曾经,可是,他从来就不喜欢我。他喜欢你,你也喜欢他,难道小夏你不知道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吗?我一个人在这样的感情中,是承担不起的。还有,为什么你突然就要出国了?”
  
  “是陈润天告诉你的吧,”  
  小怜点点头。小夏笑了笑。  
  “小怜,我们回去上课吧?”
  
  上课的时候,陈润天给小夏发来短信,说让小夏下课了等一下他,他有话问小夏。小夏看了短信,眼里白雾茫茫的一片。才没多久没看见他,怎么感觉就像是变了许多,陈润天没有往日的风采,整张脸都是忧伤的。让小夏看了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像往日一样,陈润天过来牵小夏的手,小夏想挣脱的,可是陈润天紧紧抓着不放。小夏犹豫了一会儿。就安静下来,任凭他牵着她。小夏感觉到,陈润天的手心里密密的有好多汗。小夏抬起头看看陈润天的脸,心疼的感觉一阵一阵袭来,小夏低下头,不敢看,怕自己在看就什么都控制不了了。不知道走了多久,陈润天停下来。转过身,将小夏紧紧抱在怀里,头轻轻放在小夏的肩上。小夏抬起头来,这里有蓝蓝的天,云很白。可是,那么蓝的天,却仿佛是得了伤寒的人的脸。小夏低下头来,看着自己的脚尖。有热热的泪水流顺着小夏的颈流下。小夏的身体慢慢颤抖起来。
  
  “小夏,为什么,就要出国,为什么,就要离开我,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我喜欢你,还没来得及问你愿不愿意让我照顾你,还有,好多好多。没跟你说……小夏能跟我说说是什么原因吗?”
  
  小夏小声抽泣着,只是使劲的摇头。  
  “小夏,我求求你,告诉我,好吗?有什么事,我不想让你一个人面对,从你第一次倒在我怀里的那一刻,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护好你,让你再也不会倒在路边。小夏…..小夏…..”
  
  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人把小夏的名字叫的那么悲伤,叫的让人那么撕心裂肺。小夏狠狠倒在陈润天的怀里,终于,把声音哭了出来,忍了多久的泪水,终于在一时间都哭了出来,小夏以为,自己能够坚强的把它忍下来,小夏以为自己可以狠狠心,可是….这个男孩,小夏是多么的不舍得。小夏是多么的不忍心。
  
  终于,那些小夏知道的,猜测的事情,全都跟陈润天说了。小夏的眼睛早就红的都快睁不开了。 
  陈润天,听了小夏的话,哭笑不得。
  
  “小夏,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小夏,你怎么会这么傻呢,爱情是你说让就能让的吗?那么,哪天我把小夏让给别人小夏也会难过吧?我喜欢你,可是呢,你心甘情愿把当成小北的人的那个人,我会喜欢,可是,那也是两种不同的感情了。小夏,你怎么会傻成这样呢?”
  
  小夏抬起头,抽噎着说,我以为没有我,你就会喜欢小怜了。我以为时间会把什么都冲淡的,哪怕是刻骨铭心的感情。陈润天拍拍小夏的头。  
  “小夏,我不会,只要是我认定的,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陈润天拿出那枚戒指,很认真的看着小夏,  
  “小夏,你愿意跟我交往吗?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让我试试。好吗?”  
  陈润天低下头,暖暖的吻落在小夏的额头。  
  暖暖的阳光照在每个人身上。就那么一刹那,小夏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亮了。
  
  
  
  陈润天是牵着小夏的手回来的,这一次,全世界都会知道的,陈润天是那个能保护小夏的人,他,一定会做到的。小夏的忧伤,在这一刻,都被阳光笼罩着。是暖洋洋一片。
  
  小怜看见小夏的脸,什么都知道了。小怜心里堵着的石头落下来了。终于,这才是最好的,不是吗?那个最疼她的小夏。她怎么能让她这么难过。小夏看着小怜要说什么,小怜笑了,是那种很干净的笑,纯洁的像百合花。摇了摇头。先开口说话。
  
  “小夏,不用说什么了,我都知道。从现在开始,什么都不要多想了,你要幸福,好好疼自己。知道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小夏的泪流出来,一滴一滴落在小怜的脚尖前。小怜不知道是怎么了,小夏怎么可能突然这样悲伤。是那种从来没有过的悲伤写在小夏脸上。小怜惊慌的问小夏怎么了。小夏哭着,流着泪,慢慢的在小怜前面端下来。小怜不知所措的在小夏面前端下来,小夏伸出手去抱紧小怜,那样的动作让小怜感到疑惑,可是,下一秒,小怜整个人都呆住了,随着小夏那一句“小怜,你可能会是我的姐姐。”时间停止了,呼吸停止了。小怜看着面前的小夏。小夏怎么会那样叫自己,她记得小夏说过没有任何人能代替小北在她心里的位置。小怜不知道到底是要发生什么,或是已经发上了什么。
  
  小怜愣了十秒。突然想到了什么。小怜猛地站起来小夏就倒在了地上,现在小怜已经不能再想小夏有没有摔倒,有没有怎么了?小怜放大的瞳孔盯着前方。小夏站起来,小怜紧紧抓住小夏德肩膀不停的摇着问小夏,“怎么了?怎么要这样叫我?”小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哭声,缓缓的开口。
  
  “小怜,我妈妈说,她有个女儿,跟你一样大额头像你一样,有那么一块胎记。”
  
  小怜自己走在回家的路上,小夏的话字字句句在耳旁回荡,像是一把锋利的刀,一下一下刺在心口上。21年来,父母,从来没有过的概念。在突然之间出现,一时间,小怜不知道要怎么样才好。小怜不停的问着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回到自己的家中,小怜看着这个只有十平米的房子,是孤儿院的一个哥哥留给小怜的。小屋虽然清雅,却没有家人的欢乐,缺少的是温馨。一个人的房子,总是显得很落寞。小怜倒在床上,床头的相框中是自己忧郁的脸,小怜多希望自己身边也有妈妈温暖爸爸慈祥的笑,自己幻想过无数次父母的脸,一次一次用电脑拼图把他们放在自己的身边,可是总是那么,格格不入。小怜回忆着那天去小夏家中的场景,小怜知道为什么夏妈妈一直看自己了。小怜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生活好像失去了中心。天地分开的那一瞬间,小怜停留在遥远的草原上,无边无际。
  
  暮色四合。
  
  小怜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是小女婴的哭声,听的小怜心开始慌了。  
  敲门声让小怜从睡梦中醒来,眼睛疼的睁不开。  
  门外是小夏及她的父母,小怜站在门口与他们对望。
  
  “小怜,我们能进去吗?”说话的是小夏。小怜一愣,打开门让他们进来。小夏看着这个只有十平米的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和自己温馨的家比起来,小怜这里少了很多东西,小屋虽布置温暖,看始终,没有家的味道
  
  小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低着头,当初那些要质问的话,发现已经开不了口。原来,自己是口是心非的,原来,只要面对父母,孩子们都有那么多的不忍心。
  
  小夏走过去。抓着小怜的手,温暖从爱的另一端传来。小怜泪流满面。  
  “小怜,让我们都给彼此一个机会,好吗?”小夏忧伤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小怜的思想支离破碎。  
  小夏留了下来。跟小怜挤一张床。她们都没有说话,月光洒进来,小夏发现,小怜的泪一次一次滑过脸颊。
  
  小怜同意去做DNA验证自己与夏家的关系。小夏一直牵着小怜的手。陈润天已经在医院等着小夏了,还有他的爸爸,医院的院长。陈爸爸说结果要到三天才能出来。让小夏她们回去等,一有结果就通知他们。陈润天朝着小夏点点头。小夏看着苍白得小怜,对着陈润天点点头。
  
  小怜回到自己的家中。虽然小夏一直让自己跟他们回去,可是小怜坚持要回来。毕竟他们是不是自己亲身的父母,小怜还不能确定。小怜过了最慢长的三天。是?还是不是?小怜一直在想以后会发生什么,自己的生活会改变吗?自己也能向其他人一样可以叫爸爸妈妈吗?
  
  陈润天一直陪着小夏,看得出来,小夏这三天心神不宁的,陈润天想安慰什么,可是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给小夏自己的肩膀,小夏依偎在陈润天的怀里,小怜,那个可怜的孩子,真的会是自己的姐姐吗?她真的会代替小北的位置,成为小夏的姐姐吗?这个时候小夏好想小北,要是小北还在,自己应该不用这么无助吧。
  
  第三天的太阳还没出来,小夏就急急忙忙拉陈润天去了医院,一路上,陈润天一直跟小夏讲着笑话,小夏知道是怕她太紧张了,可是,莫名失去了一个姐姐,又莫名多了一个姐姐,小夏的心情真是不知道要用什么来形容。
  
  玖
  
  小夏到的时候小怜已经来了,护士小姐说有位叫小怜的女孩已经在跟陈教授说话了,小夏急急忙忙赶到陈伯伯的办公室,陈润天跟在后面。  
  小夏到了门口,刚要推开门进去。却被这样的对话挡在了门口。  
  “小怜,你跟夏妈妈是母女的关系只有2%,所以……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很抱歉,这样的消息是我来告诉你。”
  
  小夏被堵在了门外,看着小怜无力的倒在沙发上。小夏看不见小怜的脸,小怜把头都埋在了双膝之间,小夏从玻璃窗里看见小怜颤抖的身体,小夏感觉到了,小怜忍着让自己不流出泪来,可是小夏看见小怜前面的地上湿了一片。小怜抬起头来,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的出血了,小怜用舌头舔了舔了自己的嘴唇,像是受伤的小狼舔着自己的伤口,小怜的脸色苍白得像纸一样。小夏站在门口看着小怜。小夏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走去,她不知道现在的小怜是怎么样的心情
  
  小怜自嘲的笑了,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把我抛弃了,怎么可能现在还会认我呢?那个时候我还多小啊,自己都不会生存,他们都把我丢下了,现在又能有什么样的理由来认领我呢?
  
  小夏走了进去,小怜抬起头来,小夏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自己面对面看见小怜的脸的那种心情。小夏抱住了小怜。
  
  “小夏,你知道么,我几乎都要相信我会有爸爸妈妈了。我以为我能像你一样有个幸福的家了,我都想好了在我有了爸爸妈妈之后我要做什么了。你知道吗?我都买好礼物要送给他们了,我都要原谅他们当初丢下我了。可是,小夏,你知道吗?我,还是失去了,我的希望在今天黎明的时候就破灭了。你知道吗?我多想啊,我好想能回到昨天,回到只认识你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就以为我很幸福了,多的我都不去奢求。可是,小夏,你能告诉我么,为什么会这样?”
  
  小怜小声哭泣着。小夏什么都没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只是紧紧抱着小怜。  
  门外,陈润天和小夏的父母站着,夏妈妈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这个孩子。破灭的希望,不仅仅是小怜的,还有夏妈妈的。  
  突然,小怜从小夏的怀里挣脱出来。小夏看着不知所措的小怜,小怜疯一样跑出门去。看见夏妈妈,停了一下,可是,现在,有谁能给自己最温暖的怀抱。小怜哭着跑开了。  
  “妈妈,你在哪里?”这是小怜现在想的。  
  小夏愣了一下,才发现小怜这样跑出去很危险。小夏急忙追了出去,小夏到门口发现陈润天已经不见了,夏妈妈告诉小夏陈润天已经追出去了。  
  小夏朝着妈妈指的方向跑过去,身后是妈妈的声音  
  “小夏,告诉那个孩子,只要她愿意,我们愿意成为她的父母!让我们都来代替彼此最难割舍的那一部分,”小夏跑出医院,在人群中寻找,在车辆中寻找……
  
  是刹车的声音把小夏带向方向的另一头,这样的声音让小夏惊恐,脸色变得惨白,小夏向人群中跑去,挤到人群中。  
  夏天就这样安静下来了,没有喧闹,安静的像死了一样。那样的画面,小夏想,辈子,应该也不会忘记吧。小怜惊恐的发白的脸,整张脸都在抽动,小夏不安的向人群中走去。
  
  那种带着死亡气息的力量,压下来。  
  还是那只鸟,还是那样飞过,没有痕迹,没有悲伤。  
  但是……  
  那是鲜红的血。又是一片寂静,滴血的声音消失在街头。  
  又是一片寂静,那只鸟重重的摔下来。  
  小夏看见躺在地上的陈润天。  
  小夏伸出手去摸陈润天的脸,泪水一滴一滴打在陈润天的脸上.  
  ……  
  小夏醒过来的时候只看见妈妈。小夏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怎么感觉妈妈突然间就老了很多。看见小夏醒过来,就哭出声来了。小夏看着妈妈不知道怎么了。可是,那种死亡的气息在逼近小夏。
  
  “妈妈,陈润天他……?”  
  妈妈站起来,背对着小夏。  
  就这样,什么都不用说了,就这样,小夏就什么都明白了。
  
  拾
  
  小夏在医院呆了整整一个月,她不知道自己是胖了还是瘦了,也不想知道了,那个整天关心她胖瘦问题的人已经不在了。小夏出院后吃了很多东西,因为他说过要把她养的胖胖的。
  
  小夏去看他的时候天气很好,他在高级坟墓的最右边,因为他说过,他的左边是要留给自己的,他要那样,和自己相依一辈子。小夏看着他的照片一直微笑,因为他说过小夏你笑起来很好看,我好舍不得你小给其他人看。小夏,小夏……曾经那么温柔的叫她的名字。
  
  相片上他的也是一张灿烂的笑脸。小夏的手指轻轻抚摸他的脸,
  
  “你感觉到了吗?我来看你了?”忍了多久的泪水,终于冲破最后的底线,打在手心里,顺着指缝流在手背。陈润天你曾经说过的,小夏你是我的手心手背。陈润天你感觉到小夏来看你了吗?小夏在墓地坐了一整天,陪了他一天,看了他一天,想了他一整天。
  
  小夏回到家中天已经晚了。会到自己的房中,那枚戒指,静静的放在那里,
  
  小夏走过去,拿起来,戴在无名指上。是离心脏最近的位置。小夏在想,这个忧伤夏天是不是要过去了。可是,不管怎样,“陈润天,我们是在一起的!永远都是!”

责任编辑:好相处】

                         (散文编辑:江南风)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1)
50%
待提高
(1)
50%
------分隔线----------------------------
 
相关文章导读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晓晨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9-11-15 22:11 最后登录:2009-12-02 20:12
优美散文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