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在线:原创散文发表网!致力于打造中国最专业的原创散文网!
推荐栏目: 爱情散文 - 抒情散文 - 伤感散文 - 情感散文 - 哲理散文 - 亲情散文 - 心情散文 - 游记散文 - 短篇小说 - 爱情散文诗 - 抒情散文诗 - 伤感散文诗 - 现代诗
精典美文推荐: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散文 > 散文随笔 > 写人散文 > 请给我时间,用来回忆

请给我时间,用来回忆

散文
时间:2009-08-14 17:24散文来源:本站原创 散文作者: 蓝雨轩156点击:
        

  正在上班,小鱼儿发来信息说:“最近过的怎么样,今天还上班么?这边的天气很凉爽,动不动就下雨”。我望着手机迟疑一秒中,在犹豫着要不要回信息过去,该说什么呢?今天在上班,过的不怎么好,又生病了。还是说我过的很好,你也照顾好自己,有时间给我电话。最后我否定了所有要说的话,手机就那样半开半合的放在桌子上,信息始终没有编发。
  
  小鱼儿是我的职高同学,2004年我们刚入学的时候就已经见过,只是半年的时间里我们从未认识过,到了05年的时候我们逐渐熟悉,而最后终于成为无话不说的知己。他应该算是一个比较腼腆的男生,似乎认识他的所有人都这样评价,包括我的妈妈,我的妈妈知道我和他的关系,所以很多时候他来我们家的时候妈妈都对他出奇的好。06年冬天的时候我们开始工作,实习的地方是在苏州。学校里经过一批又一批的选拔后,我和他,当时还有我的另一个好友,一个女子,一同被录取,于是坐上火车随着老师还有其他同学一起出门,那是我第一次背井离乡。去了所谓的公司后,小鱼儿因为忍受不了那里的待遇,于是一个人又坐车回到了西安。此后的半年里我和他一直以通信的方式联系着,偶尔上网也只是给他发发电子邮件还有一些琐碎的留言。第一个月的工资只有几十快钱,于是我不顾及自己的生活依旧给他打去,第二个月的工资还是那样,我不想听见远方的他告诉我他过的不好。
  
  半年之后我和我的好友自私从公司跑了出来,所有的东西都没有带走,只是带了我们来时的衣物还有一些平时的用品,踏上往返西安的列车,紧紧半年的时间我已经苍老了很多。回去之后是小鱼儿接的我们,说好的他是在西安火车站来接,但突然有事给耽误了,于是一路上发着信息告诉我们该怎么走,乘车到他新工作的地方。远远的就看见他的身影,半年未见,依旧那么清瘦,那么干净。他帮我们提着厚重的行李,一路上兴致勃勃的介绍着他刚找到的工作,是在一家邮局负责包裹的管理,不是很忙,也不是很累,更多的时间就是接个电话还有做帐。
  
  半个小时的路程后,我和好友林终于来到了他的单位,走进了那间所谓的办公室,其实就是一间简单的屋子,里面摆放着一台电脑,一个书桌,一个电话,剩余的就是邮寄的那些包裹。和好友商量后决定先把行李寄放在这,然后一起出去找房子住。在很久以前我们几个就商量着,等我和林一起从外地回来的时候,小鱼儿帮我们在他的单位找一份事做,然后我们三个出去租一间房子,或者有两室一厅的更好,每天上完班回来一起做饭,林说她允许我偷懒,也允许小鱼儿陪我一起偷懒,家里的那些琐碎活她可以一个人包,我们要做的就是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她把饭菜煮好,然后一起享受。似乎事情总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小鱼儿上班附近的地方租房子都很贵,而且当时我们身上并没有多余的钱,因为我们是私自离开的公司,所以有一个月的薪水没有领到,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从回到西安的那一刻我们也没有打算在回到家里。
  
  一路上悻悻的走着,小鱼儿提议说先到他的单位去,他和他的经理说下关于我们两个人工作的事情,于是我们又想着等工作稳定了在找房子。但结果另人有些不满,原先说好了的给我们安排工作的经理却又反悔了,说是没有合适我们的工作,不过建议我们可以去外面的地方找找,因为这里找工作不是很难。小鱼儿拉着我的手还有朋友的手一起离开,那个晚上他没有回住的地方,而我和林也没有回家,去了一家网吧过了通宵。早上的时候小鱼儿告诉了我和林一个重大的决定,他说他决定离开,如果不和我们在一起的话,他也不会干。我望着林,望着小鱼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我们大清早的去了他的单位,还和他的几个同事打了招呼,我们离开的借口是说小鱼儿送我们回家,一会在来上班。提走了行李出去,我看见小鱼儿锁了他那间屋子的门,然后我们走着朝左拐。
  
  一时间我们三个人成了流浪的孩子,我说我想回家,因为现在没有要去的地方,林答应了我的请求,小鱼儿说他送我们回去,我拒绝了,说是让他也回家好好的休息,因为我们一夜都没有睡。他说明天是周末,来我们这里找我和林去逛街,让我在家等着他,于是我点头答应,和林坐上了回家的汽车。
  
  半年没有见过母亲,似乎变化很大,头发白了很多,我低声哭着承认自己的无能,因为在很早以前我说过如果在外面没有一番事业的话就不要回家,但而今已经食言,我什么都没有做到,而且还做了一个公司的逃兵,爸没有指责我,只是安慰着我说以后的可以慢慢来。
  
  周末的时候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原来是小鱼儿过来叫我去逛街。一路上听他说自从和我们分离后他只来过街上一次,因为没有我们在身边的时候他感到了无聊,所以他就很少出门。我和他去了林的家,林正在洗衣服,我们等了一阵子后一起去了市集,身后还跟着林的姐姐。半路上我和小鱼儿唧唧喳喳个没完,仿佛这半年的时间并没有拉远我们之间的距离,倒是林似乎一直沉默不语,我知道,一直以来林就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女子。一个小时之后,小鱼儿提议说让我和他一起去逛街,理由是林和她的姐姐总是走的很慢。于是我答应着,和小鱼儿一个人走。
  
  印象中,从小到大没有一个男子对我好过,那个时候所谓的好就是给我买很多的东西,除了我的父亲以外,而父亲也只是给我零花钱而已,并不是把买好的东西放在手上。包括现在,我总是希望每个人对我好,但实际是没有任何人给我买过一大堆的东西。我说我想吃冰糖葫芦,于是小鱼儿买了两个,我本以为是我们一人一个,但我似乎忘记了他不喜欢吃甜的东西。大街上,我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渴了的话他会买冰淇淋送到我的手上,进超市的时候又是买了一堆的零食拎了出来。该怎么形容那个周末。即使07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年之久,但那一天的情景我依旧记得。
  
  回家已经半个多月了,剩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找工作,西安的工作似乎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好找,尤其像我们还不满二十岁的孩子,看起来依旧是满脸的幼稚。那天小鱼儿提议说到中介公司去看看,于是我和林还有他就来到西安的某一处中介公司,瞒着父母把身喜欢嗟乃陌倏烨恿私ィ孀拍堑募父龉ぷ魅嗽备牡刂罚吹搅艘患宜叫降募庸こВブ蟛鸥芯跤行┥系钡母芯酰鸵桓龃笮偷睦皇裁辞穑夜ぷ视趾艿停谑俏颐堑敉坊乩础V薪楣镜娜怂得魈煊泄ぷ鞯幕霸诖电话给我们。我们坐了回家的车。
  
  第二天的时候,我们三个又去了那家中介公司,又是工作人员给了一个地址,自己去找地方,但这一次似乎有些不顺,从早上的十点出发到下午的四点多才找到那个地方,而中途不知道转了多少趟车。见了那的老板谈的依旧不妥。天色微暗了下来,我们起身回家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都在中介公司还有路上奔波着,这个时候我和林才真正的感觉被骗了,因为他们所介绍的工作并不是什么正规的单位或者公司,和我们起初学的专业并不相符。我有些懊悔,有些迷茫,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小鱼儿也自责了起来,说他不应该把我们带到中介这个地方。我和林看着他的样子,始终没有说话。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似乎很久都没有见过小鱼儿,而平时的联系也只是短信而已。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我安静的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手机响了起来,直觉告诉我说这个电话一定是他的,因为从我回到西安以后便和以前的同事失去了联系。的确是他打来的电话,他说他要回他的家去,在西安总不能长久的呆下去,因为他身上的钱已经花完了,而且我以前和林打给他的一千多快也已经用完了,我听着他说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吞吞吐吐的解释着自己现在也没有多钱。他解释说不是向我借钱,而是告别而已。我说了一声珍重,然后挂了电话
  
  其实小鱼儿的家离西安并不远,只是在另一个城市而已。而他却喜欢西安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有着我们,还有着一些不能忘却的记忆。5月份的时候我已经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网吧做收银的工作。我告诉小鱼儿说他可以过来看我,因为我开始想念。我把林叫到了我上班的地方,说好了的一起工作,但却因始终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所以不得不离开,而当时的我也只是寄宿在姑姑家里,如果我在叫一个人住进去的话或许有些不适,我哭着送林上了汽车,说过几天回家去看她。六月的某一天小鱼儿真的来了,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的四点多,QQ上他一直问着我所在的具体位置,而我更关心的是他几点来的西安,他说是下午,来的时候先去了林的家,然后问了我的地方,就准备过来,但路上却迷了路,晚上没办法就去了网吧过夜。大概一个小时后,小鱼儿出现在我的眼前,我有些激动,不知所措的样子。剩下的时间里我和他坐在网吧的沙发上聊天。
  
  天亮了,是我下班的时候,只是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没有借到同事的伞,于是我淋雨跑回了姑姑家,拿了伞又跑了出来,和他从网吧出来,开始吃饭,依旧是他请客,虽然下着很大的雨但他还是问我要不要吃冰淇淋,我点头,他买了一个蒙牛的草莓味蛋卷给我,不记得和他走了多久,一直到中午一点多,他说要我先回家去睡觉,因为晚上还要上班,而他先去以前住的地方看看还有没有人在,晚上七点的时候公园门口见。
  
  晚上八点是我上班的时间,因为累了一天的缘故,回到姑姑家睡的很香,下午起床的时候随便吃了点东西,远远的看见他站在公园门口等着我,但我们并没有进去,而是来到了旁边的天桥上,我们就依偎着站着,看着桥下面车水马龙的场景,那一年我们十九岁。
  
  那个夜晚或许就是我和他最后的一次相见,因为至今已经过去两年,我们都未曾谋面过。晚上我请他上了通宵,我找了同事替我值班,因为我想陪着他一起上网,这让我想到了我们刚认识的时候第一次去网吧通宵的场景。那个时候依旧是很晚,两个人玩着一台电脑,他看电影,而我聊天。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他睡着了,躺在狭窄的沙发上,而我依旧坐着,趴在桌子上打盹。天亮了,是我值班的同事唤醒了我们,而我,在这个白天还要替班,他要走了,说是该回家了,来西安也看到了我,还有林。我说我不能去送他,因为我要值班,他就一个人走了。
  
  八月份的时候我收到他的电子邮件,说是他的父亲又给中介公司交了一万快钱,托那里的人去给他在外地安排了工作,他问我去不去,我没有回答,我说怕了在外漂泊的日子。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是八月底还是九月初,总之他走的时候什么也没说,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我辞了在网吧的工作,因为厌倦了吵杂的地方,每天我都和林粘在一起,她在家也没有工作,偶尔和她聊起以前的日子,我不能否认她是有些责怪我的,因为我的母亲也一直责怪着我,其实在从以前的公司私逃的时候并不是她的本意,她可以胜任那样的工作,而我却承受不了那样的压力,是我一直在央求着她和我一起离开,如果公司不批的话就逃走,离开公司前的一个礼拜我日夜住在她的宿舍,还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了,连续七天都没有见过她,于是哭着去她的宿舍找她,结果还被管理员发现,以乱窜宿舍的名义罚了二十快钱。我借了她宿舍一个女生的证件,从此进出便来去无阻。每天她上班的时候我就在外面买好了饭等着她回来,中午有一个小时吃饭的时间她可以回来,晚上下班的时候又一起去看电影,或者去上网,那几天是我从上班到离开后最幸福的一段日子。
  
  而今现在似乎都发生着变化,小鱼儿从07年离开后到现在一直没有回来,他在苏州的某家公司上班,听他的语气过的似乎不好,也只是活着。而林也早已去了广东,去年十一月份回来了一次,但只呆了几个月便走了,离开的时候她最后一次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去,我点头,又摇头,她沉默了一会,不在问我。今年初刚过完年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梦见火车,我追着火车不停的跑,因为林在上面,她离开了我,梦中哭泣的声音惊醒了,看着眼泪刷刷的掉。第二天我去奶奶家的时候,路上碰见了刚买完菜的她,依旧是那么瘦小,像个十五岁的孩子,还没等我开口对她说关于我做的那个梦,她就说她要走了,今天晚上十点的火车,我看着她的样子不说话,眼泪在眼眶了打转。她催着我赶紧走,她还要回家去做饭,然后看见她推着自行车越走越远。那一晚我失眠了,仿佛那一景象曾经真实的发生过。
  
  前一个月是我的生日,我发了电子邮件给她,说是很想她亲口对我说一声生日快乐,等了很久很久,都过去了一个多月,她才回了几句话,尽管一直的责怪着自己,但我始终没能原谅她。因为在我们分离的这半年之久她不曾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即使打了一个也只是持续了不到五分钟,而短信始终没有一条。我从小鱼儿那知道了她的电话号码,但我始终没有发过信息也没有打过电话,因为我知道她不想让我知道她的所有联系方式,于是我沉默。反而和小鱼儿前一段日子又取得了联系,我只是记得有一次打电话给他,他的手机处于停机的状态,当他告诉我手机又恢复正常的时候,我迫不及待的打电话过去,依旧是那么熟悉的声音,只是少了几份曾经的单纯。我们彼此聊着各自的生活友谊,还有关于林的一些话题。
  
  当时间在变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我们在也回不到当初的时候,电话里他说话的声音很轻佻,仿佛过去了这么久他成熟了很多,而我依旧停留在原地,我责怪着他不念及我们的友谊,有些时候我还梦见上学的事情。他反驳说即使念及也已经过去了,难道不是么?我没有说话,挂掉了电话。此后的半月里,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
  
  我似乎看见一个男生,穿着白色的体恤衫还有白色的球鞋,身上挎一个硕大的包从我们的车边经过。那个夏天我刚走出了家门坐上爸爸的车,回头的那一刹那就看见了他,暑假两个月的时间他没有丝毫的变化,皮肤依旧是那么白皙。下午回家的时候听奶奶说一个女生来找我,我有些迟疑,想着是谁来找我呢,难道是林?我去了林家询问,她说是小鱼儿来找我。我问人呢,林说回去了,去了他姑姑家,离我们这个地方不远,明天的时候在过来。第二天的中午我听见爸爸喊我,出门去只见小鱼儿骑着自行车等在门口,妈跟着出来了,奶奶也跟着出来了。只见奶奶指着小鱼儿对我说:“昨天就是那女子来找你,你没在就走了”。我看着奶奶说话的神情笑了笑,妈妈凑到奶奶耳边说:“那是男孩,不是女子”。然后只见奶奶盯着小鱼儿使劲的打量着。
  
  妈同意了我和小鱼儿出去,但不知道我们去了哪里。下午我回家的时候她还以为我们去找了林。其实那天他带了我去市里一个商场,把自行车寄存在街上小摊上,然后坐车去了市中心。其实我不会买衣服,也不会砍价,一条普通的牛仔裤在标价到一百以上时我都是摇着头走开,因为似乎我一直没有穿过那么贵的东西。他身上的三百快钱快花完了,看着只买了两件短袖,一条裤子,还有一双鞋,我就拉着他回来了,路上他请我吃了饭,算是报答我陪他出来,索性他直接换上了刚买的鞋子和体恤,把身上穿的那些直接扔进了垃圾桶。下午和他道别后,他说剩一个星期就开学了,到时候他会提早来找我去报名,那一年我们十八岁。
  
  从小到大,似乎从未见过男生哭过,而第一次见男生哭就是小鱼儿,那个晚自习,他一如既往的转过身来面对着我,我们听着他从其他同学那借来的MP3,林则在我的身边认真的学习,当我们聊到无话可说的时候,我央求他讲他家里事情,于是他顺着我开始说起,等我们发现被谁推了一下的时候,才发现老师已经走到我们面前,拿起我们的MP3准备没收。教室里安静了起来,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又吵了起来,因为老师收了所有同学的课外书还有耳机等等,包括我们的。我并没有在意,因为我知道下课后可以在要回来,但看着对面的小鱼儿,似乎哭了起来,因为脸颊上有明显的泪痕。林站起来看着我们两个,一起趴在桌子上也不说话,她大声的说:“哭什么啊?不就一个MP3么?一会下课了在去要回来就是,要不现在我帮你们去要”。说着的时候她已经走出了教室门口。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又回来了,只听她说老师不在办公室。其实林不知道小鱼儿不是因为被老师没收了东西而哭,而是因为在讲他身世的时候伤心了。
  
  我们三个的关系一直很好,在班里应该属于我们是最铁的哥们。只是另其他人感到奇怪的是小鱼儿除了我和林,还有班长以外从不和任何女生说话,一句都不说。所以这个时候便有一些流言蜚语传起来。下课的时候小鱼儿都要和我玩五子棋,当然是画在纸上的游戏,而我的作业也从不自己做,不是抄林的就是抄他的,更过分的是,有些时候我会找小鱼儿帮我来做。那些日子我们是整天粘在一起的。
  
  是该放暑假的时候,他又要回家了,尽管有着太多的不舍。那一次他在我们这边呆了三天,三天之后就走了,其间上网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几次。只是收到了一封电子邮件说很想很想我和林,还有班里的一些同学,很怀念离开时候所过的那三天,期待早点开学重逢的日子。现在这封电子邮件还完整的保存在我的博客里,看了一眼上面的时间,2006年8月26日。
  
  现在西安这座城市已经没有我的朋友曾经那些同学已经回到了他们的家乡,即使有几个偶尔还联系着,但也只是网上,记忆中,从我06年冬天离开学校至今为止,除了两年前见过林和鱼以外,我没有见过任何同学。我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记忆力那么好,总是把过去的琐碎点点滴滴装在脑袋,但我终究知道,我不喜欢遗忘
  
  现在的小鱼儿依旧在苏州,听他说明年的夏天或许会回来,我问他然后呢?他说然后再离开西安。他还是偶尔会说如果过的不好可以去苏州找他,但我始终拒绝走那一条路,因为我不喜欢依靠任何人。而林始终和我没有联系,她的那一封电子邮件我没有任何力理由去再去回,如果她想安静的过着,不想任何人打搅的话,那么我答应她。只是悲哀的是,我的城市依旧是我孤单一个人,仅此活着而已。

                         (散文编辑:可儿)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顶一下
(11)
57.9%
待提高
(8)
42.1%
------分隔线----------------------------
               
最新评论  共有个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点击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蓝雨轩156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9-07-26 17:07 最后登录:2010-11-13 23:11
优美散文
  • 老牛的晚年

    在我所见过的老人中,老牛简直是太幸福了:退休后,祖孙三代住在一起,和睦相处,邻里...

  • 弟弟与纸飞机

    我每次到机场时内心总会被触动,撞开很多关于弟弟的记忆。飞机起飞之后,我静坐在机舱...

  • 翰墨写人生 紫藤显风骨

    有人曾赠钟秋先生一联:翰墨写人生,紫藤显风骨。用于钟秋先生甚是贴切。他自号石墨...

  • 致敬屈原

    文/郭爱玲 轮回千年的吊念,刻在透出粒粒米香的端午粽子里,渗透在棵棵艾草的清香里。...

  • 夏日微凉

    夏日清凉 夏日的阳光炽热的烘烤着苏州城的大地,垂柳低着头,知了不住的嘶鸣,空气中...

  • 每一个人,包括每一个生命都应该得到善待

    残星点点——记一个被造化捉弄的动物 月亮已经挂在遥远的天边了。 几乎是一轮圆月,很...

本版责任编辑