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散文随笔 > 游记散文 > 天府三话

天府三话

时间:2010-04-06 03:29散文来源:本站原创 散文作者: 苏莱曼点击:
        

【导读】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这是名篇《隆中对》中诸葛孔明对天府重看的缘由。可是丰饶富庶、军工要冲与我不及蜀道本身更具诱惑,这道、这峰实在叫人向往 .
  深夏出游,不是个好的主意,可是我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南下的火车,每一列都满塞着各式的方言和民族语言,那是起自西北边陲的一列列少数民族的移动山脉。火车上,三三两两地,人们在交头接耳地攀谈,我试图想弄得一丁半点的熟络,好活跃一下这似云南干粑般的气氛,可是那怪异的方言、民族语言,就像了鬼魅,影影绰绰地一个劲儿让人冷噤起来。
  呼啸着,火车一头头扎入陇南绵长的洞窑里。当夜色微暗下来时,火车亟不可待地再次挤进山洞。想必出来时就是明天的巴蜀大地了,那会是怎样的一番荒芜后的葱郁?我软枕着这样的“觊觎”,往肩头拉了一把陇西的暮被,甜甜沉沉地睡去。
  
                                             一话、蜀道
  习惯了看那种大片大片像极了棉团的白云,在以青山镶边的蓝天上十分任性撒泼的模样,一下子不见了那样的云天,顿感心烦意乱。火车有气无力地低喘着在天府绵延的蛇线上前进。说句实话,纵有绿遍的树木和山水,可是像我这样的高原藏羚,这绿意真的缺乏了吸引。从车窗放眼出去,视力在漫着雾气的山尖坡地疲惫地巡游着,在暧昧的山色里似乎没有了着力点,如果形容为一头雾水不甚恰当,那我也无法为此情此景找到更为贴切的辞藻了。
  “蜀道难,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对于藏羚,就垂涎这样的难道,可是一夜的孜孜跋涉,火车独自吟诵这千古绝唱,对于“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黄鹤之飞尚不得,猿猱欲度愁攀缘”的险峻和惊耳,我亦无缘经见,此一憾何时得补?更不畏古人“问君西游何时还,畏途巉岩不可攀”的忧闷和苦虑了。
  “益州险塞,沃野千里,天府之土,高祖因之,以成帝业。”这是名篇《隆中对》中诸葛孔明对天府重看的缘由。可是丰饶富庶、军工要冲与我不及蜀道本身更具诱惑,这道、这峰实在叫人向往。自两千多年以来,进出川陕的唯一通道就是蜀道。故此,要入临天府,这个易守难攻的人间聚宝盆地,必先历经万险。
  现在火车却漫步在绵阳的怀里,我无以目睹、步履这样的危岩隘路,羞赧得自顾不暇。于是极目远眺,想寻得灾后丁点的凶戾伤痕,以悼唁失去的魂灵,可是除了披挂绿色戎装的山山水水外,我无法寻得丝毫让我足以虔敬的景象。昨日牵动亿万心灵的那一幕幕场景,如今早已石沉冰河,就像了这山河,寂静得出奇,已浑然不觉那种血泪混洒的悲壮。而在此时,这车厢里竟自腾起一阵阵的欢笑声。是啊!人们都在新的征途上,作着一个个全新的旅者,可是他们究竟辞别了多少的伤痛,又怀揣了多少的梦想?与我,现在唯一要寻得的,既非蜀道亦非景象,而是一种精神,像诗仙那样一种永远的攀缘精神
  谈蜀道,几无可能抛开青莲居士,一首《蜀道难》自古令多少男儿竞折腰。李白自幼满怀大志,然历经坎坷终未酬。在他留与后人的所有诗词中,最能直抒他郁郁不得志的悲愤性情的,莫过于那句“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最终他奋力写下“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抛下仕途浪迹天涯。他所秉持的那种超然脱俗、不如蚁慕膳的气节,让多少怀才不遇之士,弹泪之余又重铸理想,如他般坚勇地走上这万险之蜀道。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读着这样的诗句,再次放眼荆棘丛生的人生蜀道,为诗人的傲岸深深折服。他那一首首妇孺皆知的诗句,无不闪烁着他的这种不敢沦落的攀缘精神。在他看来,对于攀者,一切的庸碌和哀怨均不值一哂。
  如今诗人谓之的蜀道已无存在,亦无存在之必要,然而这《蜀道难》之不驯攀缘精神永远矗立起来。
  火车驶入锦城时,我虽未历经似蜀道之厄难,可是让我刻骨地记得:在人生的蜀道上,欲临天府,终须勇攀艰险之蜀道!
  一声尖锐的汽笛声像把斧子,劈开了这沉闷的空气,而我却做着再次起航的盘算,无论是停泊还是起航,我觉着此时心胸里正掀起一排排汹涌的波涛来: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二话、武侯祠
  冲出了火车站,直奔宾馆。简单的洗漱、整理后,看日头还没有来及正身,懒散地躺在那里,就径直赶赴武侯祠。
  八月的成都,空气臃肿不堪,太阳细密着眼在打量这个城市,视力马虎得辨不清那是城池那是人物。或许它正在土耳其浴房里,享受蒸汽浴带来的快慰,高高处在天上,早已忘记人间八月正酷暑的事实。
  出租车里一首轻柔的乐曲,四散开来,在空调吭出的冷风里也突然有了线条,那么清爽妙曼,似芙蓉出水般,让人乐和着忘其所以。大街、小巷,再大街、小巷,出租车在搜索一切两点间最短的距离,像了醉人,在熙攘的车道上,晃着身子。行车尽量规避着,省了缠身不羁的麻烦。突然我被眼前这一动一静、一张一弛、一冷一热的景象攫住,恍惚此时诸葛孔明正坐镇疆场,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草船借箭、赤壁大战、哭周瑜空城计,我正在掐指算着这些闪烁着诸葛亮绝世才智的历史光点,突然,出租车在一股咆哮着的尾气里,将我们重重地甩在了武侯祠正门,拂袖扬长而去。
  武侯祠是纪念中国古代三国时期蜀汉丞相诸葛亮的祠宇。建于唐以前,初与祭祀刘备的昭烈庙相邻,明朝初年重建时将武侯祠并入了“汉昭烈庙”,形成现存武侯祠君臣合庙。现存祠庙的主体建筑1672年清朝康熙年间重建。1984年成立博物馆,2008年被评为首批国家一级博物馆,享有“三国圣地”之美誉。(百度百科删减)
  待到回神,“汉昭烈庙”的横匾早已横在眼前。
  于是照本宣科,做了一些许多游人都在重复的动作,在不断的脚步移位中,不断变换着镜头,将这十分“珍贵”的瞬间一一存储起来,也好有个交代。可是到了背着“汉昭烈庙”立定下来的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本采集素材和梳理思绪时间完全交由傻瓜相机摆布了。而此刻再去理顺武侯祠同汉昭烈庙相毗连、三义庙和结义亭前后落座等这些具体的布局就毫无意义可言。在百度大哥面前,我逡逡地不想造次去详述这些我现在都无法摆正它们各自位置的景观了。
  其实到了今天,武侯祠诸葛亮殿里,悬梁的那句“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名句,在我脑海里无限地扩张起自己的体积来,我几欲无法承受它的体积和重量,它正在挤压占领我名利的制高点,让我的心像失血的僵尸,乱了脚步,蹦跳着前进,苦不堪言。而于这个满脸放着淫欲光芒、追名逐利,严重变相的世道,这样的词句却似痴人说梦,不仅荒诞而且可笑。
  走在成都的大街上,我感觉无比的孤独,好像整个朝野都在嘲笑我的乖戾,人们,甚至那只毛发梳理得一尘不染的宠物阿黄,都可以自如地视淡泊为粪土,嗤宁静为迂腐,而我为何单单有如此离奇的念想和选择?
  在武侯祠博物馆里,最负盛名的就是唐代“蜀汉丞相诸葛武侯祠堂碑”,因文章、书法、刻技俱精被称为“三绝碑”。碑文对诸葛亮的一生,作了重点褒评。一直以来,在我的脑海里,好像智慧的化身——诸葛孔明才是历史浓墨重彩的对象,而这碑文里记述的一些历史事实却让我对他的高风亮节有了全新的认识。碑记:马谡因失街亭被诸葛亮依法处斩,临刑,马谡哭着表示自己死而无怨。李严与廖立,被诸葛亮削职流放,但他们也自甘服罪。当他们得知诸葛亮病逝,“闻之痛之,或泣或绝”。
  相比诸葛亮的神机妙算,他那种执法严明,不以权谋私的气节,在现今的世道里尤为光彩,令人疯狂地思念
  “诸葛亮之为相国也,抚百姓,示仪轨,约官职,从权制,开诚心,布公道;……善无微而不赏,恶无纤而不贬”。《三国志》
  蜀建兴十二年,即公元234年,时年54岁的诸葛亮再次北伐,因积劳成疾,当年八月病故于五丈原(今陕西省岐山南)。自此,一代枭雄,赍志以殁!
  历史对诸葛孔明的评介让人眼花缭乱,可是最令我折服的某过于诗圣杜甫借游览武侯祠留下的那首流芳百世的名篇《属相》。不仅流露了诗人对孔明深深的怀念之情,同时也高度概括了诸葛亮戎马倥偬的一生,赞扬了他一心报国效死疆场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每次拜读起来屡屡黯然伤神,如此英才,一夔已足,夫复何求?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是了,该到了去拜谒老杜的时候了。天已微暗,就明天吧。
  
                               三话、杜甫草堂
  一宿无话。
  次日,天微亮,就动身前往杜甫草堂。这次没有了昨日的匆忙和浮躁,从容地游览,详细地记录,也不乏了拍照。
  杜甫草堂正门随了中国所有门庭的一贯风格,正门两旁各立侧门。这画面我小时候第一次见到,那是在哥的一张照片里。二十年如一日。
  杜甫草堂被称作中国文学史上的“圣地”,现已成为杜甫行踪遗迹中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最具特色和知名度的一处游览圣地。
  从正门那块写有“杜甫草堂”的匾额下进入,向右一条幽静的小路指向了“梅园”,那是草堂的园林景点游览区,我便顺着小道走去。成都八月的清晨,温度刚刚好,曙光才将自己的手触到林间那枚最高的叶子,便惊起了一只翠鸟,洒下了一篓水露。走在百鸟啁啾的小道,最能感受繁忙的成都恬静的一面。小道两旁默立的纤竹,在高树满叶里,显得楚楚动人。唯独那一张长凳还没有可人的落座,虽有这清脆的鸟叫却愈显寂寥静谧了。
  梅园甚是复杂,欲沿着一条清晰的思路将梅园描摹一下,我已无能为力。无论是那玲珑的回廊还是帆点的池塘荷叶,早已将我全部的精力吸引,再加上远处参差的树影和脚边斑驳的游鱼,忽然我不知自己竟在凡间,悠然自得于这样的景致而狠狠忘记了笔录和留影!时至今日,最令人难以守神的,还是那位独坐台前,身披着一身的绿叶,自得描画的老者。在笔墨一按一提里,将不远处透过树丛安睡在湖心的那叶小舟跃然端上宣纸。
  草堂旧址内,沿着一条中轴线,先后排列着照壁、正门、大廨、诗史堂、柴门、工部祠。诗史堂是杜甫草堂纪念性祠宇的中心建筑。其正中是杜甫雕像,堂内陈列有历代名人题写的楹联、匾额。工部祠内供奉有杜甫画像,其东侧是“少陵草堂”碑亭,象征着杜甫的茅屋。
  在去往杜甫茅屋故居的小径上,一块未经雕琢的碑石隐在树丛里,上面镌刻了全篇幅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人们争相拍照留念,我也不敢落伍。太阳的光弱弱地洒在林荫小道上,此时人流如织,我突然厌恶起这样的嘈杂和烦嚣,可是又如何,我不正也在做这样的推波助澜吗?我钦佩怀着一颗虔敬的心灵,逐步探视每一寸草堂的人,可是这样的人,并不多见,偶尔得见一俩,却跟我旁若无人起来,于是我又感觉寂寞了。
  公元759年冬,杜甫为避“安史之乱”,携家由陇右(今甘肃省南部)入蜀到成都。次年春,在友人的帮助下,在成都西郊浣花溪畔建起了属于自己的茅屋。如今的茅屋是后世几经修缮得以保存下来的。杜甫在这里先后住了四年,留下了诗作240余首,其中就有千古绝唱《茅屋为风所破歌》。
  一扇简陋的柴门,一圈低矮的篱笆,一排还算齐整的茅屋,一组失修的粗石桌凳,俨然组成了一个幽静的小院子。这就是杜甫那蜚声中外的茅屋故居了。盛夏虽不比三月,可是诗人吟唱的故居春色却幡然于眼前: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鸥日日来。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进得蓬门,一种久违的感觉油然心生。那种止水般的宁静从头到脚淹没起来。茅屋不远处,浣花溪静侯着,不时有山雀掠过,将溪畔的垂枝煽乱。看着这精巧的世外桃源,我仿佛听到了诗人正在挥毫写下春令里那幅摄人心魄的画卷: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春秋,自古是文人墨客乐此不疲抒怀的季节,诗圣杜甫也不例外。
  此时静静站立在茅屋前,突觉时令转入了深秋,嬉闹的游客不见了踪影,《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所描述的情景却栩栩如生地在我眼前一一铺陈开来。一时,我自觉就是那个清瘦的老翁,站在院子正中,拄着半截竹杖,紧锁着眉头,眼里满布悲愁,在秋风里,披着一件淡薄的衣衫,抗争着这将至的秋风暴雨。
  肆虐的秋风,正掀起了茅草,挂满了枝头撒满了溪畔,我哑了声嗓却唤不得抱着茅草遁逃的毛孩。刹那,怒吼着,凛冽的秋雨箭射般穿透了屋顶,蹦跳着在茅屋里作乱。冷硬的被子,屋漏床湿,怎好熬过湿漉的夜晚?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叹至此处,猛然回神,环顾四周,无人理睬,收敛失态,我夺路逃出故居。
  “房奴”时代,我们叹羡这样的茅屋,只可惜老杜在遥远的古代远未曾预料。而如今,遍地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不得欢颜!不禁不由,他们最终“蜗居”成无奈的抗争。
  一处红墙夹道,通向了来路,深邃幽怨地蜿蜒开来,修竹掩映独具幽趣,像是一条时空的隧道,让人的思想无限地放大放远,从遥远的唐朝一路走来。虽然人来人往,可是我寂寞得要燃烧,我无法停止我的脚步,却怎么也走不完这尺许的通道,难道我的思想可以停步?
  岁月是一把挥洒自如的手,我们就成了他手里随意捏塑的橡皮,可是它却捏不来色彩斑斓的思想,那是千百年来伟人们依然鲜活的理由。
  
  马丁•路德•金说:“我梦想有一天,深谷弥合,高山夷平,崎路化坦途,曲径成通衢”。
  时过一年,怀念天府,也怀念孔明,更怀念李杜,在这个干涸无雨的春季。

责任编辑男人树】

                         (散文编辑:可儿)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2)
66.7%
待提高
(1)
33.3%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苏莱曼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0-04-02 16:04 最后登录:2012-01-26 15:01
优美散文
本版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